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 | 投奔到祂怀里

恩典 OC橄榄社区
(OC橄榄社区长期关注小组事工,请点击图片上方的“OC橄榄社区”,选择“关注“,就可以收到我们定期推送的小组资料了)
OCOC
饭桌上的叶叔叔
大概是因为在单纯正统的环境中长大,所以我的思想也很单纯,极少对我所接受的知识和教育有什么怀疑。神和上帝,我觉得那只是没有文化的人的迷信。说到基督教,我的了解仅仅限于小说或电影中的描述,非常模糊不清,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去弄清楚。记得小时候,我只看过一本介绍科学家哥白尼的故事。书中介绍,天文学家哥白尼经过天文观测和研究,认为太阳是银河系的中心。而当时权威的天主教人士则认为地球是银河系的中心。并且,天主教的权威人士迫害哥白尼,不许他发表他的研究成果。这更使我对天主教和基督教产生反感(我当时根本搞不清天主教和基督教的区别),觉得宗教是阻碍科学进步的一大障碍,宗教与科学是对立的。
但是,人的思想是无力控制内心的本能感受的。
记得幼年的时候,在漆黑的夜里,万籁俱寂,躺在床上,突然想到死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一个人死后便从这个世界消失了,再也没有人关心你,知道你,再也看不到亲爱的爸爸、妈妈、哥哥和朋友们了。这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每当想到这儿,就不敢再想下去。人死了真的会有灵魂吗?谁也不知道。当时心中想到∶要是有人死了之后再回到这个世界来,把死后发生的事情告诉我们就好了,我们就不用在这里猜测了。那这是藏在我幼年心中的秘密。往后随着少年玩伴的欢声笑语,以及考初中,考高中,考大学的拚搏,再也无暇顾及了。
八十年代初,中国大陆实行了改革开放,中国的大门也终于向外敞开。我的爸爸在对外经济贸易行业上工作,负责许多大型技术引进项目的审批工作,常常出国考察。记得爸爸很有感慨,说他不得不承认别人的国家和制度就是比我们的好。有一次,爸爸回来说,他到了好几个国家,每个国家的旅馆的客房里,都放着一本圣经。为什么这些国家对圣经这么重视?还有一次,他参观纽约的自由女神像,导游介绍说,“自由女神”一手高举自由的火炬,另一手捧着圣经,象征着自由来自上帝。为什么美国这么自由、民主、富裕、发达的国家也相信上帝?
随着中国更深的改革开放,我们家中逐渐接待了不少从海外回国探亲或旅游的亲友。记得有一次,爸爸的一位中学同学从加拿大回来,探望他在广州的母亲。这位叶叔叔和他的母亲都是基督徒。爸爸妈妈请他们来家中吃饭,饭前他们要先默祷才吃饭。我当时觉得很不可思议,忍了半天才没有笑出来。饭桌上他们谈了些什么我已不记得了,但他们虔诚默祷的情形却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

OCOC
外贸学院里的外教
对于基督徒的真正了解,却始于我的大学时代。因为中国的开放,我也顺着潮流进入了热门的广州外贸学院。从大学一年级开始,我们就有外籍老师来教我们英语的口语与听力。到了大三,我们班成了学校的第一个试点班。除了德育课之外,几乎所有的专业课都使用英文教材,由美国老师授课。就这样,我们用英文念了西方经济学,西方会计,西方法律介绍,西方市场推销学。也因为我所遇到的美国老师们,我对基督教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一开始跟洋人打交道,觉得又新鲜又好奇。他们的教学方式很活泼,上课时有各式各样的游戏与小组活动,使我们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下,对听英语和说英文不再惧怕,与我们传统学英文的方式有天壤之别。交往之后便发现这些外籍老师都很开朗、诚恳与善良。我对他们的印象很好。直到有一天,一个同学说他们都是基督徒,我大吃一惊!他们怎可能是基督徒?!基督徒不都是愚蠢、古板、无知和迷信的人吗?我心中对基督徒的反感和被洗脑而形成的偏见就此消除了。
在上大三、大四专业课的时候,因为每天下午都与美国老师见面,与他们交谈的机会更多了,话题也更深了。其中有一位老师我很佩服,他很善于启发学生的思维,在课堂上经常问一些很有深度的问题。在一次闲聊的时候,我问他∶“听说你们都是基督徒?”他说∶“是的。”我又问∶“那您一定是从小就信基督教,就像我们从小就信共产主义一样。”他说∶“不是。我是上了大学之后才相信的,而且是经过很认真的研究与思考之后才信的。”
他的回答又让我大吃一惊!自从我对基督徒和基督教不反感之后,我一直认为基督教只是西方文化的一部份,也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西方人从小信基督教,就像我们从小就信共产主义一样。可是他的回答却动摇了我对基督徒与基督教的错误理解。并且,我开始对基督教产生了好奇。基督教到底是什么?如果这位让我尊敬的、又很有思想深度的老师,在经过认真的研究与思考后接受了它,那么它背后一定有着某种让人信服的理由,可是这理由是什么呢?
又有一次,我在读《读者文摘》,才知道圣经是世界上最畅销的一本书。这也让我非常吃惊。如果基督教真的是迷信与愚昧,为什么在科学发达,文化昌明的今天,圣经仍然是世界上最畅销的一本书?

OCOC
第一本免费圣经
对基督教的好奇与问号一直伴随我来到美国。1990年大学毕业后,我来到Tucson的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念工商管理硕士。刚开学的时候,我便在校园书店的旁边,看到一个小书摊,桌子上面有很醒目的招牌,“International Bibles in your language(我们这里有各种语言的圣经)”。我情不自禁地走上前去,因为平生还从来没有过一本圣经。我填了一张简单的资料卡,就免费地获得了我的第一本中文圣经。不久,免费赠送我圣经的组织-—国际学生团契(International Student Fellowship),就打电话邀请我去学习圣经。学习上、经济上、生活上各样的压力,使我很想拒绝,然而,我发现,几次打电话并上门来找我的人Joy,竟是我在广州外贸学院的美国老师的朋友的朋友。没想到我的美国老师这样关心我,我心里很感动,接受了邀请。
在我参加查经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成为基督徒。我只是抱着好奇的心去的。我想在我还没有对一个东西有任何了解的时候,我既不应该冒然反对,也不应该冒然接受。这两种态度都是不科学的。我可以站在中立的立场去了解基督教,我应当为有这个机会而高兴。基督教对西方的社会与文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既然来到了西方,为了了解西方社会与文化,也应该了解一下基督教和圣经。现在有人愿意抽时间免费地帮助我学习圣经,了解基督教,何乐而不为呢?于是我开始了查经。
没想到这查经一查就查了两年多。两年的查经,从旧约到新约,那里面的知识对我是很新鲜的。经过查经,我才知道我从小就接受的进化论只是一种假说。关于人类的产生除了进化论,还有创造论。经过查经,我才知道人有原罪,都是罪人,我们都有与生俱来的嫉妒、骄傲、自私等各样的缺点。经过查经,我才知道因为人的罪造成了人与神的分离。经过查经,我才知道圣经中记载的以色列人的历史乃是神拯救人的计划。
两年的查经里,我问了许许多多的问题。尽管我试图用一颗开放的心灵去接受一个全新的概念,但我的理智和感情却常常走岔道。比如,我承认上帝可能是存在的,却仍因没有眼见而怀疑。又比如按着理智,我承认圣经上所说的原罪,可是在情感上,我无法接受我自己是罪人的说法。

OCOC
痛苦的暑期实习
1992年夏天,我有机会到德州休斯顿的一家公司做实习生。那是一个台湾人在美国开的化工公司,我在休斯顿的总部工作。公司里有许多美国人,也有许多台湾人、香港人。在那段日子里,我看到了美国同事与美国同事之间的矛盾,中国同事与中国同事之间的矛盾,中国同事与美国同事之间的矛盾。看到了公司内部冲突的激烈,以及现实生活中竞争的残酷。我在十多年学生生涯中所树立起来的自信,一下子被我所看到的社会现实打垮了。我一向相信∶“只要我肯努力,没有攻克不了的目标。”可是,现实却摧毁了我这一向持守的理念。真的只要我努力就可以吗?初初踏入社会,我就体会到社会远比我想象的要复杂与残酷,远不是我这个书生气十足的、单纯的头脑可以应付得了的。更何况这是美国人的社会,我没有一技之长,如何在这里生存下来呢?我学的偏偏是管理,难道我这个单纯的东方女子可在这个美国人的社会里管理美国人?我简直不敢想下去。我陷入了对未来深深的恐惧之中,我根本看不到出路……
然而,更令我焦虑的是另外一种恐惧。因为在那段日子里,我第一次看到了自己是一个真真正正的罪人。每天的清晨四、五点钟,我就被恶梦惊醒。我看到自己被一股极大的黑暗笼罩着,彷佛在镜子里一样,我看到了自己真实的本相。我看到了自己是一个自私的人,一个贪婪的人,一个诡诈的人,一个虚伪的人,一个骄傲的人。这黑暗一再把我推出虚无的深渊,我无力挣脱,也无力挣扎,好像在恶梦中一样。我喊不出来,却真实地知道我在黑暗之中。我彻底地绝望了。我在没有上帝的黑暗之中挣扎,在困境之中找不到出路。我知道我无法自救,我唯一能做的便是本能地呐喊、呼救。
我开始向家人和朋友们打电话,向他们诉说我灵魂的黑暗与苦闷,我告诉他们我是一个何等自私、丑陋、没有盼望的人。我不知道打了多少长途电话,几乎所有人的反应都是吃惊并安慰我。可是却没有一个人听得懂我在说什么。每一次的安慰都更深深地刺痛了我,使我更加焦急。为什么这世界上竟然没有人,包括我的父母,能够了解我的心,能够听得懂我在说什么?我明明是坏人,丑人,为什么他们偏偏说我是好人,善人?
我陷入了更深的绝望与痛苦之中。我已经停止了呼救,因为我知道呼救没有用,没有人可以救我。我提不起兴趣做任何事情,因为那些事情都解决不了我灵魂与生命的问题。我看不到任何出路,我甚至想死,免得家人、朋友为我担心,可是我没有死的勇气。我只觉得每天活着像行尸走肉一般。当我看到别人的笑脸,我心里嫉妒极了,因为曾经是活泼爱笑的我再也笑不出来了。

OCOC
“我恭喜你!”
在我结束暑假实习回到Tucson 继续我的学业的时候,我的一位姓黄的同学诧异于我的变化,主动打电话关心我。在电话中我告诉他我内心的挣扎、苦闷与绝望。在静静地听完我的叙述之后,他平静地对我说∶“我恭喜你!”
真是出人意料。他不但知道我在说什么,理解我在说什么,而且恭喜我——原来他在恭喜我终于认识了自己灵魂丑陋与罪恶的本相。是的,那时候的我已经完全放下了“自以为义”的骄傲,而且完完全全地承认我是个罪人。在电话中他告诉我,神早就说了,“他既来了,就是要叫世人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约》16∶8)这位同学还继续用许多圣经的经文与我说话,我觉得神的话语是那么的宝贵,每一句都说到我的心坎上,像雨露一般滋润我干渴的灵魂。
这位同学继续问我∶“如果你觉得无法自救,这世界上又没有任何人可以救你,你愿不愿意尝试一下上帝呢?”这时候的我,就像掉入泥潭中的人,哪怕看到一根稻草也要抓住。我当然愿意。当天晚上,我第一次放下自己的自尊,跪在地上,谦卑与诚恳地恳求主∶“神啊,如果你是真的,请你帮助我,拯救我。”
随后的一个礼拜里,我渐渐地感到内心的平安。那位同学几乎每晚都打电话来关心我,辅导我。每一次,神的话语都激励我,让我看到希望,让我重新了解生命的意义。我对自己说∶“我要接受耶稣基督做我个人生命的救主,我要做神的儿女。”
当我扑向正在久久呼唤我归来的天父的怀抱的时候,我生平第一次品尝到与神和好的平安喜乐和圣灵浇灌的甜美。那是一种出人意料的喜乐与平安,一种无法用人间的言语可以描述的甜美。我觉得自己像一只轻快的小鸟,欢喜地要向世人述说神无尽的恩典;我像一条跳跃的小溪,欢快地要告诉世人我喜乐的源头在哪里。刻骨铭心的经历让我深深地知道,没有主,就没有今天的我。我的生命是属于他的。
我感谢那曾在饭桌上默祷的叶叔叔和他的母亲。我感谢那些在中国默默耕耘的美国老师们,他们的生命吸引了我,撩起我对基督教的好奇。我感谢两年多来带领我查考圣经的老师Ton,在我还不认识神的时候,他就鼓励我做一个认真与执着的真信徒。在他简朴却快乐的生活中,我看到了生命的价值不在物质的丰富,而在于精神与生命的丰富。我感谢那在我绝望之时,打电话关心我并恭喜我的黄弟兄,他使我在绝望之中看到一线希望。我感谢那些我认识及不认识的基督徒们,在我顽固、硬着颈项的时候,他们默默地以爱接纳我,为我祷告。我更感谢我的救赎主耶稣基督,他触摸我的生命,“他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诗》23∶3~4)
“奇异恩典,何等甘甜,我罪已得赦免。前我失丧,今被寻回,瞎眼今得看见。”衷心地祝愿你也经历那从神而来的恩典。这是我心中最诚恳的祷告。愿那改变我生命的主也同样地改变你的生命。

作者来自广州市,在美国获得亚利桑那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