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饶恕,选择自由

这些年来,常听到许多人告诉我不堪回首的往事。无论是早年来自台湾、香港,或近十年来自大陆的中国人,每个人的生平故事似乎都可以细细写成一部长篇小说。在叙述这些伤痛往事时,有人恨意难抑,有人含怨忧郁;因为,他们改变不了痛苦的“过去”,也掌握不住难测的“未来”。这两种心灵中最真实的困扰,若不脱困而出,永远不得安息。

当今美国神学家路易·史密德 (Lewis Smedes)在巨著《饶恕与忘却》(Forgive and Forget)一书中,针对这两种困境提出了解决之道。他提醒我们,神是一位饶恕的神——藉赦免重新创造我们的过去;神也是一位赐应许的神——藉持守应许掌管我们的未来。

只要愿意,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参与上帝这种改变过去、掌管未来的工作。尤其对于摆脱不掉的往事伤痛,我们即使刻意忘记、压抑,仍无法逃离它对我们的影响——就像失眠的人愈想平静心绪,就愈发辗转反侧一样。只有一个方法可以使我们彻底脱离往事的辖制——饶恕。

饶恕是什么?
1  重新塑造

所谓饶恕人,就是在脑海中,把那伤害你的人与他所犯的过错分开,将伤害从心灵的档案中消除,重新认识他,也重新认识自己。饶恕是将你过去视为十恶不赦的人, 现在却因主耶稣,你认识到“他所作的,自己并不晓得”(《路》23:34);你过去曾努力忘记这个人的嘴脸,现在却了结往事而仍认他为主内弟兄(《太》 18:15-20)。

在这重新认识他的过程中,你可能并未改变他本人——他所做过的事,所犯的错,仍历历在目,但当你在记忆中重新塑造他时,他就因这心灵的手术而改变,你也重新改造了自己的过去。

2  换上新带

饶恕人是将“要求报复”的录像带取出,不再一遍又一遍地在脑海中回放那些痛苦的画面,不再让往事折磨你。饶恕是换上一卷新的录像带,看到主耶稣对那位罪证确凿的妇人说:“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约》8:11)——然后看到自己就在那些想用石头打死她的人之中。

3  不再自囚

饶恕人是让一个囚犯得到自由,而这个囚犯就是你自己。正如有一个人抓住了他最痛恨的仇人,把他关在囚房里。他自己握住钥匙,不停地在牢房外巡逻。他完全没有注意到,当他关住仇人时,自己的自由也完全失去了(注一)。只有饶恕才能够将自己释放出来。

饶恕的真谛

大卫·欧思伯在《宽恕与自由》(The Freedom of Forgiveness,中译本由更新传道会出版)一书中,说饶恕之难,在于我们要求“公平”,要求“恶有恶报”,认为不该白白遭殃而让恶人逍遥法外。但是,欧思伯指出,饶恕的真谛就在于否定那个不断要求“权利”的自我。

饶恕是故意承受伤痛,承受那不该由你承受的伤痛。宽恕人,等于自己替他付出罪恶的代价。饶恕他人,就是你为了他人的罪而承担他人施予你的伤害。正如小布斯伟(James Buswells Jr.)所说:“所有的赦免,包括人际的、神赐的,均具有替代性,这是我有生以来最心折的一件事。何谓赦免呢?就是甲对不起乙,乙非但不报复,并且替甲背负他的罪孽。”

耶稣基督便是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例子。祂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也担当了祂自己的怒气。

神并非对我们的罪视而不见,祂将罪看得极其严重,严重到必须自己走上十字架替我们承担死刑(《彼前》2:24 )。所以,神的赦罪是最昂贵的,神已很公平地为我们的罪付出最高的代价,我们还能为一些芝麻小事与弟兄——甚至仇人,一一算账吗?(《西》3:13)

十架上的基督既是饶恕者,又已替你我(及你我的仇人)预付了饶恕的代价。因此,饶恕(而非报复),是通往公平的较佳途径,可使你脱离世上要求“公平”的泥淖而获得自由。

如何饶恕?

饶恕说来容易,做来很难,常常“心灵固然愿意,肉体却软弱了”。因此,饶恕就如爱心、信心一样,全靠神的恩典,也需要操练。史密德及欧思伯提供了几项建议:

1  慢慢饶恕

也许有些人能很快饶恕人,但大多数人却很难。

疗伤止痛,需要时间。不要因伤口仍未愈合而灰心,更不要急求速效而乱用偏方,也不要像鸵鸟把头埋在沙堆自欺欺人。要勇敢地面对,找出伤处,彻底根治。我们必须一日复一日地将生命向基督敞开,让圣灵光照医治。你越认识祂的爱,你就越亲近祂,饶恕的大能就自然产生了。

2  可以求助

想靠一己之力来饶恕吗?往往很难。你我需要向那些同样受过伤害、同样苦苦挣扎过的人求助。你可以请求他(她)帮助你走过这段疗伤的路程,大多数过来人都会愿意的。(注二)

不要耻于向人求助,更不要耻于向主说:“主啊,救我,因我做不到。”

3  重新开始

当决裂的两个人可以坦然面向对方,或真心为对方祷告、祝福,重建他们的关系时,饶恕与复和就起步了。也许仍有许多问题尚未解决,对未来也毫无把握,但我们知道仇恨的重担已经快卸下,双方愿意再一次彼此连结了,这是何等的美,何等的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