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是我們呢?

本文原刊于《举目》62期

榮子

11221975500da4856el        不管是在舊約時代,還是新約時代,上帝都是為祂自己的名,引導祂的子民走義路(參《詩》23:2-3)。同樣,人對上帝的悖逆也是一樣的──自以為聰明,喜歡自己做主,甚至違背上帝的旨意。

我42歲來到巴黎時,才知道耶穌。信主後,我回國探親,發現我從前辦公室裡,每天抬頭就見的同事,有好幾位是基督徒。我問他們:“你們為什麼不向我傳福音呢?難道你們不愛我?”他們的回答是:“不敢愛!”因為我給他們的印象是:個性太強,太驕傲,太容易與人爭吵,不是省油的燈!

         上帝愛我,把我帶到法國,利用我與先生感情上的衝突,打碎我的驕傲,也開了我的眼,讓我看到了祂。祂用大愛降服了我,讓我願意俯伏在祂的腳前,稱祂為主。

吃不香,睡不寧

        信主之後,特別是在我先生也信主之後,上帝多次帶領我們參加在美國的“國際橋梁”組織的培訓會,讓我們開闊了眼界,看到上帝的國度之大,禾場的需要之多。

         耶穌對祂的門徒說:“要收的莊稼多,做工的人少;所以,你們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他的莊稼。”(參《太》9:37-38)這句話一直在我們心裡揮之不去。

         然而我們的私心太重,信心太小。即使多次聽到主說:“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我們也只能羞愧地低下頭,不敢像以賽亞那樣大膽地說:“我在這裡,請差遣我!”(參《賽》6:8)

        我們的理由是:信主時間太短,年齡太大,不合適也不夠格。最關鍵的,也不好意思說出口的是:兩個孩子還在讀書。如果我們辭掉工作,他們不能完成學業怎麼辦?“人那麼多,為什麼一定是我們呢?”我們常常用這句話,讓自己的心得到片刻的平靜。

        上帝耐心等待我們。那段時間,我們夫婦倆吃不香,睡不寧,整天心事重重。記得有一天,我們一起讀《出埃及記》第3、4章,耶和華呼召摩西,在何烈山上向他頒使命。我們覺得自己就像當時的摩西,不自信,沒有安全感,找藉口不順服上帝,讓耶和華發怒了。我們很怕我們的上帝向我們發怒,我們的心開始軟化了。

        當我們再一次讀到:“你們豈不說:‘到收割的時候還有四個月’嗎?我告訴你們:舉目向田觀看,莊稼已經熟了,可以收割了。收割的人得工價,積蓄五穀到永生,叫撒種的和收割的一同快樂”(《約》4:35-36),我們看到了上帝對我們的應許。

        有了上帝的應許,我們還怕什麼呢?

       上帝就這樣帶領我們,一步一步地跟隨祂。

10115156017db31e44頭頂上的水罐子

        幾年之後,我們的學生事工開展得比較順利,也有了一些成果。於是巴黎的一間教會邀請我們,協助他們拓展學生事工,為期2年。

        經過一段時間的認真禱告,聖靈感動我們樂意,所屬的教會同意,我們就來到那間教會。

        上帝親自做工,學生團契人數持續、穩定地增加,健康地成長。2年到了,這教會的兄弟姐妹和牧師、同工都希望我們留下。我們也考慮,若將學生團契再鞏固一段時間會更好,於是同意繼續留下一段時間。

        在繼續學生事工的同時,我先生也開始兼做教會的半時間傳道人,教會因此多給我們一點經濟支持。

        一年多下來,我們兩個人都筋疲力盡。我得了坐骨神經疼,非常痛苦。聖靈不斷地提醒我們:這已經偏離了當初的異象,應該辭掉教會傳道人的服事,專心做學生事工。

        然而,考慮到教會每月支持我們的750歐元,在我們的籌款(學園傳道會的每一位同工都必須自己籌款中,佔有相當重的比例時,我們又猶豫了。直到學園傳道會的退修會上,講員的一句話開了我的心竅:“那婦人就留下水罐子,往城裡去…..”(《約》4::28)我知道:這750歐元,已經成了我頭頂上的水罐子。感謝上帝,及時地把我們帶回到祂的旨意里!上帝很快醫治了我的病痛,讓我恢復了健康。我們重新回到我們最早建立的尼希米團契里。我們把學生事工的重點,從幾年前的傳福音,轉移到以生命影響生命的門徒帶領,同時兼顧回國的海歸。

雲柱、火柱引領      

        繼上世紀80年代之後的出國大潮,近幾年又掀起了海外學子回國潮。然而,不少在海外信主的兄弟姐妹,回國後因為種種原因離開了信仰。這是最讓我們的主傷心的。

        怎麼辦呢?許多兄弟姐妹願意回國去,堅固這些正在流失的兄弟姐妹。聖靈也一直對我們說話,要我們這樣做。可我們想:我們年齡越來越大了,身體也在逐漸衰老。學生團契的輔導工作,再幹幾年也就退休了。以後可以在家種點菜,養點花,照看一下兒孫,接待一下過路的牧師、傳道人、兄弟姐妹和朋友,退而不休嘛!可做的事情多得很!何必又花錢、又勞累、東奔西跑呢?

        沒想到,我突然病倒了,而且很嚴重,在床上一躺幾個月。我先生忙得團團轉,也用了兄弟姐妹的很多時間。上帝讓我們看到,自己的如意算盤如果不在上帝的旨意裡,根本打不響。

        在病中,上帝也讓我們看到,團契里的年輕人真的長大了。他們不僅懂得了許多聖經知識,而且能付諸行動,愛人、體貼人。

        我們夫婦經過長時間的禱告和激烈的內心掙扎,決定向教會、團契提出辭呈,等候上帝新的安排。

        我們計劃,從今年9月初到11月底,回國看望海歸。相信那會是一段很愉快的時間,因為這一切都出于上帝。

        就像當初以色列民出埃及時,有雲柱、火柱在前面引領,走向那流奶、流蜜的迦南地,如今,上帝引領我們這批新以色列民,繼續行在祂的旨意里,走向那永不朽壞的新天新地。

作者來自大陸,現居巴黎,與先生同為學園傳道會宣教士。

1 comment for “為什麼是我們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