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电影 | 电影《密阳》:宗教或是上帝?

OC橄榄社区

导读

亚洲电影作品中探讨宗教的不多,涉及基督教的则少之又少。韩国导演李昌东在继《绿鱼》《薄荷糖》《绿洲》后,推出《密阳》。《密阳》不动声色地讲述了一个苦难的女人,皈依基督教,然后又离开基督教,反叛基督教的故事。电影中,没有流于光怪陆离,也没有肆意铺张欲望瞳孔。密阳的苦难,让人窒息而绝望。在苦难面前,人们该怎样选择?人们该如何面对?

 

导演:始于天空,终于大地的梦想

亚洲电影作品中探讨宗教的不多,涉及基督教的则少之又少。韩国导演李昌东在继《绿鱼》《薄荷糖》《绿洲》后,推出《密阳》。1993年,以影片《想去那个岛》的编剧出道的李昌东,4年后终于又以导演身份回到了观众视野,带来了电影《密阳》。《密阳》的情节冗长而缓慢,在不经意和刻意间,向观众展示了一个女人丧夫丧子后的故事。

 

关于孤独的探讨在韩国成为热题,也有很多新锐导演将镜头拉向这一分裂的孤独,在剥离镁光灯照耀下显示真实的现实。孤独的情绪,像独自坐在巴士上看春光四溅,蓄一池春水,美人迟暮的悲伤。在一本叫《映城志》的书中,这样形容韩国的孤独:“她像赫尔措格的吸血鬼,从那部著名的吸血鬼《夜之魅影》里逃出来,25年,如影随从”。

 

导演李昌东把这种孤独和绝望刻意编制在宗教中,是否孤独和绝望能在宗教中得以解脱和救赎?《密阳》不动声色地讲述了一个苦难的女人,皈依基督教,然后又离开基督教,反叛基督教的故事。电影中,没有流于光怪陆离,也没有肆意铺张欲望瞳孔。看似漫不经心地铺陈伤感,但又刻意回避韩国式的悲剧来赚取眼泪。这一切精心营造,通过一个女人的内心来呈现。

 

在《密阳》这一切的构造和努力中,可以看出导演对基督教的质疑:质疑基督教中的苦难、饶恕和对在苦难中的人通过基督教解脱以及对韩国教会世俗化的嘲笑。

 

导演李昌东说:“我们的电影是始于天空终于大地。”李昌东在一本杂志中这样表达自己:我不相信幸福。一个对爱和幸福时常怀有质疑的人,始于天空终于大地的梦想,只是空洞和苍白的。苍白而内敛的自我,难以正确认识爱和幸福。

苦难:无需解释,但需承载

密阳的苦难,让人窒息而绝望。她站在绝望的悬崖边,一次又一次,已经万劫不复。丧夫后的申爱,为了新生活的开始,来到亡夫家乡——密阳,一个阳光明媚的地方。为了新的生活,申爱开了一家钢琴学院,希望过崭新的生活,生活中有他惟一的希望和寄托,就是他的儿子。可喜欢捉迷藏的儿子被人绑架而且撕票,被人发现在一个水库上。她惟一的希望在顷刻间化成一缕青烟,悲伤的泪水早已流淌干净,剩下的伤口在灼烧着她的灵魂。

 

这种苦难的内伤,是锁上房门之后,一个人的长夜痛哭。在苦难面前,人们该怎样选择?人们该如何面对?

 

在圣经中,有很多探讨苦难的篇章,旧约中的《约伯记》被称为圣经中讨论苦难最深刻的一卷书。在约伯看来,苦难本身并不可怕——“难道我们从上帝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可怕的是——“你造了我,为什么要毁了我,为什么让恶人的计谋得逞”呢?约伯想得到苦难的答案,而上帝却这样回答:“那时,耶和华从旋风中回答约伯说:‘谁用无知的言语,使我的旨意暗昧不明?你要如勇士束腰,我问你,你可以指示我。我立大地根基的时候,你在哪里呢?你若有聪明,只管说吧!你若晓得就说,是谁定地的尺度?是谁把准绳拉在其上?地的根基安置在何处?地的角石是谁安放的?那时,晨星一同歌唱,上帝的众子也都欢呼。’”(《约伯记》38:1-7)

 

在人看来,上帝曾有一个绝好的解释苦难的机会,却白白浪费了。上帝一连串的质问在很多人看来,像是一次动物世界的解说。然而约伯却在这质问中,幡然醒悟。约伯回答说:“我是卑贱的,我用什么回答你呢……我知道你万事都能作,你的旨意不能拦阻……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因此我厌恶自己,在尘土和炉灰中懊悔。”(参《约伯记》40:4;42:2、5)

 

苦难不是用来解释,而是用来承载。因为那位上帝自己选择了苦难,道成肉身,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人们通常不得不遭遇苦难,而这位上帝因着爱人,主动选择了苦难。对受苦的人来说,上帝不只是从天上给他们安慰,而是安静地参与在受苦者之中。上帝并没有叫我们一定要解释苦难的原因,其实他自己也不常解释苦难存在的原因;上帝只要我们与哀哭的人同哀哭,与喜乐的人同喜乐,要记得与受苦的人同在,因为我们的爱白白得来,也要白白地分享给别人。

 

对于苦难,上帝也给我们美好的应许,“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约翰福音》16:33)

饶恕:不是宗教,而是上帝

申爱在苦难面前濒临崩溃的时候,进到了教会里,当牧师按手在她头上的时候,申爱把积蓄在内心的伤痛,全部倾泻出来。接下来的日子,申爱积极参加聚会,和会友热情分享生命的改变。大家似乎看到了申爱的改变,当申爱背诵主祷文中,“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的时候,申爱决定饶恕那个杀死自己儿子的凶手。她感动不已,决意探访监狱,去告诉杀子仇人:上帝的爱使她原谅了他。

 

在大家的劝化和鼓励下,申爱下定决心去监狱饶恕。当她满怀这份酝酿已久的真诚的时候,现实立刻变得尖锐起来。当申爱隔着玻璃墙,那个凶手却平静地说,感谢上帝,他已赦免了我的罪,我也成了一个基督徒。申爱僵住了,一出监狱,便在阳光下昏厥。人生被激怒,尊严被剥夺,在此刻的内心中有的只是黑暗,而且比原来更大的黑暗。问题陡然间转变,不再是“为什么我要遇上这些痛苦”,而是“我还没有原谅他,上帝凭什么原谅他”?

 

申爱开始疯狂地报复这个曾经给她带来些许安慰的宗教,这个曾经让他忘记悲伤的宗教,这个曾经让他觉得每缕阳光只是上帝恩赐的宗教。她开始捣乱会场,勾引牧师,牧师也如她所愿的堕落。人在每个瞬间的转念,一沙一世界,一念一天堂。我们才知道,申爱之前的饶恕是靠着自己。人总是无法承认自己的全然败坏,认为借着自己可以做到一些,或是可以做好一些。所以申爱才会忽然间觉得在自己不曾饶恕犯人之前,上帝凭什么饶恕?上帝凭什么不和我商量一下?申爱的自义就在这片刻间被撕扯,露出鲜血斑斑的真相,也从审判的宝座上跌得粉碎。

 

《密阳》的探讨,让我们对我们的宗教情结有着深思,可以从影片中看到教会世俗化的危机,福音不再是纯正的而是你所喜欢的。教会好象只是一个俱乐部,在那里招兵买马,扩张利益的范围。

是时候了,让我们一起深思:救我们的不是宗教本身,而是上帝。

相关阅读

沙威的世界,我的世界——电影《悲惨世界》主人公的挣扎与救赎

怨妇遇到了高富帅——电影《脱轨时代》

爱使我五体投地——电影《星际穿越》

从《山清水秀》到《举自尘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