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 | 一千个理由

 刘三超 OC橄榄社区

(OC橄榄社区长期关注小组事工,请点击图片上方的“OC橄榄社区”,选择“关注“,就可以收到我们定期推送的小组资料了)

如果你去问周围的朋友信不信上帝,你会惊奇地发现,不信者的理由都是相似的(理性主义、唯物主义等等),而信者的理由却各不相同。每个基督徒信主的经历都不一样,其过程在非基督徒朋友眼里似乎都有点离奇、不合逻辑、轻率。但对于一个有切身体验的人来说,却是那么真实可信。

行乐须及春

和所有“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中国人一样,我从小受的是无神论教育,相信马列主义,并且立志“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当“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祖国大地”的时候,我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大学生。带着好奇与兴奋,我开始接触各种各样的“世界观”和人生哲学。结果在短短的时间内,十几年灌输教育的那些观念,便被我抛弃(如此毫不留恋地抛弃,让我自己都感到惊奇)。

虽然并不是真正的了解,但我相信自己接受了“存在主义”、“实用主义”等等西方思想。那时候我最喜欢的一句话是“凡是存在的都是合理的”。我不再相信世界上还有任何绝对的东西,我相信一切都是相对的∶真理、是非、道德┅┅趁着年轻及时行乐、享受人生,便成了我的目标。

我一天到晚所思所想就是怎样赚钱,怎样享受。但是当梦寐以求的物质生活一一实现了的时候,我发现这些东西并没有真正的吸引力。我的心更加空虚,那是一种灵魂深处的空虚。我仰望苍天∶茫茫宇宙为什么我要在此时、此地存在?如果一切都是偶然,生存原本就是荒诞的,那么真的像有的哲学家所说,自杀便是唯一的出路?

当时三毛的死曾引起我的同龄人的迷惑与不解∶一个事业有成、经历如此丰富的作家,怎么会想到要结束自己年轻而美好的生命?可是我认为我理解三毛。对一个内心极端孤独的人来说,如果生命原本没有意义,结束也就谈不上可惜,相反地倒可能是一种解脱。

痛苦的时候我也想到过自杀,但是我心又不甘,总认为生命应该是有意义的。于是我开始对宗教感兴趣,看佛教、道教的东西,也看过圣经,去过教堂。但是这一切并没有真正让我解脱。我真的是像水面的浮萍,不知道要飘向何处。未来也对我失去了吸引力,我的心终日烦燥不安。

“抢救”丈夫

在人生的道路上极度无望、空虚迷惘的时候,我来到美国。那是因为结婚后不久,先生就赴美留学,半年后我也放下在国内的工作到美国探亲与先生团聚。对美国,我从来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在我的印象中,美国是一个“精神文明”的荒漠,虽然它的“物质文明”在世界领先。我透过美国现代派小说家的眼睛所了解的美国,是一个每个人都为了名利(或者所谓“自我价值的实现”)而不停地奔波、拚命地奋斗的国家。而在拥有了名利以后,他们要么走向荒诞,要么拥抱虚无。所以我相信我的答案不在美国。

不过美国毕竟是一个陌生的世界,既然我的先生选择了到那里学习深造,我也愿意“出去”看看。然而让我大为吃惊的是,我先生刚刚去了那里几个月,便在我们的“鸿雁传书”中告诉我,他已经“信主”成了一名基督徒。这个消息让我意想不到,因为我一直觉得先生是挺有思想、不会轻易迷信盲信的人。

这个消息也让我有点悲叹起来∶我先生这样一个“明白人”,怎么就一下子变成了宗教的奴隶?我想他一定是一个人在外太孤单、太需要爱、心灵太空虚,所以才选择了宗教。我当时的心情真的是为他很心痛。同时我也暗下决心∶一定要给先生更多的爱和关怀,把他从教会拖回来。我当时就给先生邮寄了几十公斤的中文书籍,都是我认为属于“几千年来人类文明的精髓”的。我希望有了这些“精神粮食”,我先生就不会再需要宗教这个“精神鸦片”。我也做好准备,到美国后一定要好好用温柔的爱,把先生从我不愿意相信的宗教里面,“挽救”回来。

我来到美国后,先生好像越信越深,没有一点被我“挽回”的迹象。倒是我,因为先生每周参加查经班活动的缘故,开始接触基督徒和基督教信仰。我先生就读的地方,是阿拉巴马州的一个小小的大学城塔城(Tuscaloosa)。在那里有一个小小的华人查经班∶塔城华人基督徒团契(后来成为塔城华人基督教会)。一进到这个查经班,我立即被那种友爱温馨的气氛所吸引,同时让我吃惊的是,查经班的绝大多数成员,都是我先生就读的这所大学的留学生和教授。他们个个都是充满活力、自信能干的样子,并不像我想象中的那样要么是大字不识的文盲,要么是软弱无能的妇女。对基督徒的信仰的好奇,加上受到基督徒的爱心的吸引,我几乎每周都去查经班,而且因为我当时还没有上学,所以也有时间读一点圣经。

一万条理由

但是我觉得我不需要信基督教。当基督徒有什么好处?内心的“平安”?我觉得自己从来就是个随遇而安、知足常乐的人。为了认识人人的罪性?我早就承认“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承认自己虽然不杀人、不放火,但在本质上是有罪性的。但是既然人人都如此,我也并不为此感到羞愧,也不想改变。再说我在很多方面比有的基督徒做得还要好呢?我有自律的能力,不需要通过宗教才能行善。

至于天堂和地狱,我认为那根本是“神话”,而且我也不在乎那么遥远不可测的东西。更何况如果天堂里面只有绝对的美好,那美还有什么价值?美要跟丑相对立才能显出其美丽么。天堂里面信徒天天跟上帝在一起,做的事情只有唱歌赞美,岂不是太枯燥乏味?更重要的一点是,如果真要信一个宗教,我为什么一定要相信基督教呢?世上有这么多宗教,都说自己是真的,我又怎么知道到底哪一个是真的呢?┅┅总之,我有一千个理由不信,却没有一条理由信。

从大陆来的人几乎都有相似的经历∶我们曾经很很纯真地相信了一些“美丽”的谎言。当旧有的信仰被砸碎后,重新建立信仰就很难了,因为要上过当受过骗的人再相信什么是很困难的,更何况新旧信仰之间表面上还有一些相似之处。

记得我刚来美国时参加过一个福音营,有一位讲员问大家∶“你们有没有见过七美元的伪钞?”大家齐声回答∶“没有。”讲员又问∶“为什么没有呢?”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回答。讲员说∶“因为没有真的,所以就没有假的。”这使我深思∶世上有这么多假神的存在,是不是恰证明了有一位真神存在?而且,凡“假冒伪劣”的东西,总是要在外表上尽量模仿真的。人们常说最高明的骗子是在百分之九十九的真理中掺入百分之一的谎言。由于有假的,人们即使遇到了真的,也会怀疑,不敢相信,我是否也是因为碰上过假的,就连真的也不敢信了呢?

我还曾经见过这样的一个“赌注论”(据说原话是法国大思想家帕斯卡说的)∶如果真有上帝,你成为基督徒就大赚,不是基督徒就惨了;如果没有上帝,你当一辈子基督徒有平安喜乐,也没有任何害处,所以把宝押在“信”上是只赚不赔的┅┅可我不能拿自己的信心当“赌注”。我还是不愿意盲信。

我看了不少的书籍,希望真正地探求真理。我看了《铁证待判》,这本对很多人都有很大的帮助的书,让我对圣经的真实性不再怀疑;我看了《科学创造论》,对“进化论”不再迷信;看了《世界几大宗教》、《基督教与回教的比较》、《摩门经》等,对其它非基督教的宗教信仰有了更多的认识与了解。又在读圣经的同时看了一些解经的书,对解答圣经中一些一直困惑我的问题也很有帮助┅┅

理性上的很多障碍都已经消除,但是我还是不愿意成为一名基督徒。要说感情上,我身边的很多基督徒已经给我做了很好的榜样,我也希望能够跟他们互相友爱,希望像他们那样对他人充满爱心。可我为什么仍然不愿意成为一名基督徒呢?现在再回过头去看,其实在很多借口的背后,还是我的硬心拒绝接受神。因为在心灵深处我很清楚,当一名基督徒就意味着我不再属于这个世界,我必须与自己的过去告别。而我对这个世界、对自己的过去仍然有太多的留恋,有太多难以割舍的东西。

另外一个“理由”,是我当时正在准备GRE考试,我想要凭自己的能力去考,要证明自己是靠实力而不是靠上帝的保守,实现自己上学的理想的。有人说,信仰有几个方面∶感情、理性和意志。确实,当我在感情和理性上都对基督教信仰认同以后,我仍然“选择”不信神-这就是意志所做的决定。

超水平发挥

有人对我说,你先生比你先信主,你在他后面,受影响,再成为基督徒应该是顺理成章的。其实这一点我先生最清楚∶我是个“逆反心理”特别重的人,喜欢跟人抬杠。你若说基督教不好,我可能会为基督徒“辩护”几句,你若说当基督徒好,我就会拚命挑刺找出反对的理由。所以我去了查经班一年多,每次都是乐于跟人争辩,成了一名老“慕道”不信主的“资深慕道友”。先生是个急性子人,但是在我信主的事情上,倒是知道急是急不来的,所以还挺沉得住气,也从不催逼我。

那年的圣诞节我跟着先生一起去亚特兰大,参加一个基督徒的聚会。因为我还不是基督徒,所以只能参加“慕道班”。这个班上大部分人都是刚从国内来美国不久,对基督教和圣经了解很少。他们提的问题我觉得都很“初级”、肤浅,都是别人已经问过无数次、我也听基督徒回答过无数次的问题了。我就忍不住“帮助”主持的基督徒回答,搞得人家很奇怪我为什么还没有信主。聚会的最后一天,我们熟悉的一位牧师说要带领我祷告。我马上就很“警觉”,我可知道什么叫“决志”。我赶紧申明我不会决志,牧师笑说还是可以一起祷告么。于是我跟着牧师做了这样一个祷告∶“神啊,如果你真的存在,求你帮助我,打开我的心,好叫我认识你、接受你”。

从那个聚会回来,我又开始忙着准备GRE考试。没有特别的感动,也没有什么奇迹出现,我也忘记了跟牧师做的祷告,只是每天睡觉前听先生为我的考试祷告。我的英文功底不太好,要考GRE真的是非常愁苦,常常复习多时没有进步而烦恼,先生的祷告和鼓励倒是给我很多安慰。

直到有一天去主日崇拜,牧师讲完道后大家唱一首以前听过多次的歌∶(照我本像)(Just As I am)。那是一首词曲俱佳的歌,非常动人。那天我听着听着,眼泪就止不住地掉了下来。我知道我的时候到了。神对我一再宽容、忍耐,也因为我的硬心给我很多机会,现在我该回头、该归回了。我便说,神啊,求你赦免我的顽梗和骄傲吧,我愿意接受你做我的救主,我生命的主,我要把自己的一生都交给你,让你掌管┅┅这是我第一次要别人“掌管”我的生命,但是,我是俯伏在天地万物的创造者面前,又有什么可羞愧的呢?

二月份的GRE考试很快就到了,我跟以前每次面临重要考试一样,觉得自己还没有完全准备好,十分紧张,害怕上了考场就脑子里面一片空白。考完出了考场,等候在外面的先生过来问我感觉怎样。我说刚进考场时有点紧张,于是我开始祷告,后来便一点也不觉得紧张了,题也答得挺快,有好多题仿佛“似曾相识”,又想不起来在哪里看到过。先生没有多说什么。等成绩下来,分数远比我平时做模拟考的时候好,可以说是“超水平发挥”。我和先生心里知道这是神给的,他眷顾初信的我的微小软弱的信心。于是,刚信主不久而且最害怕在众人面前讲话的我,在教会团契中开口做了“初信之时,我蒙恩惠”的见证。

孤独的地球

回首自己这一生走过的路,可以说是非常顺利。我生长在一个和睦的家庭,父母疼爱我,兄弟姐妹之间亲密相处。我的学业一帆风顺,从小学到大学,一直是班上的好学生、班干部,毕业后分配在家乡一个专业绝对对口的研究单位工作,也很被领导重用,列为“重点培训对象”。到了婚嫁的年龄,又嫁了个爱我疼我,素质、人品都好的先生。在世人眼里,物质上、精神上该有的我都有了,我应该很满足了。可我为什么还是一直感到空虚、烦燥?我为什么仍然常常在热闹的街头、在短暂的快乐之后,感到一种挥之不去的忧愁?

以前我认为,这是因为地球在茫茫的宇宙当中是孤独的,所以地球上的人也就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孤独与绝望。现在我才明白,我有这种孤独和绝望的感觉,是因为我离开了上帝,所以心灵得不到安宁。正如哲学家所说∶在人心里有一个洞,这个洞用世上任何东西-金钱、名利、健康、友情、亲情、爱情┅┅都不能填满,只有上帝才能够填补。我想这是因为我们本是上帝所造,且是照着他自己的形象所造。他把“灵”放在我们心中,因此,只有当我们的灵与上帝接上、相通的时候,我们才会得到真正的满足和平安。

自从我认识了上帝,我终于找到了生命的归宿,从此我那漂泊不定的心灵得到了安宁。我知道了我从何处来,要往哪里去,我知道了生命真正的意义。我开始学会珍惜生命中的每一天,也更珍惜我的婚姻。当我结婚的时候,我根本没有奢望有幸福美满的婚姻,因为那时我根本就不相信世界上会有什么幸福美满的婚姻,我也不相信“终身相守”、“白头到老”的“童话故事结局”。

在我成为基督徒以后,我逐渐认识到自己的自私、任性、好强和缺乏爱心,更体会到先生处处都对我那么体贴和关怀。以前的我曾经期盼过一种“轰轰烈烈”的生活,而今的我在日复一日、看似平凡的生活中,体会到了上帝的看顾和生活的美好。三年前神赐给我们一个可爱的小宝宝,三年来我读书,先生工作,还要带孩子,我们在酸甜苦辣中经历了神的同在。我们不但一步步走了过来,而且我们的家庭恩爱有加。我要说,我一生中最大的福分是认识了耶稣基督。在今后的人生旅途上,或许我还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和考验,但是面对明天,我毫无惧怕,因为我深信“无论何环境,我已蒙主引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