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04

       “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林後》4:17)

       有時喜樂是需要痛苦來產生的。可以安慰的是,悲傷逗留的時間並不長,不久就要離去。大雷雨的時間,和整個長夜相比,是非短促的,“一宿雖然哭泣,早晨便必歡呼”。(《詩》30: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