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重生編譯 2013.12.03

美國的靈命復興—-塑造了美國的歴史

4491284172_edd67ace95 美國開國元勳是否想把美國建立為基督教國家,一直以來成為爭論的話題。 我們是否脫離了基督教的基礎,或為了迎合世俗而重新銓釋開國元勳定下的法律?有人甚至說美國並不是以基督信仰立國,開國元勳的信仰軟弱。   許多人不明白在1700年代的大規模靈命復興,幾乎使所有的開國元勳被貼上激進的標誌。

  艾迪•海耶特(Rev. Eddie Hyatt)在他的書《美國靈命復興的傳承》(America’s Revival Heritage)中提到,當初為逃離舊世界逼迫的清教徒,是帶著一個新的異象,盼望在新世界中,看到一個更新和改造過的基督教。

  他們選擇以神的盟約來過生活而不受制於國王和國家定規的信仰。他們不受專制者的管轄而受制於所有人都同意的法律。

  後來威亷•潘( William Penn)和貴格會(Quaker)的信徒來到賓州,他們主張人應受內心上帝的管理而不是外在政府的

  管理。當時從英國來到費城尋找政府的官員,只找到一間空室。人們都是自理,政府只需一年開會二、三次而已。

  然而到了1700年代屬靈熱度迅速減退。信徒迫切的為靈命復興禁食禱告。上帝垂聽了禱告才有1720到1760的第一次大復興。以熾熱講道聞名的約拿單•愛德華茲(Jonathan Edwards)即生於此年代。他自小是一個天才,13歳進入耶魯大學,17歳畢業,他以每天讀13小時聖經而聞名。他見證在麻州西部北漢普敦(Northampton)的復興;聖靈進入整個城市,酒吧空空如也,基督徒家中擠满了渴望得救的人們。在其它的城市也有同樣的情形。

  從英國來的喬治•懷特腓德(George Whitefield)的室外佈道,有一萬到三萬人參加。許多城鎮似乎所有人都悔改歸向上帝。

  富蘭克林 (Benjamin Franklin) 寫到喬治•懷特腓德在費城的佈道;從原是對信仰毫無概念,到走過街道耳邊所聽聞的都是每一家傳出的詩歌之聲。懷特腓德當時的禱告是,所有的殖名地都能成為一個有神的國家(one nation under God)。

  這次的屬靈大復興讓13個殖名地都有共同的經歴,也影響到以後的獨立宣言和權利法案。海耶特在他的研究中一次又一次地發現,這次的大復興對美國開國元勳基督信仰的影響。

  以傑弗遜(Thomas Jefferson)為例,他以"基督為主之年",結束他每一個文件的簽名。

  今天有人懐疑喬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的信仰,但住在Valley Forge貴格會的艾沙克•派斯(Isaac Potts)親眼目睹他在天寒地凍的森林中跪下,乞求上帝給予幫助。

  1800年間屬靈熱再度減退,憂心人士開始禱告。第二次屬靈大復興從耶魯大學開始蔓延到其它校園,造成全國歸向上帝。海耶特認為第二次的屬靈大復興,使美國免於法國血腥式革命的影響。

  1850的另一次復興及時成為南北戰爭的緩衝,沒有導致國家的分裂。

  海耶特說:我們有多次的屬靈大復興,上帝總是在關建的時刻來到。他禱告上帝能使用這本書,點燃基督徒新的渴望,熱情和異象,讓美國有另一次的屬靈覺醒。

 

Post navigatio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