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 | 英伦纪实

留学海外的诱惑

我是林洁,独女,生长在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教授。自己十五岁进大学时周围人叫我“神童”;十九岁上了大学讲台;二十三岁拿了文学硕士学位。世界满了赞许,生活等于快乐。爸妈说:“洁洁能永远笑哈哈地过日子,我们就放心了。”人人都说我很甜。

有一天妈妈对我说:“洁洁,你不能二十五岁了还沉醉在过去的赞许中。讲多了,人人都知道了,自己也会无聊。你看,不如你的都一个个出国了,你也该前进一步了”。是啊,我也开始察觉到了。我最好的朋友梅也说:“有本事的人都出国了,我们只能呆在家里喽!”等到我夜校的成人学生问我:“洁洁老师,人家都出国了,你这么有才能,为什么还不出国呢?”,那时我已经拿到了护照,在等签证,于是我回答说:“我会出国的!”口气中充满了自信。

为什么要出国呢?像我那样红的人不能不出国,再迟一步就会变得没本事了。国外是先进、富裕的象征;是获高学位、大用其材的场所。国内我已察觉笑哈哈的日子对我已快结束。大学爬到教授又怎么样?我爸爸就是,地位最低,钱拿得最少!当时时兴说:“造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朋友们结婚的结婚,生孩子的生孩子,我势必要使自己快结婚。一个女子,抱了孩子,还有什么与众不同,普通的比原本普通的还可怜。人往高处走,水才往低处流呢!

还好,我赶上了最后一班车。终于没有像人们所形容的那样,跟在后面一班车后面跑。我一个人带着两个大箱子,其中一个比我还大,转眼间来到了英国伦敦国际机场。推着架得高高行李的手推车到了机场外,站在那里发愣。有人跟我说要坐“COACH”(英国的长途汽车,原四轮马车)去C城。什么?要坐小说《简爱》中简爱坐的四匹马拉的“COACH”?

浪迹天涯的苦楚

来到大学,已是晚了两个月。从学校宿舍办公室出来,很是灰心,他们以为我不来了,把我的宿舍让给了他人。路经图书馆,见了两个黑头发,黄皮肤的东方男学生就止住他们。他们很热心,我被介绍给中国社团的女副主席;又被迅速地转到大陆来的学者郝老师那里。立刻我就有了住处。

郝老师把我介绍给一个从北京来的副教授以上的代表团。他们访问英国三周,六人正好租用一个房子。阁楼上有一小间他们空作书房。

好心的教授们看我一个女孩子出来读书很可怜,就让我和他们住最后一星期。这也是学校第一学期的最后一个星期。周四到,住了十七英磅一晚的B﹠B(夜铺加早餐);周五住到了教授处,最起码可以安顿下来;周六就立即出去找工作,因为我深知手头仅有的一笔钱绝对不够付四千六百英磅的学费,另加生活费。既出来就得自力更生,人人都是靠餐馆洗碗先站住脚的。我也没什么特殊。

当晚我就有了一份工。大学附近的一个小型餐馆收我一星期两晚作女招待。虽有过思想准备,却丝毫没实际准备。工作需黑裙,我却没有,于是从同住的一位女教授那里借了一条,说是晚上要去参加学校舞会,弄得教授们直摇头。

一周后我在系里的信箱里发现了教授们留给我的一封信,里面充满了谆谆教诲,说:“你父母全心全力送你出来是为了你学业上有所成就,切切希望你珍惜宝贵的时间,用功学习。 ”这信弄得我泪水哗哗流,有苦说不出。

这只是苦的开始,周一开始上课,这星期既要上课,又要找房子,还要再多找一份工,一周两晚收入还不够用。借着校报我很快就找到了一个离校园只两分钟之外,既干净又安静的房子。当地的工作介绍所也安排了我到一家超级市场去面试。郝老师真好,他提议陪我先去看看地址。当时英国正经历罕见的风雪天气。顶着烈风爬上坡令我感到亲临小说《呼啸山庄》之景地。

到最后一节课结束,已是下午五点。英国冬天下午四点天就黑了。坡越上越陡,风越刮越大,小小的我差点被刮倒。郝老师感慨地说:“洁洁,你要好好地把这些记录下来,以后成名后写回忆录。看你小小年纪,一个人独闯世界,多不容易。”郝老师自己有一个女儿,这份同情心发自共鸣感。他在努力省吃俭用,为的是省下一大笔钱供他女儿以后出来读书,免得这么受苦,半工半读。

一月二号我就开始了一周六晚的大餐馆全时洗碗工作,周一我休息,正好周一全天有课。这样半工半读的日子延续到四月份,常是咬牙苦干;虽是总要半夜归来,再拿起书本,写小论文到早晨三、四点,但每周却有了一百四十英磅的固定收入,生活有了保障。

四月的某一天,老板跟我说他想“提拔”我去楼面作女招待。够作招待的资格还真不容易,他们都是老板的儿子、侄子或好友的孩子,个个不是驾驶“奔驰”,就是“奥迪”或“富豪”,人人都有手提电话,使得他们傲如亲王。最不愿做的活要我做,还不时用广东话骂我,因我不配与他们平起平坐。中国的知识分子就那么地可爱,苦不怕,就怕辱!连在酒吧工作的英国人也看不过去了!终于有一天我开始向父母吐露苦水,一封、两封、三封信连续寄出,一封比一封坚定地说要甩手不干,回家算了!

回归父的怀抱

最疼爱我的父亲回信说:“我要能来,我会马上飞到你身边的。”真的,记得我在大学期间他每月来看我,带着满包我最爱吃的煮好的菜。帮我收拾房间,整理东西。当晚刚搬到我房子里的一个基督徒告诉我说:“你知道还有一个天上的父吗?”这是我头一次听到“天上的父”这个词,“父”字对我总是特别的温暖。那位同房子的朋友见我那么辛劳,就提议第二天带我去L城参加一个音乐会。

那天下午下课后我早早回来,穿上我最美的衣服,坐上朋友的车,加上另外两个男孩一起开往H城。到了目的地才发现那不过是个礼堂,但里面的人看上去都很善良、热情,气氛很温暖。

朋友带我坐到第一排右手边。合唱班原来是从台湾来的,领队是一个美国人。她自己十九岁就离开自己的国家,只身去了台湾,帮助成立了“F合唱团”。她开始介绍合唱班成员。

随后她发给队员每人一盒磁带,让他们一一介绍自己的大陆老家所在地,听众中凡有同地方来的就可以拿到磁带作为礼物。我一向喜欢争胜,眼见一个、两个、三个……到了最后一个还不是我老家的,我真失望。幸亏领队手上还有两盒带子,她举起一盒说,听众中有谁与她同一地方来的;她又举起另一盒说,听众中有谁刚来英国只半年的。我真兴奋,她话音未落,我的朋友就一把抓起我的右手,顿时我的手就举到了半空中。

那美国领队以洪亮、庄严的号声正式开始了整个音乐会,没人会相信是她那么大年纪的人吹出的。我立刻就被吸引住了。队员们随后开始一边唱歌,一边作形象的动作。

开始我还忙着给我那位不懂华语的朋友翻译,我一直很开心。然后他说可以不用翻译了,我只管听,他欣赏音乐。不知不觉地我的眼睛开始湿起来,随着是止也止不住。“天上的父”这个词开始对我有意义了,我很快有了被爱的感受。到最后他们问有谁愿意接受这“爱的礼物”,可以举手。我不自觉地把手举起一点点,心里可挣扎了,脑子里想起我的朋友听说我爱文学、音乐,又借给我《戴德生传》,又借给我Peace╱Rest等音乐磁带。看他成天拿着大锅、小盘地参加什么团契活动,我一直都告诫自己才不要作他那样的基督徒呢。

这时耳边听到台上的人不断地说:“好,好,我看到你的手了,请放下。还有吗?”没人看到我,我看看旁边坐着的朋友,这回他丝毫无意抓起我的手,带我举高起来。这样的事得我自己抉择。终于我把手举高起来了!

过后他们请一个女士带领我作决志祷告,我一句、一句跟着她说:“我们在天上的父,谢谢你那么地爱我。为了让我知道你为父的爱,你差派了自己的独生子为我的罪而死;又用你的大能使祂复活,使得我今天能来到你的面前。我以前是如羊走迷,偏行了己路,现在我求你赦免我的过去,我愿意从今接受你作我生命之主,求你带领我遵行你的路。此祷告奉主耶稣的名求,阿们。”

泪水一直伴着我说完了上面的祷告,声音是颤抖的。回想过去,更使我全身颤抖。为了寻求“永恒”的幸福,我只身来到海外,没能使幸福延续,反倒落到失去了所有感觉的麻木地步,走路都是低着头的 ;脸上再没了笑容;自我价值更不知被贬到哪里去了。既没人欣赏我、爱我,我也再没感觉去爱人。原来我是偏行了己路,幸亏神的爱把我又暖了过来。

信靠的工夫

记得父母有一回写信跟我说:“人只能信靠自己,怎能把一切交给神,信靠一个看不见的神呢?”的确,从小就只知道一切靠自己下功夫,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我,没有一下子就会信靠神。

成了基督徒并没有立即改变我的经济问题,我开始走遍C城找餐馆工作。以前同一餐馆酒吧工作的英国夫妇也辞了职,他们主动帮我驾着车满城找工作,在绝望中我几乎愿意去任何地方,无论多远。

六月份学期结束后,我开始在一个食品工厂做全时工。这回是一大早六点上早班,多劳多得,我可以在早班结束后再延续半个中班到下午六点。周末是双倍工钱,一周总数也能拿到餐馆的收入。这样就没有一天休息,我的朋友实在看不过去,就说:“明天周末,求你不要一大早就去上班,我给你二十磅。虽不多,但你可以休息几个小时。”

我说没有收别人钱的习惯,执意不要。他说:“你真太傲气了,你真要想靠自己挣,那就帮我吸尘吧。”我知道他是爱惜我的主内弟兄,所以也不怪他,只是心里想我不能靠他天天给我二十镑过日子啊!十月份就要缴下学年的学费,我帐上只有两千镑,还要每天的生活费,总不能坐吃山空呵!当天下午我还是偷偷去上了一个下午半天班。

朋友实在拿我没办法,就建议我从长计议,除非在两个月内随便找一个英国人结婚,这他知道我不会愿意,要不就必须联系有奖学金资助的学校,但可能要考虑英国以外的。终于加拿大F大学英文系愿意接受我去读文学博士课程,九月份开学,因当时已是六月底,奖学金需抵达后再争取,不过希望很大。

于是我开始联系办去加签证,驻英加拿大领事馆约我七月中去伦敦面谈,朋友就建议我既然要离开英国了,又要去伦敦一趟,为什么不乘机去基督教华侨布道会在伦敦附近举办的暑期圣经学校呢?我带着沉重的心情来到了为期两周的暑期圣经学校,加拿大领事馆要我出具相当于一万加币的银行存款方可发给一个持中国护照的人学生签证。又是老问题“钱”!

暑期圣经学校的气氛很单纯,我们有极好的老师:Mr. D和Miss H。前三日我都是心不在焉。后三天随着彼此开始熟悉,神的爱在老师们的身上越来越明显,结果每一个学生,至少是女孩子们都可以在神和彼此面前边唱诗,边流眼泪。这时我认识了一位四月份刚从台湾来的女孩——惠。同一母语使我们走得很近。交谈中知道她生于一个很富有的家中。她为什么也和我一样哭呢?后来我有感而发了一句名言,叫做“有也痛苦,没也痛苦,反正就是痛苦。”她苦于对钱没知觉;我苦于“没钱寸步难行!”

到了第二个星期,大概是老师在给机会,让我们各自述出苦衷,我开始告诉Mr. D,心想英国人都很有钱,他又那么真心关怀我。我就缺少二万英磅作为敲门砖,到了加拿大我就可还。星期三下午惠把我叫到一边,悄悄告诉我Mr.D告诉了她我的苦衷。她说可以借给我二万英磅,她已打电话征求过父亲(也是基督徒)的同意。不过有个条件,我不可跟其他人说起这事。惠朴素的打扮,单纯的圆面孔,真心帮忙,毫无高人一等的表情告诉我,这是主内的大爱给她的促动。

我又惊又喜地接受了她的援助。这样一星期的友谊能使她借给我这么一大笔钱!这令我想起另一封家信,内容是圣经中以赛亚书41章第10节经文:“你不要害怕,因为我与你同在;不要惊慌,因为我是你的神。我必坚固你,我必帮助你,我必用我公义的右手扶持你。”那是一封天上的父写给我的信,是我信主后朋友转给我的,内容写在一幅画上。画面是一只手握着一个羽毛笔,上端写着“一封家信”,下端落款是“父字”,我一直把这封家信挂在墙上,时刻提醒自己。

当晚某单位一位姐妹来给我们放映“冬天里的翠竹”录像片。过后她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喝绿豆汤,交谈中她得知我是文学学生,就跟我提起三天前她的一位朋友跟她提起,他正在物色一个文字编辑。于是她问我愿不愿意考虑留下来工作。

我的第一反应是,我马上就要去加拿大读博士了,这是我父亲对我出国的心愿——拿学位。不过这位女士好像很自信我应留在英国工作。她脸上喜悦、爱护、自信的表情令我惊讶。不久我就接到她所提到的那人临出国前的一个电话,口气似乎也是很执意我去单位“看看”。

八月中我经历了第一次“工作面谈”。我很喜欢那儿的环境、工作人员,个个特别友善,我被邀请等老板回来后再去一趟。这所谓的第二次面谈简直就是六堂会审。我当时的自信和坦然连我自己都惊讶。一切似乎无所阻挡,我势必要留下来工作。神后来又进一步地证实了这是祂的选择,我一次就拿到了三年的工作许可。哥林多前书第二章第9节告诉我说:“如经上所记:神为爱祂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已是两年。我的朋友惠于上个月完成了她的硕士学业,临返乡前来与我同住了一星期。我们谈到了基督徒的生活像圣经中所说的:“似乎一无所有,却是样样都有。”﹙林后六:10﹚

当时虽不甚了解,两周后我却如茅塞顿开。在最近写给惠的一封信中我这样说道:“在你身上我看到了我们讨论的那句经节的含义。我刚看完的一本书题为:《基督的国在日常经济生活中》,正好谈到在神国里我们都只是管家。今天的你已不再苦于对钱无知觉了。你过着简朴的生活,甚至复用计算机反面打论文初稿。从不轻易浪费任何东西!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也记在心里。此刻让我猛然意识到你已经活生生地为我活出了这句经节的含义:你父几乎拥有一切,你也无所不有,但你却从过一个神忠实管家的生活中找到了最大快乐。这不正是圣经要求我也作到的吗?尽管我的生父没有万贯家产给我,但圣经不是明明告诉了我,我天上的父拥有一切!祂创造了天地万物,一切归祂所有;我有需要时祂必会供应。”

我为什么看不到这一点,而作一个祂财产的好管家呢?我真高兴神开了我的心眼,让我看到了实在。终于我能对钱有一个完全不同的看法了!

  女人的角色

暑期圣经学校除了带给我一个挚友,一份工作,还给我带来了彻头彻尾的改变。E老师不仅教课,辅导,而且还为我们一、二十人做饭。餐餐异样,简单又好吃。

第二周的周六下午我已经有了“闲心”去观察周围。看到H老师正在作烤鸭(是一个弟兄请客),又在作包子、蛋糕,我禁不住地赞叹道:“H老师,你怎么那么能干,样样都会呢?”她笑咪咪地安详地说道:“洁洁,你读过圣经中箴言书三十一章吗?”我说没有。她说:“你今晚就去读!”

两周的暑期圣经学校结束后,我回到了C城,一有空就到后排房的九号那里学作饭。我房子里的那个朋友一直把我当小妹。

记得他刚搬来时,看我不是吃油炒饭,就是吃蛋炒饭,就对我说:“你怎么老是吃炒饭?”我说我不会做其他的。他说:“今天我帮你做一餐,你看我做。”他为我做了味美的鸡翼。

这回暑期我开始在他身上做试验。一年后我已经很自信地请了我所有的烹饪老师吃饭了。那天我房子的那位朋友说:“她一直把我当试验品,开始不是太咸,就是太油。不过现在她已作一手好菜了!”另一位九号的弟兄说:“头一次你来我们第九很神气地说自己不会作饭。我真惊讶!也有这样的女孩子吗?我只是没敢露声色。现在你菜做得那么好,真是天壤之别了。”我原是一直指望男朋友和将来的丈夫为我作饭、服侍我呢!意识到自己的缺点,也真令人沮丧。我真想改变,神给了我机会。

团契主席的妻子丁姐妹有了第一个孩子道全。一天她来到我面前说:“洁洁,你愿不愿意考虑做道全的教母?”她为什么选我?我什么也不懂啊!我还是很受宠地答应了。丁姐妹开始不断地一有机会就告诉我一些常识,孩子一周怎样了;什么时候会爬了;一天喂几次啊;怎样给孩子洗澡;孩子初学识字,模仿动物叫声啊,等等。今年回家探亲路过香港时,我住在朋友家里;他们有两个男孩,一个两岁,一个 三岁,我很喜欢他们,带他们玩。一天他们的父亲赞许道:“洁洁,你有天然带孩子的能力。”神知道这绝不是天然的。

自从开始工作,我得往返于C城和N城,相距四十英里。每天来回很辛苦,也很浪费时间。一对基督徒夫妇收留我一周在他们家宿两夜。他们很爱我,收养我作他们的第二个女儿。英国妈妈常教我家务常识:告诉我厨房里每一样东西都各有“住处”;还带我在花园里洗自行车,上油;到夏季还提醒我收拾起冬衣等。她说:“如你能选择不和灰尘同住,为什么不动动手呢?”我开始喜欢整洁,既爽心悦目,又方便利索。

我写信告诉E老师:“你对我提及的《箴言》三十一章彻底地改变了我。人人都说改变是显而易见的。我也感到舒心、快乐。你是我的活榜样,我还有许多要学的,我乐意学,神也在不断带领。”

过去的恶梦都已永远地过去;危机成了转机,使神早日进入了我的生命中,按祂的计划改变我。回顾这一切让我清楚地看到祂一直与我同在;一直在爱我;甚至在我未信祂之前也一直在带领我。

老实说记录下过去发生的一切很痛苦,成了基督徒也常是经历种种诱惑和试探,特别是要经受被神改变的挑战实在难;信靠神为我预备的是最好的,是我永远要学的功课。但我同时意识到我心中的苦毒之根已被切除,由神的爱取代了;过往的经历告诉我,神不但要求,祂更帮助我改变 ;神的诸多美好应许确实可信。

祂帮我战胜焦虑、恐惧、肉欲、私心,代之以无比的内在喜乐。在祂里面我觉得很安全。祂想让我们每一个人都知道祂爱世人;每个人都能亲自享受祂的大爱,接受祂的督责 ;来到祂的膀臂下,回到祂的怀抱里。

也许你也和我一样从中国来到海外,进一步深造,也曾遇到过基督徒,对他们的信仰好奇过。我知道我的经历在很多方面是独特的:神知道我们每个人不同的需求;也分别把我们个别对待。

祂总是以特别适合我们个人需要的方式跟我们说话,与我们交流。但我也相信我走过的经历在许多方面也很有代表性,或者能激发你的共鸣。因为与你一样,我也是中国人,与你一样,出来是为了寻求人生的真谛和真理;追求更充实的生活和享乐。

我可以见证出国、拿学位、有工作、赚大钱都不能使人真正充实与满足。我庆幸今天在基督耶稣里有了这一切和未来,乃至永生的保障。能否让我也激励你回应神的爱,让耶稣进入到你的心中和生命里,作你的救主和生命之主呢?圣经中诗篇三十四篇8节邀请我们说:“你们要尝尝主恩的滋味,便知道祂是美善;投靠祂的人有福了。”也许你愿意和我一样,决志做一个基督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