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已经证明了上帝不存在吗?

OC橄榄社区

很多拒绝接受基督信仰的人相信,科学已经证明了基督徒所信的上帝不可能存在,因为进化论所宣扬的“科学”与基于圣经的创造论的信仰之间,存在着根本的、不可调和的冲突。一些无神论者坚称,一个智性成熟,并内心诚实的人,不可能既有科学的思维又同时信仰宗教。

科学真的已经证明了上帝不存在吗?基督信仰真的与科学彼此冲突吗?很多具有思想深度和严谨治学态度的学者,包括哲学家、神学家和科学家,有基督徒,也有无神论者,都认为基督信仰与科学并不彼此排斥。他们对于“尊重科学与信仰上帝彼此互不兼容”的论调,提出了理性而深刻的质疑。(注1)

进化与创造
“进化论”与“创造论”之间的冲突常常被夸大和政治化,然而基督徒对两者关系的看法其实是多元的。虽然基督徒都相信上帝创造宇宙万物和人类,但有的基督徒相信,上帝亲自(用超自然的方法)从无到有创造了天地和各样生命;也有基督徒相信,上帝使用自然进化的手段来完成他创造的全过程。前者称为“特殊创造论”,是相对传统的观点;后者称为“神导进化论”,是被一些现代基督徒科学工作者所接受的观点。“神导进化论”的代表人物之一是著名生物学家柯林斯(Francis Collins)。这位骑摩托、弹吉他的“福音派”基督徒科学家,经常公开谈论自己的信仰,他用“生命逻格斯”(BioLogos)来称呼人们通常说的“神导进化论”。2006年,他还出版了《上帝的语言》(Language of God)一书,为基督信仰辩护。(注2)像柯林斯这样的科学家还有很多。

相信“特殊创造论”的基督徒可能仍占多数。他们常常被问一个问题:进化论与圣经《创世记》第1、2章的记载是否矛盾?对这个问题的回答不但取决于我们对科学记录的解读,也取决于我们对某些圣经经文(比如《创世记》第1章)的解释。圣经包括许多文体,如历史记叙、诗歌、寓言等等。正统的基督教释经学主张:正确的解经必须按照不同文体来解释圣经。但有时一些经文的文体无法完全确定,《创世记》第1章就属于这种情况。

即使同为“特殊创造论”者,基督徒对《创世记》 中关于上帝造物的叙述也有不同解释。再加上对宇宙年龄、地质年代与生物化石记录的不同理解,“特殊创造论”又有“年轻地球创造论”与“年老地球创造论”之分。

“年轻地球创造论”(或称“权威创造论”)主张上帝在不太久远(可能近至数千到数万年)之前,用短短6天(按照《创世记》字面理解)内完成创造。“年老地球创造论”(或称“渐进创造论”)则不按字面理解“6日”,同时接受现代科学的年老宇宙(约150亿年)和年老地球(约45亿年)的观念,主张上帝在漫长的年代里逐步实施了创造。(注3)

所以不是所有基督徒都认为上帝的创造,与进化论或者年老宇宙、年老地球的科学理论互不兼容。当然,一些科学工作者(其中包括基督徒)对作为科学理论的进化论本身的缺陷,也提出了质疑和批判。近几十年,生命科学(如分子生物学)新的发展带来了一些进化论难以解释的新问题,因此这方面的质疑和批判还在不断与时俱进。这是本着求实精神在科学领域内的正常质疑。

另外,也有一些学者提出“智能设计论”与进化论分庭抗礼。以另一种科学理论来挑战目前科学界,把进化论作为唯一解释生命起源理论的做法。尽管“智能设计论”因其“神学意味”,而被以自然主义哲学为先设的科学界拒绝甚至打压,但在基督教传统深厚和崇尚思想自由的美国,这方面的争论还在公共领域中继续。(注4)

对于一个寻求上帝的“慕道友”来说,若是在创造与进化的细节问题上太过纠结,而拒绝基督信仰是很可惜的。圣经首先是关于上帝对人类救赎的启示,其中关于上帝创造的启示,需要跟人类的堕落、罪、上帝的救赎计划(以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和复活为高峰)、人的“因信称义”等启示结合在一起,才构成完整的基督信仰。

《创世记》并非一本解释上帝创造细节的科学教材。慕道友首先应该考查的,是关于基督是谁、基督的替死和基督的复活,这些有关上帝的救赎的基督信仰的核心信息,然后再了解包括上帝创造在内的基督信仰的各个方面。

科学与信仰
在无神论教育下成长起来的人,很容易相信科学与信仰一定互不兼容。现今,在欧美国家的“文化战争”中,两者间的对立也被人刻意地夸大。实际上,科学与信仰的关系除了这种“彼此冲突、互不兼容”的模式以外,还有互补、对话和彼此互不干涉,等几种可能性。

真正跟基督信仰有冲突的,不是作为科学理论的进化论,而是进化论背后的自然主义哲学。这种唯物主义哲学被一些极端无神论者奉为无所不包的真理,用来解释人类相信、感知和了解的一切。但实际上,用这种“形而上自然主义”或者“还原主义”来解释爱、良知、道德、思维等非物理现象,存在着很多问题。

比如,用进化论来解释利他主义就遭到哲学家普兰丁格(Alvin Platinga)的质疑和批判。(注5)如临风所说,“一种基因若是为了自私的快乐而去掠夺、强暴、偷窃,按照进化的原理,这并没有什么不对。我们又凭什么去批评他呢?我们凭什么能说利他、公正、仁慈的道德观是客观的呢?”(注6)

在科学方面有杰出成就的科学家,并不一定有正确的宗教观。尽管如此,一些无神论者还是喜欢引用诸如“在美国科学院院士中只有大约7%信上帝 ”这样的数据,来佐证科学与宗教信仰的冲突。事实上,不但历史中那些现代科学的奠基人、当时最优秀的科学家大部分都是笃信上帝的基督徒;近、现代杰出的科学家中信仰上帝的也绝非凤毛麟角。

关于科学家的宗教信仰的统计,和调查结果也证实了这一点。1901-2000年,获得诺贝尔奖的自然科学家中,大部分是信仰上帝的有神论者(包括基督徒和犹太教徒等)。(注7)1997年拉森(Edward Larson)等人重复了1916年柳巴(James Leuba)所做关于科学家的宗教信仰的调查,并在《自然》杂志上以《科学家如今仍然持守信仰》为题披露了调查结果:这80年间科学家中相信上帝的比例并无显着变化。(注8)

所谓“美国科学院院士中只有大约7%信上帝”的调查结果,是1998年拉森团队对“顶尖科学家”(其实仅限于美国科学院院士做)做的另一次调查的结果,其结果也是有争议的。2014年莱斯(Rice)大学和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做的一个最新调查的结果是美国的科学工作者(英文是“scientists”,跟“科学家”的英文是一个字)当中有60%的人是基督徒(广义,包括天主徒)。(注9)其实科学家不信上帝的原因可能有很多,比如:觉得基督徒虚伪;不喜欢教会的“清规戒律”;误解了基督教的教义;或曾经被基督徒前女友伤害……等等。科学家不信上帝,不一定表示他们认为信仰上帝与科学有什么不可调和的冲突。(注10)

神迹与自然
基督信仰相信神迹,圣经中也记载了很多超自然事件。基督徒每年庆祝圣诞(关系到“童女怀孕”)和基督的复活,新约圣经更记载了许多耶稣在世时所行的神迹。因此很多人认为基督信仰不科学。

但是相信神迹为什么就“不科学”呢?这个论点背后隐含的前提是“科学已经证明神迹是不可能发生的”。真的是这样吗?科学有其局限性,它只能观测、检验自然范畴内的事,而无法验证超自然范畴的事,但这并不等于科学已经证明超自然的事不可能发生。实际上科学无法解释的超自然事件,今天仍在发生,很多基督徒也曾亲身经历神迹。

科学方法预设世界上所发生的每一件事,都可以用自然定律来解释,但这并不适用于神迹。没有任何科学实验的方法能够验证,“任何现象的产生都不可能包含超自然因素”这一命题。所以“超自然的事情不可能发生”只是一个哲学预设,而不是科学发现。普兰丁格说,坚持神迹必须要通得过科学检验才值得相信,就像一个醉汉丢了车钥匙,固执地坚持只能在街灯下才找得到他的钥匙——因为在黑暗的地方肯定找不到钥匙,所以钥匙只可能存在于光线好的地方。(注11)

因为神迹而拒绝基督信仰的另一个隐含的前提是,“不可能有一位有能力施行神迹的上帝存在”。如果真有创造万有的上帝存在,神迹就不成问题。因为如果上帝能够从无到有创造一切,(无论其中是否包含进化的手段),那么他让童女怀孕、死人复活、残缺得医治、白水变美酒……又有何难?除非我们能百分之百地确定,不可能有一位超越自然的上帝存在。用否定神迹来否定基督信仰的合理性,只是一个循环论证。相当于说:“因为上帝不可能存在,所以不可能有神迹;因为不可能有神迹,所以上帝一定不存在。”其逻辑本身就不合理。

实际上,新约圣经在福音书中记载耶稣所行的神迹,目的并不是要挑战我们的理性。那些神迹见证耶稣的神性,作为神刻意留下记号,把我们引向救赎的恩典。耶稣也不是为了炫耀他的超自然能力,而表演神迹(他曾断然拒绝犹太人让他演示神迹给人观看的要求)。耶稣的神迹,大都是医病赶鬼的善行,让瞎眼的能看见、瘸腿的能行走、耳聋的能听见,让被捆绑的得释放,被压制的得自由。这些神迹成就了旧约中关于弥赛亚预言,向人们见证耶稣基督就是道成肉身的上帝。

神迹显示了上帝的能力与慈爱,更赐给我们盼望和确据——上帝的国已经藉着耶稣基督来临,这个充满苦难和罪恶的世界终将过去;在基督里新造的人有一天将不再有痛苦和眼泪,在新天新地里永远享受与上帝同在的至高福乐;而重生得救的基督徒在今天就能预尝上帝的医治和恩典,与上帝和好,得到生命的自由和平安。

结语
对从小接受无神论教育的人来说,“科学已经证明了上帝不存在”似乎是理所当然、毋庸置疑的。但事实上,这样的宣称可能只是一种未加证实的信念,甚至可能变成另一种迷信。如果我们能够突破固有的思维模式,摒弃偏见,以真实、开放的态度来面对科学与信仰,便会发现两者间所谓的矛盾,并不能构成我们认识上帝的障碍。

注:
[1]提姆-凯勒在他的《我为什么相信》(中译本译者吴岱璟,台湾大田出版社2010年出版)一书中对科学与宗教信仰的问题有很好的综述。本文参考该书英文原著(Tim Keller, The Reason for God, Riverhead Books, 2008)第六章。
[2]参见基甸《柯林斯和他的“生命逻格斯”》http://ocfuyin.org/collins
[3]参见新民《特殊创造论与神导进化论简介》http://ocfuyin.org/creationism
[4]参见智慧设计论相关文章: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1063100/answer/90298563;https://zhuanlan.zhihu.com/p/21586687;http://ocfuyin.org/idtheory
[5]参见普兰丁格《进化与设计》https://zhuanlan.zhihu.com/p/21599583
[6]参见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0964174/answer/109588904
[7]参见云儿《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宗教信仰》http://ocfuyin.org/nobel
[8]Edward Larson and Larry Witham, “Scientists Are Still Keeping the Faith”, Nature, April 3, 1997
[9]参 http://www.zhihu.com/question/33568190/answer/56869628
[10]参见《部分著名科学家论科学与信仰》(新民译)http://ocfuyin.org/scientistsquote
[11] Alvin Plantinga, Warranted Christian Belief,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p. 40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