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 | 两次濒死,信主重生

出生书香世家,成长一帆风顺

我出身在一个书香之家。父亲由一个祖传中医,靠自己奋斗成了上海乃至全国有名的眼科医师。我们兄弟姐妹7人大多从医,只有我和二姐学了物理。我从小到大,虽经过抗战、内战和无数次各式各样的“运动”,包括文革,但还算顺利。

 

1979年,我全家有幸移民美国,开始了全新的、自由自在的幸福生活。在这30多年的时间里,我和妻子一边学习、上班,一边培养儿子陆文峰(Simon Lu)成人。他顺利学业后,有了自己的小家庭,不久我们也当上了祖父母。在确保晚年生活有保障后,2001年起我和我内人在佛州提前享受退休,可说是万事一帆风顺。

儿子奉主引导,老父信主曲折

儿子文峰在美国加州工作。十多年前他就在主的引导下,开始研读圣经、笃信上帝,之后受洗,成为一名忠实的基督徒。近几年来他作为教会同工,为教会事务忙碌。在以前无数次的父子见面和电话交谈中,他都不断地和我讲解圣经,送给我圣经相关的书和视频资料,提醒我丰衣足食的生活都是上帝赐予的,他期望我能早日信主。

我看了一些书,也在儿子及其他基督徒朋友的影响下,开始相信上帝的存在,但我始终没能全部接受基督教的根本,即我不认为自己有罪,我不需要任何人为我赎罪,我也没有感恩之心。

 

空中突发急病,机场休克获救

2013年9月初,和往年一样,我只身去中国探亲。飞机在上海降落前半小时,我发现自己大便出血,下机后又便血一次,再走了几步,我就在机场入境处休克。醒来后,机场的医生说我血压只有60/40,情况十分危险,机场医务室没条件医治,他们立刻将我转送至市区某大医院急诊室。

 

急诊室初步诊断我是肠胃道出血,在那里输液、输血后,我暂时止了血。在急诊室过了一天半我不再出血了,我以为没事了,因此在没查出确切病因的情况下就离开医院了,似乎生活一切就此恢复了正常。可我万万没想到,这只是一个“噩梦”的前奏!

 

瞬间经历死亡,灵魂离开肉身

我回到上海住处后,过了平静的一天后,半夜又惊见便血,在凌晨3时被救护车送往医院。到达急诊室,我出现更严重的大出血,在上洗手间时突然休克倒在地上,心跳和血压都测不出。医生和护士急忙全力抢救,替我输液、输血,做体外心脏按摩。

 

这时一个奇妙的事情发生了。我从全无感觉晕倒在地,变成了有意识、有思想的灵魂,我感觉到我的灵魂离开了自己原来的肉身,我轻飘飘地走在一个白色光亮的大道,两边白色墙上,我看到画着一些浅绿色的美丽树木,并写有一些人名。我发问,是否我已死去,但我没看到任何人,却能听到一个肯定的回答,这让我感到十分沮丧。我说我还没有和任何人交代,怎么就死了呢?我还不放心我的亲人和家里的事情。

 

这时,我听到的回答是:“你不要管这些事,以后你也管不了这些事。”我心想着那些我未做的事,但一切都来不及了。我更不知道以后要面对的是怎样的“生活”,我感到十分后悔,但又无奈。这时奇迹又发生了,我恢复知觉又回到了人间,我睁开眼看见自己躺在地上,医生和护士围着我,问我的名字和一些简单问题。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濒临死亡的经历,它使我亲自了解到死后灵魂的存在和灵魂会走向某个未知的永恒世界。

 

死亡仅仅相随,祷告信主安心

我人是被救话了,但没查出出血原因。就这样,我反反复复便血,脸色越来越苍白,身体越来越虚弱,血色素跌至4克左右,随时会有死亡的危险。可如果再用止血药来治疗,显然已经控制不住,而靠输血只能暂缓危机,解决不了根本,这怎么办?医生们忧心忡忡,找不到好的方法。

 

虽然这时儿子文峰已专程从美国飞达上海来守护我,但我还是心慌意乱,我深深觉得自己的渺小,多至几天少至几分钟,我都可由生变死,我的生死自己无法控制,一切是由命运,或说由主宰一切的上帝操纵。

 

文峰见我情绪时而烦躁,时而低落,就劝我信主,求主保佑。并说他在加州的罗兰岗基督徒们也在为我祷告。其实,在经过灵魂出壳再回人间后,我痛定思痛,我想如有机会活下去,一定要做那些死后不会后悔或遗憾的事。而如今我已知道身后有灵魂与“天国”的存在,我是要到天堂过幸福生活,还是要受审后下地狱?

 

在这种情况下,我做了人生的重大决择,我和文峰一起祷告信主。祷告后,我感到上帝在保佑我,我安心下来,面对死亡不害怕了。“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诗篇》23:1)

 

 

频繁检查无果,医生临危上阵

医生们实在找不到出血点,只能反复地让我做肠镜、胃镜和血管造影检查。由于我血压过低,麻醉有危险,我就要忍受剧痛无麻醉的情况下做这些检查。幸好在第二次血管造影检查中,医生终于找到了出血点,但这只是上一级血管的平面位置,还是无法由此准确判断哪一段肠子在出血。

 

这时候唯一可行的就是剖腹探查,切除出血病灶,但因麻醉风险极大,这又是一个特别棘手的问题,幸好手术医生和麻醉师都抱着救死扶伤的博爱精神,勇于接受风险和挑战,决定进行手术,我儿子也签了字。

 

在生死未卜的情况下,我于是经历了第二次的濒临死亡。“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诗篇》23:4)

 

冒险剖腹探查,手术顺利结束

很快,我被接进手术室,顷刻,我便毫无血色,大汗淋漓,反应迟缓,血压因为体内失血明显下跌,而心率却因为失血迅速加快,此时,麻醉师迅速打开静脉穿刺包,在我颈部消毒、铺巾、穿刺,在我的右颈内静脉置入深静脉导管,让红细胞和胶体液快速进入体内,支撑生命体征。接着他们就开始麻醉诱导,我随即进入全麻状态,手术医生立刻给我腹部消毒、铺巾,打开我的腹腔。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虽然我的出血大致方位在血管造影检查时已明确,但确切的出血病灶却始终找不到。这让手术医生着急,也让麻醉医生担忧,前者急的是如何尽快找到出血病灶,后者忧的是找不到出血病灶就止不住血,那如何支撑住我的生命体征?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剖腹探查继续进行,手术室的气氛相当紧张。

 

经过反复探查,医生们最终确认是右半结肠出血。诊断思路一明确,手术方案当即确定,切除出血肠段。果然,我的血压渐渐趋于稳定,手术顺利结束。经过重危病房护理近2周后,我终于脱离险境,渐渐恢复体力。

 

后来和医生们谈起手术经过,他们都说是我命大,运气好,换个人可能死好几次了。文峰告诉我这是由于我主的保佑,上帝在我第一次濒临死亡时已把我送回人间,这次他还是创造奇迹,保我平安度过非凡的难关,希望我在人间事奉他。这第二次濒临死亡的经历,使我深深感受到全能的主的恩典。“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诗篇》23:6)

反思人生意义,接受洗礼重生

我小时候就很听父母的话,立志做一个乖孩子,好学生。青年时努力学习、工作,争取“进步”,为了在“社会主义”国家中做个有贡献的人。但经过许多运动以及“文化大革命”后,我对社会现状和前景完全绝望,一心向往国外。后来终于有机会来到这个自由而充满生机的美国,可是我的人生目的还是集中在家庭、工作、做股票赚钱。退休后,我虽然也做了一些公益工作,如在中国内地贫困地区办希望小学,但总的来说,我失去了生活的目的和动力,似乎只在过一种无所事事的养老生活。

 

经过这次生死过程,我信主了,我决心让主来主宰我的余生,决不辜负主的恩典和期望。回美后,我就和附近的华人教会取得联系,开始参加主日礼拜。多次慕道课程后,我终于受洗成为一个基督徒。

 

在上帝的光辉照耀下,我的人生目标明确了,今后我一定会积极事奉上帝,怀着感恩的心,把人生和生命的主权都交给他,多做敬神益人的事,每一天为荣耀上帝而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