40年的晓士顿中国教会(HCC)之二:神学教育与传道人培养

HCC从一开始就非常重视神学教育,在真理上扎根。HCC是在北美华人教会中最早开始成人主日学的教会之一,并且非常有系统,每4年学完整本圣经,目标是每个信徒都能独立地读圣经。教会强调每位信徒应当对真理有全面地了解,鼓励每位信徒参加主日学,不是当老师就是当学生。按1988年的统计,出席率为70%。

另外教会还开设有专题性质的课程,如美满婚姻、教养儿女、领导技能,甚至个人理财等课程。为了更好地装备门徒,训练神的工人,教会还经常举办各种实用性的培训班,包括如何带领查经、教导儿童、见证和辅导的技巧,以及如何带领诗歌和主持会议等等。

例如,1977年5月,李灵新牧师主领为期8周的“讲道训练班”;同年7月,李牧师与同工刘徐乐平姊妹主持“探访与个人谈道研讨会”。1978年6月,由陈仲辉牧师主领“核心小组栽培训练”,这是华人教会中较早尝试“核心小组”带领训练的例子。

不过,后来的实践表明,HCC在这条路没有成功走下去,反倒其姊妹教会晓士顿西区中国教会和福遍中国教会将该训练做了良好的实践。这一点本文后面还将讨论。

1978年8月,HCC教会举办旧约专题讲座。为了加强主日学教育,1979年2月,教会开始为期8周的主日学师资培训班,10月请美国牧师做“教会增长”讲座以及由黄继荣弟兄(后来的黄继荣牧师)开设“基督教教育专题”讲座。

1981年8月,刘富理牧师主讲“教会增长”讲座。1982年5月,开设“查经组长训练班”;9月开“传福音与探访训练班”;10月开“粤语查经组长训练班”;11月开“查经领导人训练班”。1983年2月,教会举办“家庭团契同工训练会”;同年3月、4月接连两次举办“福音性查经训练”,4月且有“儿童主日学教员进修班”;5月有连续两次“个人布道训练”;9月有“辅导训练班”;11月有“成人主日学教师训练班”。1984年4月,“陪谈训练”;6月“扶立跟进训练”;7月举办“现代释经学的新趋向”讲座。

作为HCC的一个优良传统,成人主日学一直是这个教会的重要事工。现今中文成人主日学每年4季,每3个月为一季,根据教会的需要和异象开设不同课程。成人主日学的异象是,“耶稣呼召我们做信徒、门徒、工人和领袖。我们的教育事工的目的是造就信徒,委身基督的呼召。”

依据这个异象,过去十年中文成人主日学的课程分为四个系列。

(一)福音课程:为慕道友和初信者预备,透过系统地介绍信仰核心,建立学员对基督信仰全面的认识。

(二)基础课程,又分两个部分。一部分是“新生命,新生活”,帮助信徒在基督里扎根,过基督徒生活,灵命更新。内容包括读经祷告,团契,崇拜,奉献,服事等。第二部分是新旧约综览课程,目的是帮助学员以综览的方式认识圣经,全本圣经用6季完成。

(三)进深课程,包括三部分。第一部分是对圣经每本书的进深研读,了解其中的神学思想,背景,内容及应用。第二部分是生活课程,包括基督徒理财观,教育儿女,人际关系,道德伦理等。第三部分是神学方面的课程,包括系统神学,圣经神学,教会历史等。透过这个系列的课程, 目的是帮助弟兄姐妹深化对神的认识,培养他们在教会、家庭、工作和其它生活层面都活出基督的样式。

(四)工人及领袖课程,目的是造就基督徒成为服事神的人。这方面的进深课程包括研经法,主日学老师装备,传福音训练,门徒训练,领袖训练,以及宣教课程等。这些课程不但提高基督工人服事的技巧,更注重训练基督徒与神同行。在过去的数十年中,神呼召了超过百人的主日学老师,他们不仅为HCC造就门徒,也为普世教会装备神的工人,在各处事奉神。

丰富的成人主日学,以及多种培训,为教会的神学教育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预备了大量储备人才,也实实在在地带动了众多弟兄姐妹对神的渴慕和属灵上的追求。而从1978年开始的一年一度的差传年会,则不断把大使命的信息传递给年轻的会众,促使众多的年轻学子愿意投身到神的国度里。

鼓励年轻人委身神的事业,献身作传道人,是HCC一大特色。早期的会友大部分是学生团契的成员。他们年轻时来到这里,其中很多原本就是基督徒,来到美国有一种使命感。他们加入教会,在其中服事,也在教会中得到牧养。同时他们也影响其他一些慕道的朋友。当圣灵感动他们,他们回应神的呼召,愿意全然委身于神的事工。截至1985年,HCC会友中有记载的全时间神学生就有27人。他们毕业后都在不同的教会或机构服事,影响了成千上万的人。香港著名的牧师苏颖智也曾经是休大学生团契的成员。

后来国语团契中也有一些弟兄姐妹蒙召献身。例如陈光男和陈张紫萱夫妇(1995—1998,证道神学院),毕业后回到休斯顿进入福遍中国教会服事。在该教会服事13年后,又作为教会差派的宣教士去远东长宣四年。洪庆胜于1998年入达拉斯神学院,并与已经先期在该神学院学习的儿子住隔壁房间,父子同学成为一段佳话。洪庆胜毕业后,在福遍教会牧会8年,2008年搬到加州洛杉矶牧会5年半,之后加入普世丰盛生命中心,成为特约宣教士,进入东欧宣教,现为Kairos 开路者国际传播协会总干事。HCC早期的辅导之一罗苇园,后来也读了神学院,并在休斯顿的不同教会牧会。

值得一提的是,HCC不仅产生了许多全职传道人,而且有不少家庭产生了两代传道人。前面提到的洪庆胜父子是一个例子。罗苇园的儿子是学园传道会的宣教士。陈光男的儿子和罗苇园的女儿也都是学园传道会的宣教士,并且在服事中结成佳偶,又是HCC的一个美谈。林胜彦的儿子原是IVCF(国际学园福音会)的宣教士,后来在丹福华人教会牧会。据不完全统计,仅仅在HCC的前25年里,神就呼召出了超过一百人投身全时间服事。

这个传统也延续到了HCC的姊妹堂。例如,在福遍中国教会,朱家兴及其子朱敬羽是达拉斯神学院的校友,并且是同一天毕业的。朱敬羽毕业后,回到从小成长的福遍中国教会服事,而其父母则一起去德国做了宣教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