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加 2014.02.18

賽場背後的“軼事”

Sochi-2

      奧林匹克運動會總是人們關注的熱點。每一次盛會都回出現幾個“奇才”般的運動員,從短跑的博爾特,游泳菲爾普斯到這屆冬奧上女子花樣滑的普尼茨卡,他們超人的身體素質、精湛的技術發揮和沉穩、鎮定的臨場心態,無不令人驚歎。通過新聞聚焦,我們還可以知道他們成長中是如何跨越難處,如何在幾近放棄的時候挺過來的。他們的賽場上的勝利,也多被用來激勵普羅大眾的勵志和信心。

如果您也有心看看您的孩子有沒有成為體壇健將的可能,一個嶄新的服務已經悄悄的開展起來。一些新近成立的“體育遺傳診斷”公司,只收不到200美元,讓您的孩子用一個棉簽在口腔粘膜塗一下,他們可以通過這個樣品告訴您,是不是把一些優秀的運動員基因傳給了孩子。比如有一個肌球蛋白的基因變種,被認為是增強肌肉反映速度的。有了這個基因,恭喜,這絕對是說您的孩子已經贏在“起跑線”上了。不過,是不是這一定代表成功呢?答案是,不一定,因為還有上百種未知的基因或是他們的組合方式,共同決定著運動素質中的力量、速度和耐力,目前我們還遠不知道它們最終是如何構建一個身體的。

在這樣一個推崇爭競和成功的現在社會裡,人們越來越感受到個體的渺小和局限。我們知道的越來越多,但是可以自己把握的卻不多,這種追逐成功的價值觀也面臨著顛覆性的挑戰。一位芬蘭的滑雪健將曾被查出身體內有奇高的血紅蛋白含量,興奮劑檢查中心的人幾乎肯定他是通過自身輸血的方式來增強身體耐力的。正當不可避免的處罰即將臨到他的時候,人們卻意外地發現,其實他有一個罕見的基因突變,正是這個突變增強了他的造血機能。奧運會是“異類”人種的遊樂園,這話是有遺傳學根據的。他們算是一個成功者,還是一個“病人”呢?他們的成功對你我有什麼意義呢?

我們常說天賦是我們無法索求的,但是我們可以通過努力,來實現自己。不幸的是,當今的遺傳學領域甚至在挑戰所謂“天賦加勤奮”成功理念中的“勤奮”,即“後天的努力”那一部分。在動物實驗和人體觀察中,更多跡象表明:那些勤學苦練的運動員們並非全部是因為他們在後天建立的品格和毅力,他們生來就不喜歡做沙發上的土豆(couch-potatoes:比喻那些懶做在沙發上不愛動的人)。品性與個性的區分變得越來越模糊了。以此推論到我們對孩子讀書、上好學校的熱衷追求和攀比上,好學生的光環是不是也暗淡了一些呢?

也許,這真是一個好時候,遺傳學在督促我們回歸聖經的價值觀。一個上帝喜悅的成功者,根本無需用世上的標準彼此衡量成功與否,而只需將上帝所賜的(不論是哪個基因變種)用來做忠心和良善的事。與其和他人較力,不如用來對付自己:“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林前》9:27)”,用上帝所賜的信心,活出捨己的生命來。這一切,不用靠我們基因的優劣,是每一個上帝的兒女都可以享受的勝利 —- 來自上帝的誇獎和冠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