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加 2013.03.21

我的德國鄰居

German-American-Heritage-Day

        我的一位華人同事嫁給了美國老公,說是美國老公,其實他家也是移民,是二戰後過來的德國猶太人。這位先生是個典型的學者:邏輯、理性,尊重事實。不久前在他家中,他給我看一組舊照片,讓我猜哪個是他母親。這是一組典型的黑白老照片,在我看都是些很有自尊、家境不錯的普通白人。猜過之後,他指著其他人說那些都是她母親的親人,包括父母和好幾個兄弟姐妹,這些人全部死於猶太集中營,他母親是唯一活下來的。(而且後來竟然在美國拿到博士學位。)

       然而他話鋒一轉,笑眯眯地說:現在的猶太青年人和德國的青年人關係很好,沒有過結。甚至彼此批評的時候也不會多想。德國人真誠地悔改,也真誠地面對自己的黑暗。兩族之間已經翻過了歷史的那一頁。的確,這倒是真得提醒了我,我似乎從未聽說德國和以色列之間有什麼保釣、抵制德貨之類的抗議遊行耶。

       不過這位美國老公也有個抱怨,不是抱怨德國人,而是他們夫婦從國內接來美國讀書的小留學生。他說他們帶她去了西雅圖,本想去看他仍健在的母親,結果她不去,只是一門心思的陪朋友逛街、下館子、買衣服去了。

       經他這麼一講,我都想去見見他母親,看看一個真實的被傷害又經醫治的人。我希望作為一個基督徒,我的靈魂是常常保持在蘇醒的狀態,因此才能有內心的敏銳去做喚醒沉睡中的人們的善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