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家非“吾家”

从1992年开始,牧师鼓励我们开放家庭,服事团契的弟兄姐妹,到今天在教会学习小组的服事有十多年了。在这十几年的时间里,真是哭过,失望过,伤痛过;想过放弃,也想过离开。但是,更多的是欢笑,是爱,是鼓励,是造就,是更新。

团契可能是教会最有魅力的聚集之处,因为团契给人有家的感觉,有家的温馨,有家的接纳,有家的支援。作为一名在学习团契带领的同工,我最大的体会是,此家非“吾家”,绝不可“我说了算”。

一  谁说了算?

作为带领团契的同工,被人称为“团长”也好,被人称为“组长”也好,“谁说了算”,是第一个挑战。作团长久了,不知不觉就会有“我的团契”的想法。“我的团契”当然就要按我的意思行,按我的方式活动,按我的方式查经,甚至会发展到按我的方式解经。特别是在讨论中,当意见不同无法统一时,当有人提议“让团长总结发言”,那种“权威”就更显露出来了。

潘霍华在他所著的《团契生活》说:“信徒团契是透过耶稣基督,也是在耶稣基督里面的一种甜美和谐的生活”(注1)。由此我们看到,我们成为团契是因为主耶稣。因为主的名我们聚集在一起,不是因为团长或组长的个人魅力,而是因为“基督为我们彼此行了大事,这是我们团契成为可能的唯一基础。”(注2)

以我个人的经历,无论我们团契的名字多么属灵,活动内容多么属灵,每当我要说了算的时候,我就会发觉自己很累,因为我的注意力不在“在耶稣基督里”,而在我的计划能不能实现,我的梦想有没有成真,我的目标有没有达到。我是在主持节目,不是信徒在主里的相交。

二  谁看了算?

团契里有些弟兄姐妹,让人觉得很“格格不入”,“很不属灵”,“那个人,他永远有问题”,“他永远有不同意见”,“他永远要标新立异”。作为团契带领的同工该如何对待这些人眼中的“异类”呢?我试过要“一棍子打懵”,结果却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信徒唯独透过耶稣基督才能到别的信徒那里。其实,人与人之间满了纷争不和。提到耶稣基督,保罗说‘他是我们的和睦’(《弗》2:14),因为在祂里面,支离破碎的旧人,才能合而为一。”(注3)只有在耶稣基督里才有接纳,才能彼此相连。

神把我们放在团契中,让我们学习透过耶稣去接纳和欣赏,透过耶稣,在恩典中,学习安慰破碎的心灵。在接纳中,我们体会上帝饶恕的爱,学习看到主耶稣在我们众人身上的心意是何等的美善。

The Transforming Power of Prayer”的作者James Houston博士,当他遇到一个人,当圣灵感动他为那个人祷告时,他会在主面前默祷:“主啊,帮助我,看到这个人在你的眼中,是一个独特的人,你为他死,你爱他,你希望他与你同享永生里的友谊。没有圣灵的引导,我无法使我们的相交有意义,但是主啊,在你面前,祈求你帮助我,使我友善地腾出空间接纳别人的不同”(注4)。

团契不是人间天堂,每个人带着过去,带着创伤,带着破碎,带着不同,带着自己的理解,带着自己的愿望来到这里。只有透过耶稣的眼睛,透过恩典的光辉,我们才能在每个人身上看到上帝的荣美。也只有这样,我们才不会用我们的爱来规范、强迫和指使他人。只有这种的团契才是弟兄姐妹的联合。

三  谁能不说?

作为带领团契的同工,可能没有什么比“勒住舌头”更具有挑战性。我们习惯了讲,讲,讲,习惯了“好为人师”。比如我自己,“闭嘴”就很困难,因为我最爱发言,最爱总结,最爱给别人建议,最爱辅导别人。这么多年来,因自己无法“勒住舌头”,伤害过许多的弟兄姐妹,也对团契的和睦造成过伤害。若不是主的怜悯,到现在也不会有意识地学习“闭嘴”。

“人一旦体会到上帝的怜悯,从此只会渴望服事他人。法官的宝座对他再没有吸引力;反之,他愿意下到卑微可怜的人当中,因为上帝正是在那里找到他的。”(注5)

勒不住舌头,就看不到别人的优点,就没有耐心和兴趣聆听别人,也看不到上帝在他人身上的工作,更无法从法官的宝座上下来,去服事他人。我经常想到在最后的晚餐,主耶稣身体力行为门徒洗脚。主明知道逼迫来时门徒会否认他,会四处逃散,但他没有用最后的机会批评门徒,而是用最后的机会服事门徒,担当门徒的软弱, 为门徒背十字架。

所以,要学习担当重担,而不是凡事指点江山。求主帮助我们“勒住舌头”,不讲论断人的话,伤害人的话,不造就人的话。

四  谁是圣人?

作为带领团契的同工,坦诚非常重要。要敢于在弟兄姐妹面前暴露自己,不要处处维护自己“属灵”的面子。要敢于分享自己的软弱,自己的失败,敢于请弟兄姐妹为自己代祷。

有一段时间,团契代祷时,我总是说自己“没事儿”,“一切都好”。其实,不是没事儿,而是怕别人笑话:“她怎么也会有这种初信的人才有的问题?”

团契是用主的话彼此喂养,用主的话彼此安慰,用主的话彼此造就的地方。所以,带领的同工不要有作“圣人”的压力,当我们软弱、灵性低落的时候,我们要乐于接受弟兄姐妹的鼓励和安慰,让弟兄姐妹用祷告托住我们。

有一年的元旦,我和我先生同时患重感冒。两个人倒在床上,外面的商店不开门,自己也没力气做饭。一位打电话来祝我们新年快乐的姐妹,发现我们病了,就在家里煮了粥送来,还带来了大桶的果汁,足够我们喝两天的。直到今天,我还清晰地记得那个感受:有弟兄姐妹真好!从那时起,我们就开始学习接受弟兄姐妹的服事和关爱。

五  谁是全能?

在团契小组事奉久了,不自觉地会要求自己“十项全能”:要求自己会带查经,会带唱诗,会带祷告, 会带分享,还要会准备茶点,等等。好像来参加的弟兄姐妹,只是来“吃大户”的。带领团契的同工,一定要学习带领大家一起事奉,要学习发现弟兄姐妹的恩赐, 帮助弟兄姐妹发掘和培养他们的恩赐,为主所用。

记得多年前我先生第一次带查经的时候,埋头准备了两个星期,到带领查经的那天还是“逻辑混乱”。但是,当时带领团契的弟兄,不但在团契活动前辅导他,在活动中补充他的不足,之后,又鼓励他,给他更多的机会在团契里锻练。如果不是那位弟兄的鼓励和帮助,我们今天可能就不会在团契带领事奉了。

所以,带领团契的同工要有国度的眼光,要给每一位弟兄姐妹创造参与事奉机会。因为“一个团契若容许有无用的肢体,这个团契就会毁灭”(注6)

“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诗》133:1),团契是家,但不是“吾家”。我们的结合是因着主。唯有借着耶稣基督,我们才可以到弟兄的面前,我们在主里才可能有团契。

注:
1.潘霍华,Life Together(中译本《团契生活》,基督教文艺出版社,1994。p.5。
2.同上,p.10。
3.同上,p.8。
4.James Houston,“The Transforming Power of Prayer,Deepening Your Friendship With God”,NAVPRESS,1996,p.70。
5.潘霍华,Life Together(中译本《团契生活》,基督教文艺出版社,1994。p.83。
6.同上,p.8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