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瓜,和我的終身大事

本文原刊於《舉目》58期
郝大衛

01300000093834121022208286448_s       復活節的早上,在一首詩歌中醒來,卻只記得夢中詩歌的3個字“主的愛,主的愛”。5日由京返滬,一路蒙主奇妙引導,本來沒有臥鋪,卻很好地休息了一晚。

       早上在火車上醒來時,正值朝陽東升,讀到《哥林多後書》1﹕12“……見證我們憑著上帝的聖潔和誠實,在世為人,不靠人的聰明,乃靠上帝的恩惠……”

       是的,主啊,過去的路,我雖然一次次依靠自己的聰明,而每一次的結局,你總讓我看到,所能依靠的,唯有你的恩惠、你的應許。我們若尋求你,你必使我們尋見;等候你的,必不至羞愧。

小小的卡片

       我出生在山東,家中幾代都是基督徒。很小的時候,我便能讀經、禱告。然而,我內心對上帝並沒有認識,只是有一些懼怕,卻又因自己擁有聖經知識與口才,極其驕傲。

       2002 年2月,我16歲,高中二年級,參加了山東某地的中學生冬令營。營會的內容已經記不清了,只記得2月18號的晚上,小組的虞老師帶我們,學習青少年如何為 自己的婚姻做準備。在一張小小的卡片上,老師讓我們這群男孩子寫下:“我在上帝面前禱告,求上帝預備我的‘她’是……”

       當時我很不以為然,覺得:“一群孩子(小組裡很多初中生,甚至小學生)如何知道這些事情?”但我還是順服、按老師的要求寫下了(沒想到後來成為極大的祝福):

       1. 真敬畏耶和華(我看到很多家庭,雖然信主,但因為夫妻對上帝的認識、追求有差異,影響了家庭的和睦)。

       2. 孝敬父母。

       3. 漂亮,賢惠,不婆婆媽媽。

       4. 要麼比我強很多,要麼不如我(總之,兩個人之間不要競爭。那個時候並不知道愛裡面沒有爭競,而且上帝對婚姻的要求,乃是愛與順服)。

       5. ……(省略號的意思是,其他的多多益善了)

       卡片的反面,是我們在上帝面前的誓約,“我願意為‘她’,用聖潔、尊貴守著自己的身體”,及落款。

       特別值得感恩的是,從那次營會以後,我開始認真讀經,讀屬靈著作。上帝也慢慢讓我嘗到祂的甘甜。

大學不戀愛

       大學期間,我雖也被一些女孩子吸引,但總是被當年的誓約所提醒:我要找一個真正認識上帝、能委身的基督徒為伴侶。她必須從小信主(因為我不懂得流行歌曲、不懂得打扮、不懂得車子、不看電視、不看電影……若非從小信主的姊妹,肯定會覺得我像木頭)……
        而且,我決定畢業後回山東老家服事,所以我求上帝,為我預備的“她”,最好是山東人(文化、語言、飲食等相同),必須對上帝的家有負擔,且不會由於虛榮,好在教會出頭露面。

       大學4年裡,上帝並沒有讓我談戀愛。我也覺得自己不夠成熟。如果交往一個女友,最後卻發現並不是“她”,那就沒有用“聖潔、尊貴守著自己身體”了(上帝不斷地提醒我,我的雙手、雙眼,也需要用聖潔、尊貴守著)。

       見到別人出雙入對,有時我也很羡慕,但我總是回到上帝面前禱告:主啊,等候你的必不至羞愧。我的心,還是定意尋求你!

       記不清什麼時候,上帝提醒我,自己要先成長,成為配得上“她”的人,要竭力追求、認識主。於是,“等候”不只是像等公交車一樣被動的等了,我開始學習靠著主認識自己,不斷更新、長大。

我終身的事

       2007年大學畢業後,不斷有人給我介紹對象,但我都覺得不合適,因為對方都不是十架路上的同心人。

       2008 年春節回家,發現父母的白髮多了(為了供我讀書,父母一直在外面打工)。初五早上醒來,我覺得異常軟弱。恰父親在我身邊讀經,見我醒來,很喜樂地讀《以賽 亞書》58﹕11給我聽:“耶和華也必時常引導你,在乾旱之地,使你心滿意足,骨頭強壯。你必像澆灌的園子,又像水流不絕的泉源。”父親用一種很古老、輕 快的調子,教我唱這段經文。母親在廚房邊準備早餐,邊聽收音機裡的講道,題目居然也是此經文,“耶和華也必時常引導你……”

        我的心一下子被上帝的愛澆灌!

        同一天,我又讀到《詩篇》31﹕15:“我終身的事在你手中……”
       是的,主啊!我終身的事在你手中!

暗戀破滅了

       2007年,我到上海工作。在教會裡,遇到一位姊妹。她從小信主。每次來聚會,她都是從上海的最西邊跑到最東邊,花費近3個小時。我覺得她真的很火熱,教會裡很少見。

        到2008年,我已經“觀察”了她一年,卻發現她已經有男朋友了,還是不信主的……

        那幾天我過得非常辛苦,心裡很亂。談不上非常傷心,因為還只是“暗戀”。然而,心靈深處有一絲真誠的感恩,感謝主的攔阻,因為:

       (一)在與那位姊妹的來往中,發現她內在生命沒有那麼豐盛,與外面的火熱並不一致。她對十字架的認識與經歷,似乎也有問題。對此,我原本選擇了妥協,覺得她能這麼火熱地聚會、帶主日學等,已經很難得。

       (二)對方的相貌、工作很優越(一下子顯出我的不成熟,在乎這些外在的東西)

      (三)上帝讓我知道,在很多地方,我開始越過祂了。但我仍硬著頸項,不順服。

       上帝用聖潔和尊貴,保守了我的身體。雖然我的心跑出來了,祂卻保守我的腳,因為祂對我的愛,比我知道的更加長闊高深!

姐姐的《收穫》

        我還是有一些迷茫,內心亂糟糟的。後來,收到姐姐的一篇名為《收穫》的日記:

       今年絲瓜大收穫。不知誰家不要的絲瓜扔在了路邊。炒菜吃太老,留種子嫌嫩,怪可惜的!又大又粗的2條,曬乾了剝出瓜絡來刷碗,肯定行。我揀了回來。

       比想像的要重,裡面水分還很多。瓜皮雖然蔫了,卻很結實,怕是不等曬乾,裡面就會霉了。

        把頭和蒂都切了,讓它兩頭通風,肯定乾得快。我為這個聰明的想法暗自得意。切完後曬在窗台上,才發現窗台上面已經有3個曬乾的絲瓜了。我拿起來看,呀!也都切了頭!是母親切的?原來母親也如我一般聰明!

        我又仔細看了看這3個乾絲瓜:不像是用一般的菜刀切的,也不像用手掰的,很像用一隻薄刃的圓筒向裡插進去,又掏出來。周圍留下的茬子很薄,稍微向外翹著……恍悟:並非人為,是自然脫落。

        為驗證這個想法,我從瓜蔓上摘來好幾個半乾不濕的老絲瓜,才發現每個絲瓜頭上都有一圈橫的瓜紋,像是要裂開似的。瓜頭橫紋與瓜體表面的豎紋垂直,用手往裡一摁,這一圈瓜紋很容易就裂開了。瓜頭先是向裡去,然後就掉出來了。

       掉下的瓜頭像個壺蓋兒,很濕,很重,水分像鮮的西瓜皮那麼多。比起瓜體,瓜頭的水分要多很多倍。如果曬乾,這個壺蓋的收縮率,肯定比瓜體的收縮率大很多。不用其它外力,就會從橫紋處裂開。裂開後,瓜體的瓜皮沿裂縫外翹(像那3個乾絲瓜一樣),壺蓋便掉了出來……

       我被這個發現震撼了。

       原來上帝早就知道秋天的老絲瓜不容易曬乾,所以給它造了個能掉下來的壺蓋,順便讓種子掉出來,形成自然傳播!

        我們人類總是先“發現”一個需要,而後再想辦法搞出一個解決方案,來滿足這個需要。

       造物主不是這樣。在N久以前,祂已將“滿足”和“需要”一併設計了出來。
       這一切在祂造物之時,並不分先後。有真正需要的時候,同時已經有了真正的滿足。

絲瓜的安慰

        從姐姐的日記裡,我得到了安慰。先看到、後想到,這是我們的局限,我們絕對無法同時想到,絲瓜難乾和切下瓜頭來,必須有先有後。但是,造它的主卻做到了——祂知道,因為祂造了它,就連這個需要,也是祂賦予的。

       人看得到並解決得了的需要:有;看得到但解決不了的需要:更有;連看都看不到,更談不上解決的需要:數不勝數!然而造萬物的上帝,在造需要的同時,造了滿足!

       哦,那厚賜各樣安慰的主啊,在我最需要鼓勵、最需要安慰的時候,你通過小小的絲瓜,安慰了我!我知道我的需要是真實的,你卻告訴我,這個需要,你早就知道,只等我的需要成熟!

我不追究了

        我把《收穫》一文,貼到了“活水生活聯盟”論壇上——我常常在這個論壇上,讀弟兄姊妹的靈修分享,也把自己的讀經筆記貼上去。

        我貼了《收穫》一文後,有一位姊妹在回覆中,談到了她對上帝的認識和經歷。我覺得與我頗為相似,便順藤摸瓜,找到了這位姊妹的空間,從此有了一些交流。

        這位姊妹是山東老鄉,比我大一點。我驚奇地發現,我們有極多共同的經歷:我們都讀過慕安德烈、史百克等屬靈前輩的著作,聽過江守道、于宏潔等的講道。這為我們提供了很多話題,讓我們交流、互勉。我們有非常相似的靈修習慣,有非常相近的生活環境……

       我開始問主,難道就是這一位嗎?可是,她在北京,我在上海呀!

        到了2009年2月份,我們已經產生相互的依賴。雖然話題僅僅局限於代禱、交通,但有“網戀”的趨向。我常常有些不平安,覺得自己有一些情況,姊妹並不瞭 解,比如家境非常一般,以及我雖然希望回山東,但對目前的工作尚有一些不捨。而且,我知道姊妹家也給了她一些壓力,畢竟她比我大一些……

       於是,我不再主動跟姊妹聯繫。

       恰巧那段時間,在教會的事奉上,我與其他同工很多地方看法相異,心情更沉重。有一天夜裡忽然醒來,輾轉難眠之際,感覺很壓抑。禱告良久,忽然想到掛在床頭的 文章(大學時摘抄的),打開翻了一下,盼望從中找到安慰。結果,讀到一首詩《你的道路高過我的道路》(You Know Better Than I)。

        歌詞的大意是,上帝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上帝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就讓我們信靠祂,甘願放手……

       那天,這首詩歌成了我的禱告。主啊,你的道路高過我的道路,我不再追究我該如何了,我把一切交給你!

       我把這一切都告訴了姊妹,然後專心等候耶和華。

       於是不再聯繫,但心裡面常默默地禱告。

考察和結婚

        後來發生了幾件事:

        姊妹的朋友, 5月份到上海陪讀。為了找教會,她跟我有一些聯繫。其實我知道,她是來“考察”我的。

        我的朋友,到北京出差幾個月。為了找聚會的地方,也去找了我那位姊妹。這也算“考察”吧。

       “考察”後,我的朋友勵我與姊妹交往。我很掙扎,工作很忙,自己很要面子,也不太可能莫名其妙地跑到北京去見面……

       4、5月份我一直鬧肚子,整個人瘦得厲害。我在博客裡寫了一些筆記,姊妹看到了,一直鼓勵我。我很感動。

       8月份,我們公司全體員工,意外地休高溫假一週。我接到內蒙一弟兄電話(我們已經有3年沒有聯繫),他盛情邀請我去呼和浩特休息一下。他懂一些中醫,可以順便調理一下我的身體。

       於是,我先去了北京,與姊妹見了面,再由北京轉車往呼市。

       見過面後,我和姊妹開始了進一步的彼此瞭解,但還是很小心。至十一假期,我邀請姊妹來滬。

       2009年中秋節,我們確定戀愛關係。

       2010年4月2號,我們在北京辦理了結婚登記手續。

       主啊! 你的道路高過我的道路。到如今,你完全負了我的責任,體恤了我一切的軟弱。

後記:非巧合

        回想起來,在呼市,與弟兄交通時,忽然想到,我和姊妹們見面的日子是8月9號,正好我工作滿2年!

        後來亦知道,2008年10月25日,姊妹忽然得到上帝的安慰:“那有權能者,為我成就了大事”,那恰恰是我結束錯誤好感的時候。

       交往的過程中,我們被對方照出自己愛主不夠,虔敬不夠,這越發加深我們對主、對彼此的認識。

      當我猶疑、小信的時候,我讀到《耶利米書》32﹕39-41,得到堅固:

       “我要使他們彼此同心同道,好叫他們永遠敬畏我,使他們和他們後世的子孫得福樂。又要與他們立永遠的約,必隨著他們施恩,並不離開他們,且使他們有敬畏我的心不離開我。我必歡喜施恩與他們,要盡心盡意,誠誠實實,將他們栽於此地。”

       春節,我們見了父母。一路蒙主奇妙的帶領,又一次顯出我們的籌算與上帝的計劃相比,是何等的無用。

        還有很多事,讓我懂得了什麼是“……你當認識耶和華你父的上帝,誠心樂意的事奉祂,因為祂鑒察眾人的心,知道一切心思意念。你若尋求祂,祂必使你尋見……”(《代上》28﹕9)

       我軟弱過,妥協過,希望憑自己解決自己的需要。然而,就如我們看到一棵絲瓜的需要,若我們憑自己剝一粒種子出來,這也是一種方法,但總不如祂所選擇的飽滿、完全。

作者來自中國大陸,船舶工程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