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09

        “他又領我到寬闊之處,他救拔我,因他喜悅我。”(《詩》18:19)

        這“寬闊之處”究竟是什麼呢?這不是別的,乃是神自己——一切生命河流的歸宿。神實在是一個寬闊之處。大衛被領到寬闊之處,是先經過羞恥和侮辱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