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如云||另一扇门

程辉 OC橄榄社区

误入歧途

我从小就接受无神论的教育。约十年前,我父母不知从哪里买来一尊瓷观音,学着别人成天香火不断地供在家里,以为这样做就能给一家人带来平安和福气。我也常常抱着好奇心学着烧起香拜起偶像来。后来,我随着一股气功热参加了气功辅导与培训班的学习,并在一次很特别的机会里我亲眼目睹一位师傅给人发功治病、赶鬼的场面。于是,我就结识了这位师傅。他告诉我,在他见到我以前,住在他里面的“灵”就已经向他显现我的模样,要收我为徒,这就是所谓的“缘份”。从此,我就常在他家里向他讨教气功与“灵界”的奥秘。那时,我成天迷恋着练气功,玩着体内那股可随意转动的真气,并追求更高的境界。

在一次练功中,我的额中央忽然非常地光亮起来,接着便清晰地现出一幕幕奇山异景,最后停留在一处境地很美的地方,我彷佛是从空中看下去似的。就这样在我往后的练功中不断出现一些超然现象∶双手被气场托起、打起手式等等,最令人吃惊的是一次“我”飞出体外并在山洞的岩石上坐着打着手式,飞快地旋转着,在旋转一阵后停下来时,我忽然发现有一人影站在我右边,不容我看清,“我”便又一阵风似地进入自己的身体。后来我才知道这些现象是练功中所谓的“顿悟”。尔后又发生身体被黑影压得喘不过气来,并目睹一团黑影滚滚而去的情景。

就在我追求自己所能达到的某种境界时,我出国了,在国外我接触到了更多的宗教学说,特别是台湾一位大师所传的宗教。在德国我常与这位大师通信,她要求我每日练功两小时以上,还必须吃全素。在她的《即刻开悟之钥》一书中,教导世人通过修炼去其原罪,逃避天道轮回之苦以达菩提境界等等,还有关于“灵界”的一些解说,也谈及圣经,但在她的“经典”中,耶稣仅是一位已故的明师,而自己是在世明师。末了,要人们接受她的“印心”和教理。

在德国南部的一座城市,我和几位同龄华人在一家酒楼里打工。他们都比我早到德国,都是基督徒弟兄,在我初到这家酒楼时,他们就主动帮助我解决一些生活上的困难,并送圣经给我。特别是一位与我同宿舍的弟兄还常常不厌其烦地从夜间12点至凌晨4点将福音传给我,讲述圣经四福音里耶稣基督的故事。开始我还耐着性子听,因为我认为耶稣是一位明师。只是仍坚持我的信仰,我很少言语,我总认为我比他懂得多,有道是“知者不言,言者无知”。这位弟兄不管我爱听不爱听,总是在我面前不是唱就是讲,或是祷告,甚至好几次为我整天禁食祷告。我起初还不知道,还说他“不正常”,今天想来好惭愧。

迷途知返

就在我顽固地坚持以自我为中心,刻苦“修炼”并拒福音于门外的时候,那位大师来信(在此期间她常给我来信。我也拜读过她的“经典”,那时我感到自己又进入更高一层的“境界”,还将她作为我心中的偶像),信中说她将于X月X日来德国布道,希望我能与她见面,那时我十分高兴。

于是,我更加抓紧时间打坐练功,心里默想着这位大师。那些日子突然有一种要跟着这位大师出家修行的想法,而且这种想法非常强烈,令我有一种迫不及待的感觉。

后来那位传福音给我的弟兄告诉我说,他当时知道这种情况后,开始对我失去了信心,以为我完了。

我的父母就我这么一个男孩子,而我已成家,我的女儿在我出国时才三周岁,在电话里稚声稚气地问“爸爸你几点回来”,常哭喊着“要爸爸”。正当我站在人生十字路口要做出人生方向的一次重大抉择时,我感到痛苦和茫然。记得那天我休息,我跪在床上默求师傅帮助我,包括在家里的那位师傅,也向着“灵界”呼求帮助,但仍感茫然。我绝望了。忽然我想到了耶稣,我便喊到:“主耶稣啊,帮助我……”。顿时,我的眼泪夺眶而出,一种感动夹着一股强大的暖流,势不可挡地迎面扑来,脸部所有能表达感情的肌肉一下子不由自主地绷得很紧,双目也难以睁开,同时从内心深处涌出的泪水如烧开的水涌上来,口张的很大。自从跪在床上轻声呼求∶“主耶稣啊帮助我……”起,便很久不能说出话来,只是无声地哭着……

哭后,心里豁然舒畅起来,这时我开始注意起压在枕边的一大堆“经典”下面的圣经来,这是那位基督徒弟兄几个月前送给我的。

于是那几天我一有空便拿起圣经到室外草地上迫切地翻阅,想从中寻找到能解决我困惑的方法。从以下经文中我找到了∶“人子来,为要拯救失丧的人”(太18∶11)“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必给你们开门。”(太7∶7)

我仰望天空,又有好几次感动临到我,我流着泪想:“啊!我不就是这一只迷了路的羔羊吗?

在我决心信主耶稣的那天晚上,同在酒楼里打工的几位弟兄都高兴地举杯庆贺我蒙主救恩,特别是那位传给我福音的弟兄,禁不住流下泪,口里不住地说∶“感谢主。”那一晚很难忘,大家都将荣耀归给主。老板还以为他们在庆贺我的生日呢,也凑过来说∶“祝你生日快乐!”——这是我重生的日子(1993年5月1 日)。

在弟兄们的帮助下,我很快就与他们一起参加每周六中午的查经班。这期间,我如饥似渴地吸吮着灵奶。那不大的宿舍因又多了我这个基督徒,更生机蓬勃起 来。我们常常在一起交流,在探讨人生中有时因不同的见解而争得面红耳赤,但在最后总是一起跪下祷告,求主赐智慧给我们,引导我们奔向光明的人生路。

祷告时,似乎主就站在我的面前,我可以自由地跟主说话,有时哭、有时笑、有时还不由自主地唱起“哈利路亚赞美主”来,就像孩提时在爸爸妈妈怀里撒娇那样,那喜乐、温馨、甜美的感觉是笔墨难以完全表达的。

除了为家人祷告外,我也给家里写信,打电话,将“福音”尽快传给家里的亲友们,盼望家人早日蒙主救赎。但是,当我收到家人寄给我的回信时,我的心沉重起来。他们在信中劝我说∶“要现实一点,不要成天迷进去……”等等,末了,还告诉我∶“如今大家都在‘下海’从商,赚钱很不容易,出国更难。”希望我能为今后的生计打算。

永恒的问答

有一天,收到一份全德华人基督徒“造就营”的报名单。我的心灵非常干渴,切慕神的真理,因此,我想不惜放弃这份工作参加“造就营”,然后再回国劝家人信主。于是我将自己的打算告知家人,不料家人不断寄来信件要我三思而后行。妻子几次在电话里对我说∶“你回来后的生计怎么解决?房子问题怎么办?你空手回来是很丢面子的……”我呆在电话机旁,不知怎么回答她。就在我拿不定主意的时候,我的心里跳出一句话来说∶“你若为主丢脸,主就为你露脸。”我将这事告诉弟兄姐妹们,于是他们就在一起为我祷告,我便将自己摆上,求主自己带领我。

德国中文图书馆寄给我那位弟兄的许多属灵书籍,有《暗室之后》、《作主精兵》、《这世界不配有的人》等等。我便抱着书在公园里读了起来。边读边不住地赞美主,《暗室之后》里那位蔡苏娟女士在双目患病不能见光的痛苦中,在暗室里仍能对来探望她的人说∶“我是暗室之后,主是光明之主”,体现出她坚定爱主的信心。从这些书籍中让我看到那些奔在主道上的属灵前辈,在诸多的苦楚中仍能笃信主的应许,“得胜的,我要赐他在我宝座上与我同坐,就如我得了胜,在我父的宝座上与他同坐一般”(《启示录》3∶21),我感谢主赐给我这样奇妙的机会,安排我有这样充足的时间让我阅读了这些属灵书籍。从这些书里,我得到了信心的鼓励,得到了圣灵赐给我的力量,是我灵里一次大的复兴。于是我不再感觉前路茫然,毅然先订好了回国的机票,再打算去参加基督徒“造就营”学习,这期间我不住地祷告主。

经过数小时的旅途巅跛,我终于到达了“造就营”地。在一间宽敞明亮的大厅里,一幅刚劲有力的“向下扎根,往上结果”八个大字,醒目地印在我眼里。原来,这次基督徒“造就营”的目的就是希望信徒们能“扎根、结果”,荣耀主名。“造就营”的生活十分丰富,有来自全德各地的华人留学生,以及特别从瑞士赶来的华人学者,还有十几位牧师、师母、传道。整个营地显得生机勃勃。每天的生活时间都安排得满满的,有晨更、培灵、专题讲道、座谈会。当营地生活将近尾声时,各团契、小组上台献歌。我和弟兄姐妹们唱着,禁不住热泪盈眶。那首《永恒的答问》将永远地飘荡在我的心里。

“在世上有多少欢笑能使你快乐永久?

试问谁能支配将来永远不必担忧?

名和利哪天才足够,能使你满足永久?

试问就算拥有一切,谁能守住眼前的所有?

人世间变幻,无穷变幻,今朝多少光彩,

在明日转眼消逝离开,不朽的生命永存在,

在耶稣基督里面,在跟随他的人心间。”

“造就营”结束的那晚上,我怀着无比感恩的心情,上台见证了我蒙恩得救的过程。当我将自己要回国传福音的心志告诉弟兄姐妹时,那位主持这次“造就营”的牧师感动得站起来建议∶“凡在座受到感动的请上台为这位决志回国传福音的弟兄祷告。”顿时,许许多多的弟兄姐妹们并牧师、师母们纷纷上台来将我围住,将手一层层地搭在我的身上,久久地为我祷告。刹那间,我感到有强烈感动的热流在我全身滚动。弟兄姐妹们祷告的声音和受圣灵感动的哭声混杂一片。我禁不住这强大的感动,早已成了泪人儿更说不出话来。

在我的心里油然生出一种强烈的使命感,主耶稣的话语进入我的心灵,“你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要传福音的对象已超过我亲友的范围了。于是我从心灵的深处唱出了∶

“我将你的话语深藏在我心,

免得我得罪你,免得我远离。

哦主啊!与我亲近,

我爱你声音,

做我脚前的灯,

做我路上的光。

……”

本文选自OC见证集《另一扇门》。作者来自福建省,1993年圣诞节受洗归主,在德国时于餐馆中打工,现已回国,且已带领多人信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