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 | 一只无形的手

一九九二年六月我在教会中受洗,成为基督徒。我本来是个无神论者,如今能够认识神并决心跟从主耶稣,大约经历了三个阶段。

对无神论的怀疑

我过去比较推崇唯物论 ,这也许与我从小在中国大陆所受的教育有关。我不相信有神能够主宰世界和人,我认为把希望寄托于”身外之物”或来世的人,大凡不是缺乏自信和勇气,便是出于迷信。

 

如果我们在今生尚且无可奈何,来世又有谁可给予保证呢?

后来我对无神论产生了怀疑,那是因为我对超自然力量的存在有所感觉,这种感觉来源于两个面。

首先是我的生活经历。我是中国大陆来日本的自费留学生,在求学的过程中,我遇到过包括饥饿在内的种种困难。最初的二年,几乎过的是流浪的生活,在困难的苦境中,我感觉到,每当我濒于山穷水尽的时候,总有一种超自然的力量为我解决难题,给我安排一条出路。

每当我在人生的路上将要跌倒的时候,又总有一只手扶持着我前进。

后来我因为得以考进日本最有名气的大学进修,有一阵子颇有自信和得意感,然而那种无形的力量又迫使我不得不放弃来自世俗的称赞和羡慕,把我带领到我最初很不情愿但现在最适合我发展的道路上。

我曾以”一只无形的手”来形容这种力量,并把这种感觉讲给我最亲近的朋友们听。很遗憾,他们虽然相信我有健全的头脑,却误解我有忘恩负义的嫌疑。因为那些朋友们,当初在我遇到困难时,的确给予我很多帮助。我也很能理解,他们不甘心我把来自朋友的帮助形容以”无形” ,那是我在表达和沟通方面的失败。

另一方面,我在生物学专业的学习过程中,也感觉到了超自然力量的存在。

无论从宏观或微观的角度来看,生命过程中的目的性,秩序性以及自律性等,都的确是一种奇妙的现象。对那些非偶然的生命现象的种种解释,在我看来,没有比相信那是超自然力量的杰作再顺理成章的。相信那是自然本身的力量,比相信那是超自然力量的结果,更需要十足的信心和勇气。

经验和知识的累积使我一方面怀疑无神论,不满足现有科学对世界的解释。另一面,我自己也怀疑对那种所谓超自然力量的感觉是出于自我心理的作用。

真的有神吗?

 

哲学家和心理学研究者们,有他们对人和世界的解释,我莫衷一是。

理性的阶段

直到接触到了教会和圣经,我才开始在理性上和神发生了关系。这也是我认识神的第二阶段,即理性的阶段。

我去教会礼拜是出于偶然。

我最初读圣经时,不满于创世记中对神造万物的解释。我带着疑问和怀疑向牧师请教,并借阅一些神学方面的书籍,我提醒自己,信仰是真实的,是”人生大事” ,草率不得。

首先我想从科学或圣经以外的历史记载中去找到神存在的痕迹。我得到一些科学家研究圣经和信主的实例,也了解到一些在历史上圣经预言实现的例证,但不是直接的证明。然而我接受了一个基本的观点,即如果人是神造的,那么人是没有能力像研究自然一样,把神放在研究对象的位置上,用理性的工具来驾驭祂。

正如陈终道牧师所说,”科学不是审判官,圣经不是犯人。不当把圣经放在科学的审判之下,等待科学的判断。”科学和理性的发展,使人类对事实的认识和解释日趋深入和完善,但事实的确存在于科学以前。

 

来自另一方面的问题是,基督教做为宗教的一种,是否就是我应该信仰的宗教呢?换言之,那无形的超自然的力量是通过那一种宗教可以认识呢?

我接触最多的还有佛教和道教,对这两种宗教我都没有恶感,我把基督教与他们加以比较,最终认为基督教是我应该接受的,他不是人的修身养性之道和宗教,是通往神的道,是造物主的道。

理性与信心结合

然而,我虽然在理性上认识和承认了神,并没有因此而树立信仰。因为让我放弃自己对人生的设计和个人的奋斗目标,把主权交给神,那对我来说是一种挑战。

我曾经只想把困难交给神,把主权留给自己。我当时感觉,正如徘徊在一个充满财富的宫殿门前,那里面的财富对我有着不可抗拒的魅力,我只要任取一件,便可在世人面前享有荣耀,就可以顺利地完成我曾为自己所设计的道路。

但那宫殿里的主人说,”这里面的东西可任你取,但你从今以后要按我所吩咐的去做,走我指给你的路”。

我问:”那我呢?我取财富是要作为手段,完成我的计划,达到我奋斗的目标。”

我犹豫了,后来,那宫殿中的主人通过教会里的查经和签证,又通过牧师送给我一本名为《神的门生》的书,藉助这些对我说:”你本是我造的,你活着本来是为荣耀我,是我拣选了你,不是你选择了我。是你需要我,不是我需要你。你只要也只有依靠我,听从我的教诲 ,便可以得到世人没有的丰富,但荣耀要归于我。”这一次我树立了信心,欣然并坚定地接受,跟从了这位主人,就是主耶稣基督。

这是我认识神的第三阶段理性与信心相结合从而树立信仰的阶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