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电影 | 沙威的世界,我的世界——电影《悲惨世界》主人公的挣扎与救赎

OC橄榄社区

电影《悲惨世界》以歌剧形式表达。片中各色人等无不活在水深火热中。有被欲望牢牢俘获并以诡诈为生的流氓市侩,有将命运翻转寄希望于以革命方式改朝换代的热血青年,有在倍受欺压凌辱的污秽世界仰天呼救的无助妓女,还有男主人公冉阿让命运之多舛,几番出死入生……

在这个光怪陆离的舞台上,每一个面目各异的灵魂,都是自己一部分生命光景的反射。所有人的命运都使我为之唏嘘流泪。

其中最令我一咏三叹的,是沙威这个角色。沙威在自己的岗位上尽忠职守,恪守原则。从这个角度讲,他不失为一个忠诚而优秀的执法者。他的身上充满了铁一样的特质,不苟言笑的背后是冰冷的纪律感和秩序感。然而,他钢铁般坚硬的特质,不是成全了他的人生,乃是断送了他的性命。

 沙威的两个世界 

沙威曾经走过两个世界:一个世界里只有自己。在那里,他从未对自己有过一丝一毫的质疑和动摇。有天深夜,在面对冉阿让为了解救困境中的妓女方婷之女的性命而再次逃亡时,沙威在十字架前合上圣经,来到高耸的城墙之巅,对着心中的上帝浅声吟唱,说那个逃亡在外的人深谙阴暗之道,而自己却遵循上帝指引之光,因正义和公义得到善报。

那夜,他抬头仰望星辰,看着熠熠闪烁的星光,心中气势长虹。

第二个世界,是一个内心冰冷的秩序不断被挑战甚至颠覆的世界。命运之手巧妙地安排沙威的人生,不断邂逅那个自己深恶痛绝并追捕了几十年的囚犯冉阿让。他目睹一贫如洗的冉阿让,由一个愤世嫉俗的阶下囚成为一个毫无虚伪对他人充满慈爱和怜悯的市长。尽管沙威并不推崇也不相信这样的品格。

19年后,囚犯冉阿让以市长身份从翻倒的马车底下救出马夫;以市长身份从阴暗污秽之地,将病入膏肓的妓女芳汀送至医院;在身份暴露后,为了解救芳汀女儿珂赛特亡命天涯;接下来是戏剧性的一幕,沙威被革命者识破间谍身份遭遇了获取革命者信任的冉阿让,此时冉阿让得到了掌控沙威生死大权的机会。

以沙威的逻辑,他认为眼中这个“一身为贼,终身为贼”的追捕对象,一枪结果了自己的性命以换取下半生的安宁,是他当下最正确最符合情理的选择。然而冉阿让说“你走吧”,惊愕不已的沙威继而想当然的认为,自己被饶不过是这个囚犯想做笔一命换一命的交易。

逃过一劫的沙威,最终在恶臭扑鼻的阴沟里捕获了正背着青年人马吕斯逃命的冉阿让。冉阿让恳求沙威放过那个无辜的生命,自己甘愿伏法。这一次,沙威放走了冉阿让。他扔掉手中的枪,纵身投入脚下幽暗的深渊。在这个世界里,沙威的人生和冉阿让的人生重叠。

 

 心的刚硬或软弱

沙威走过的两个世界。一个世界是主观的,只见义人(以自己为义)不见上帝的世界(虽然他自认笃信上帝)。一个世界是客观的,由于另一个生命的介入,让他亲眼看见,亲耳听到,亲身经历了一场饶恕之旅。

最后那一晚,本该是一个自命非凡的人,因为一个有幸经由无数次爱的洗礼的人,有什么理由不被感动和激励呢?然而,他仰望穹苍,却悲叹星光晦暗。他怨恨一个自己所不齿的人,以压倒一切的力量颠覆了自己的人生观和世界观。

他求问上帝,这个卑贱却又充满力量的人究竟来自何方?是天堂还是地狱?相形之下,自己的人生仿佛一场虚无之梦。

与其说,这颗心刚硬到了一个地步,虽然经历了无条件的饶恕并见证了怜悯的可贵,如今却拒绝怜悯一心求死,倒不如说这颗心软弱到了一个地步,已经无法相信宇宙间真实存在着赦免以及救赎。

当一个人一旦察觉饶恕在自己心里成为不可能,他内心的平安与安静也就彻底成为不可能。他需要饶恕那个饶恕自己的人,却发现自己毫无饶恕之能。反倒是被饶恕自己的冉阿让那份体恤与怜悯深深地刺伤了自尊。一颗心恃傲到了如此地步,还有回头的余地吗?

影片到了这里,我眼中的泪水已奔流不息。沙威的世界,也是我的世界。沙威为自己的生命忧愁,冉阿让为自己的生命忧愁,我也为自己的生命忧愁。

 在挣扎中走向确信

然而,圣经却应许说“依着上帝的意思忧愁,就生出没有后悔的懊悔来,以致得救;但世俗的忧愁是叫人死。”(《哥林多后书》7:10)冉阿让信上帝,是相信那位在自己最不配得被饶恕的时候,恩典却白白赐下的上帝。这位上帝带着他的灵魂出黑暗入光明。当他为罪懊恼,并决定悔改后,内心的仇恨与苦毒完全释放,并神奇的拥有了饶恕别人的意愿和能力。

沙威也相信上帝,甚至一度傲慢地以为自己拥有真理。但真理最终并未拥有沙威,不是因为真理缺乏力量,而是人心中那凶恶的骄傲使他执意反抗生命中临到的每一个恩典。可见,沙威心中的上帝不过是自己。他虽然看到了自己的羞耻,却不能遮盖自己的不堪。就好像一个人光着身子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找不到遮羞的地方,也不相信有地方能够遮盖自己。盼望已绝,肉身活着又有何益?

有人说,信仰不过是人自己幻想出来的一种精神安慰罢了。然而信仰并非没有挣扎。沙威挣扎,冉阿让也挣扎。信仰最精彩最奇异的部分,不就是在挣扎中走向确信吗?

它使一个人虽暴戾与温柔并存,但终于温柔了;虽丑陋与良善并存,但终于良善了;虽战争与和平并存,但终于和平了;虽虚无与满足并存,但终于满足了;虽苦毒与饶恕并存,但终于饶恕了;虽骄傲与谦卑并存,但终于谦卑了;虽绝望与盼望并存,但终于盼望了。这在善与恶中不断挣扎的生命,因为对上帝之信心的缘故,终于可以突出重围,让生命沐浴在福音的光中。

相关阅读

怨妇遇到了高富帅——电影《脱轨时代》

爱使我五体投地——电影《星际穿越》

从《山清水秀》到《举自尘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