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如云||重建我的家

  萍 OC橄榄社区
萍 口述/钱致渝执笔

1994年9月第五次签证,居然通过了!忍着离别的悲伤,告别了儿子、父母、姐妹,一个人从北京坐上飞往美国底特律的飞机。在飞机上静下来,望着窗外无际的云天,竟然感到茫然所失。我是去和丈夫相聚,怎么又觉得是离开了家,失去了家?

结婚六年,婚前两个人都爱玩。那时候我是年轻的大学讲师,高挑身材,浑身青春活力,能跑能跳能办活动。一伙年轻人跳舞、滑冰,日子过得轻松愉快。他是其中对我最殷勤体贴又锲而不舍的,更吸引我的是他父母家里的那份温暖。结婚以后生活趋于平淡,个性的不合,总引起大大小小的争吵。到了孩子出世,我就把全付精力、感情投注在孩子身上。孩子两岁时他出国。三年来,我历尽辛苦抚养孩子。虽有公婆的协助,却仍在教学和孩子身上忙累到精疲力竭。带孩子虽然艰苦,却第一次尝到付出爱的幸福。回想自己从小习惯于得荣誉受表扬,享受老师、教练的宠爱,以致于在丈夫面前也总是趾高气扬,唯我独尊。这一次相聚,希望能够开始关心照顾他,补偿以前的亏欠。也希望自己能读点书,并接儿子来团聚,就在美国重新建立一个家吧!

飞机到达底特律他来接。三年分离第一次见面,正想倾吐长时期来的辛劳委屈,没想到他的第一句话是∶“你怎么老成这个样子了?”我心里挺清楚自己有多憔悴,却没有料到得到的不是他的怜惜,一颗心顿时冷却下沉。往后的日子发现两人的距离竟然如此之大,他是博士生,我却什么也不是。他在家时两人不停地争吵,英语说不好,不会开车等都成了我的缺陷。我感觉自己在他面前变成一文不值,但又不肯低头,反唇相讥的结果是彼此严重的伤害。他不在家时我做饭做家务,以泪洗面。有时打开大门,似乎想逃离这一个黑压压的监狱。门开处冲面而来的却是两个巨大肮脏的垃圾桶,和几张吓人的黑人面孔,只好赶紧关门。就这样每天在恐惧、眼泪、自卑和愤怒之中度日,家变成监狱,我却无处可逃。八个月下来,精神濒临崩溃,冲突也更剧烈。后来在更特殊的情况下,我竟不得已离开了这个不敢离开又不像家的家。
一无所有地离开
没有了家,没有工作技能,没有钱,没有独立的身份,没有英语的能力,没有车,没有去处,完全不知道前面的道路。我的大学同学为我在外州找到一份餐馆的工作。临上灰狗巴士的前一天下午,一位基督徒打电话给我—-几个星期前,我在偶然的机会下认识了几位基督徒,他们对我十分的关心,问我要不要在电话里跟她祷告。这是我第一次听见耶稣基督的名字,也是第一次祷告。

打了两个月的餐馆,为了想读书,又回到底特律。家没了,那位打电话给我的基督徒姐妹就接我到她家住。她教我英文,每天早饭后带我读经,周末上教堂,出门找工作时带着我祷告。我对这一切一概不懂,所以没有兴趣,而且也觉得浪费时间。但是对于教会里的人我很感兴趣,我感觉他们有平安喜乐,教会像一个温暖的大家庭。

一个月后,那位姐妹帮我找到一份陪伴美国老太太的工作。但这份工作需要开车,于是她带我突击训练。她的先生也全力帮助。周三祷告会完回到家已是晚上十点,他把包一放就带我上高速公路,开到半夜十二点。第二天照例六点起床上班。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想∶“为什么这些基督徒要这样爱我?”朋友告诉我∶“他们吃饱了撑的!”可是我吃饱了也不会把陌生人当家人一样对待啊!

这以后我数度换live-in(陪住照顾)的工作,自己没有家,到处努力适应在别人家中的生活和工作。每次离开一个家,孑然一身,一个箱子放进破车的车厢,就要面对另一个不属于自己的陌生人的家,心里总默默地流泪。

1995年底,公婆带儿子来美一年。孩子来了,母子都渴望在一起。但在极大的经济与学业压力下,我却没有自己的家给他。公婆不乐意我们母子多亲近,让我活生生地与孩子分隔。我的内心伤痛,想念、委屈与愤恨交织,甚至气愤到心中作块,耳朵发疼。

一面打工,一面申请到学生身份,开始念书。刚放假一位弟兄教我读圣经,一天一章。我的好处是听话,于是白天打工,晚上读福音书,一个璁假下来果然读完。福音书里面谈到很多信而得救、得永生的事,我都不懂。但是因为我正在找家、找爱,我懂了里面说的“爱”,我懂了“神是爱”。我懂了基督徒能爱是因为他们有神的爱,不然他们自己是不可能那样爱的。从基督徒身上,我第一次经历无条件的爱。从福音书里我学习听神的话,开始去爱人,甚至爱仇敌。这以后怨恨渐渐减少,心里轻松了一些。当1996年底办离婚手续时,我心里平静到一点恨意也没有了。

你有没有爱过别人?
1997年5月16日,教会里有诗歌布道,主题是“真爱何处寻”。诗歌深深吸引我的心。唱到最后一首〈归家〉,幻灯打出一个图片,是耶稣用带钉痕的手抱着他历尽艰辛寻回的小羊。我看见自己就是那只小羊,不禁热泪盈眶。主耶稣用爱寻到了我,他为我预备了爱的家,我要回家!当谌牧师呼召的时候,我忍不住举手接受主。

当年6月底,唐崇荣牧师来底特律布道,题目是“心灵的重建”。他提到人的身体是泥土造的,化学成份与泥土无异,然而人的灵魂是出于神口中的生命之气。我们信主,灵魂复苏,就是得到了神永恒的生命,从此看世界、看自己都当用神的眼光,不再用世人的眼光。我心里突然明白过来。开始用另一个角度来看自己。坐在那里,我问自己∶“你有没有爱过别人?”以前我一直认为自己是被丈夫亏欠伤害了,因为我认定他应该爱我。这时候圣灵光照我,让我看见自己从来没有去爱,是自己亏欠伤害了别人。我又问自己∶“公婆为你带孩子这么多年,你说过声谢没有?”我第一次深切地看见了自己的罪,因此不断地流泪,心中痛悔。这时坐在我后面的一位姐妹看见我流泪就带我出去向神祷告认罪。奇妙的事发生了,当我认罪的同时,对人的恨离我而去,神的爱充满了我的心。

回家以后给公婆写第一封信,向他们道歉感谢。以后我每月给他们写信,虽然从来没有接到他们的回信。我也给他们打电话,谈谈孩子的近况。不久前也给前夫打电话,祝贺他和他的新夫人。做这些事完全是出于神的爱,不是出于勉强,心中充满了平安喜乐。

1997年11月1日我受洗了。在水里被埋葬,向过去那个自私而骄傲的我告别,又从水中被举起,从此靠着耶稣复活的生命而活。我欣喜莫名,真像脱掉了原来肮脏的旧衣,穿上了主耶稣所赐洁白的新衣。

受洗后的几个月,我经历了生命上极大的改变。第一,我内心的伤口被彻底洗净,完全愈合,不再疼痛了。过去的伤害是那样的椎心刺骨,好像化着脓发着炎的伤口,一碰就疼痛难当,使我不敢面对,也不让人提及。从人来的爱虽然会令我感到温暖,却不能真正医治我。但当我向神认罪时,主的爱就把我内心的脓污清洗净,使我得到完全的医治。现在我不再疼痛,重得心灵的健康和自由。

第二,我享受了主耶稣的平安、喜乐和爱。信靠主耶稣使我内心踏实,能够集中精神念书做工,得到好的成绩。在主的爱里自卑逐渐退去,不但能坦然接受自己,进一步觉得别人可亲可爱。不但不自觉委屈,反而更愿意关心别人。在不专注自己的同时,也体会到生命的丰盛可喜。

第三,我的价值观改变了。以前着眼于能力和成就,常常与人相比,不如人就感到自卑,连祷告都只限于工作、学费、车子等的要求,可是现在我更享受与神的关系。

以前我在自私骄傲中无法享受真正家的爱和温暖,如今重塑我的生命,我学习合适的待己待人。不论前面道路如何,只要在神的怀里,我就有了家,就有了爱。
注:  作者来自北京,现在美国密执安州念电脑专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