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妮 2013.05.15

與烏龜有約——在母親節前夕

major-memor-1415-turtle

       在一個會議中,我留意到一位安靜、但觀察力敏銳又冷靜的80後。會後,我們有機會聊聊,就決定請他寫篇 “小海龜的宣教夢”。

       文章來了,很不錯,果然點出一些中國教會,在傳統觀念中的盲點。文章在登記後,要給其他編輯過目、審閱。然後,修改成印刷的格式,再經過數次改稿和校對…..最後是選圖片。

       圖片具有多重目的:呼應文章內容、吸引讀者注意、美觀版面、增加閱讀趣味、以及舒緩大片文字所帶來的視覺壓力,等等。而此文顧及版權,一時找不到海龜的照片;那麼,來張烏龜的特寫如何?

      母親節前夕,我打了幾個電話給一個朋友,他關機。這人養了隻烏龜,擅攝影,有個很棒的單反與很酷的鏡頭。兩、三天前發了個簡訊給他,一直沒回音。我只好發電郵,還給他女友留言,堪稱全面搜尋,就只差沒找牧師幫忙了。結果他立即回信:1. 簡訊沒收到。2.正閉關、全力預備第二天的成人主日學中。

      這可怎麼辦?腦中靈光乍現——另一位朋友的兒子,好像3年前也養過烏龜。不知男孩離家上大學後,烏龜是否還在?終於聯絡到在外面與家人餐敘的朋友,她告訴我,烏龜還在,可以自己去她家後院找。

      這天特別熱,陽光炙烈。我戴著墨鏡,拎著相機和橡皮手套。溜進朋友家的後院,先仔細凝視水泥地上的一個玻璃魚缸,見渾濁的泥水中,只有幾隻顏色難辨的死蟲…..正要放棄的時候,注意到院中一角,有個廢棄的水缸。我走進一看,不得了,兩隻巴掌大的巴西烏龜,正在水中浮木上曬太陽。一見我,立即敏捷地鑽進水裡。

      我看著濃濁、墨綠的水色,深吸一口氣,將相機謹慎擺好。再套上手套,小心翼翼地伸進水中摸索,一方面在猜:烏龜會不會咬我?試了幾回,從謹慎到大膽,終於讓我摸出了一隻烏龜。放在太陽下,然後艱難地扯下手套,拿起相機,趁烏龜從龜殼裡伸出腦袋,還沒來得及快速爬到陰影裡照相。試了幾個來回,又怕弄髒相機,又怕烏龜爬走,又擔心自己被後院凌亂的桌椅絆倒,還憂慮會熱壞烏龜,搞得我汗流浹背,墨鏡上全是霧氣。

      還好,回家看照片,效果很滿意——長鏡頭照出來的烏龜,看起來像是在凝神思索:深沉、困惑,而仍有嚮往。

     把烏龜放回水缸,離開朋友家前,注意到她家的批把樹,已經累累結滿金黃色的果實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