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星然2013.12.09

Joyeux Noël – 戰爭 • 詩歌• 聖誕節

20131204-Christmas1      1914年的嚴冬,第一次世界大戰打得最熾熱的時候,在法國一處無名之地,交戰中的德軍、法軍和蘇格蘭軍背叛了他們的國家和人民。這是一個不可思議的聖誕夜,當皎潔的月光灑落在一望無垠的雪地上,士兵們爬出了作戰的壕溝,在詩歌的吟唱聲中,走向了彼此的敵人,一起慶祝聖誕。幾天前,這裡才有過一場激烈而血腥的槍戰,那時他們親眼見到自己的同袍手足,在這個不知名的雪地裡倒下。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也是2005年的法國電影"Joyeux N oël"(法文:聖誕快樂)的劇情,如果你厭倦了聖誕老人、小精靈和吸血鬼……這類俗氣的美國賀歲電影,今年的聖誕節不妨找這部片子來看看。

聖誕夜的背叛

      平安夜的傍晚,就在這個不可思議的“背叛”事件發生之前,德軍、法蘇聯軍各自在他們的壕溝裡慶祝聖誕,熱情的蘇格蘭士兵,吹著風笛,寒風中吐著熱氣,他們唱了幾首來自家鄉的聖誕歌謠,粗獷的歌聲在冷峻的月夜裡,格外地清晰;另一邊,對峙的壕溝裡,德國士兵靜靜地聽著敵人的詠唱…….忽然間,德軍裡一個士兵 Nikolaus Sprin 史柏(一位志願赴前線勞軍的男高音),用他訓練有素的古典美聲,唱出了平安夜,顯然他洪亮的聲音更具穿透力,在嚴寒的冬夜裡,平安夜的旋律震撼著每一個渴求和平的心靈。

      這時候,遠方敵軍處傳來蘇格蘭風笛的伴奏應和。就這樣,交戰的雙方竟然在同一個旋律上共鳴,若合符節,如膠似漆。音樂裡,和聲是那麼的理所當然,可是這一縷和聲卻是發自敵人,多麼詭異而不合情理?士兵們望著眼下這個用來作戰殺人的壕溝,耳中聽著平安夜的歌詞,他們不知道自己正在寫一段被後世傳頌的歷史。

“……平安夜,聖善夜,

神子愛,光皎潔,

救贖宏恩的黎明來到,

聖容發出來榮光普照,

耶穌我主降生,耶穌我主降生。”

齊來,宗主信徒

      帶隊的德國軍官,耐著性子聽完平安夜,心想一曲唱畢,就當一切都沒發生,在戰場上敵友不分是多危險的事!然而此時,敵營的風笛吹出了另一首家喻戶曉的聖誕詩歌“齊來,宗主信徒”的前奏,意猶未盡的史柏又跟著唱了起來,這一次,他舉起一棵點滿燈的小聖誕樹,大膽地走出了壕溝,跨入了交戰中線區,此時,所有人都屏息了,這個舉動太危險,一個法國士兵校正了他的槍枝,根據戰時的軍令,正準備射殺這個跨越中線的“敵人”,但很快的,他被一旁的軍官擋下。

      史柏的“齊來,宗主信徒”是用拉丁文(A deste Fideles)唱的,這一下,信天主教的法國士兵也跟著哼了起來:

“齊來,宗主信徒,快樂又歡欣,

齊來,一齊來,大家上伯利恆,

來朝見聖嬰,天使君王降生,

齊來虔誠同崇拜,齊來虔誠同崇拜,

齊來虔誠同崇拜主耶穌基督。”

      這首詩歌彷彿成了拋棄民族大義的催化劑,既然歌詞說“齊來,宗主信徒”,就不分德國、法國、和蘇格蘭(很有可能這些士兵的背景來自路德宗、天主教和長老會)大家都是信徒,敬拜同一位聖子耶穌基督。

和平的君

      眼看事情已經演變到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在悠揚的聖誕詩歌中,帶隊的法蘇德三方軍官,走進了中線,沒經過上級授權,他們自作主張地商議,聖誕夜休戰!

      其實,帶頭的軍官們都知道,這個決定愚蠢而危險,將來還要面對後果嚴重的軍法審判。但是,人心靈深處有一個飢渴,一份對普世和平的追尋,四海之內皆兄弟,是理性無法阻檔的,是民族大義無法泯滅的。如果在戰爭中,平安是一種奢侈,那麼,還有什麼時刻比平安夜更有權利支取這種奢侈?畢竟,平安夜是為了記念“和平的君”耶穌基督的降世。耶穌進入人類的歷史,為要“使我們和睦,將兩下合而為一,拆毀了中間隔斷的墻;以自己的身體,廢掉冤仇(《弗》2:14)”使神與人,人與人和好。

      在歡呼聲中,士兵們用德文(Frohe W eihnachten)、法文(Joyeux N oël)和英文(Merry Christm as)互道聖誕快樂,他們交換了巧克力和香檳酒,分享家人的照片,他們發現在戰場上彼此憎恨的敵人,原來有著和自己一樣的家庭背景和相似的故事,他們有論及婚嫁的女友、有朝夕盼望兒子能平安返家的父母、有深愛的妻子和兒女……那天晚上,蘇格蘭隨軍的神父Father Palm er,為他們舉行了聖誕彌撒。聖經說:“因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有一子賜給我們。政權必擔在他的肩頭上;他名稱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以賽亞書》9:6)

      夜深了,在白雪覆蓋的戰地裡,士兵們的心被深深地觸動,如果明天沒有戰爭,世界將是何等的美好?

為何而戰?

      第二天聖誕節的早晨,三方的軍官在一起喝咖啡,一起決定他們要用這個紀念耶穌誕生的日子,來埋葬幾天前戰亡的同袍。葬禮後,士兵們分隊踢足球,戰場上的敵人此時已經成為球場上的朋友,他們開始懷疑這場血腥戰爭的價值是什麼,究竟為何而戰,為誰而戰,生命的意義又是什麼。

      無可避免的,休戰事件過後,三方的軍官和士兵都受到了嚴厲的處分。隨軍的蘇格蘭神父被召回,主教訓斥他污辱了聖職。隨即,在對新進神職人員的精神訓話裡,主教重申德國人的邪惡,他呼籲,每一個蘇格蘭人都有從上帝來的託付,要消滅德國人。

      當德軍、法軍和蘇格蘭軍回到各自的戰壕,一位接管法蘇聯軍的長官,下令射殺跨越中線的德國士兵,蘇格蘭士兵拒絕聽令開槍,長官氣急敗壞地再三催促,最後他們故意射偏示警。眼看兄弟們已化敵為友,無法再戰,德國士兵被召回,送上了一列火車,轉調至東線德俄戰場,並且當途經德國時,不准返家休假,以為懲處。在火車上,弟兄們凝視著窗外那片熟悉的家鄉草原,口中哼著從蘇格蘭弟兄哪兒學到的歌謠 ”I'm dreaming of home”:

“我聽見山裡的鳥唱,

我聽見澎湃的河流,

曾經,這是多麼熟悉的聲音,

現在,我再度被這樣的感覺環繞,

如此清晰,如此嘹亮。

我站在這裡,

我的家嫏,我將永遠渴望妳,

我是如此的孤單,我渴望妳……”

平安之役

      將近一百年過去了,第一次世界大戰裡無數的大小戰役,隨著參戰親人的逝去,漸漸被人淡忘。但是這一場平安之役,將會永遠被世人記念。在那個戰火和硝煙漫天的平安夜裡,有一群勇敢的軍人,跨越了種族、國家、仇恨、和嚴肅的軍紀,他們放下了手中的槍砲,走出了沾滿血跡的壕溝。他們向歷史宣告,追尋和平其實比訴諸戰爭更需要勇氣。

      “在至高之處榮耀歸給神,在地上平安歸給祂所喜悅的人。”(《路加福音》2:14))二千年前,天使的宣告依然迴盪在我們耳邊。

Post navigatio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