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場所,你去不得

本文原刊於《舉目》59期

郭易君

      54685-120225112344132008年年底,單位計劃派我到地方掛職 (編註:指公務員到下級機關等擔任某一職務,進行學習鍛煉)。行前需要我去相關單位調研(調查研究。編註)。我不想去,一是不想離開所服事的教會,二是和女友商量好年底結婚。不過,因為領導和父母都說,這是一次非常好的鍛煉機會,也不影響結婚,所以我想先去看看,再做決定。

      11月份的重慶,天氣已經轉冷。來機場接我的,是重慶交委(交通委員會。編註)的一個處長,他直接把我拉到了飯店。

       我們一桌上有7、8個人,本來很熱鬧的,可我一說自己是基督徒,頓時就尷尬起來,場面顯得冷冷清清。這也好,省去了觥籌交錯的浮躁與煩亂。想想,真是可憐,很多官場上的人,只能靠酒精的麻醉,才會放下面具,露出一些“活著”的特徵。

      飯局很快就結束了。回到賓館後,我先跪下來,為房間的潔淨和接著幾天的調研禱告,再開始讀經。教會要求我們每天至少讀4章聖經,這樣一年就可以讀一遍。這些 年,我每週日在教會報告,鼓勵弟兄姊妹按照進度讀經。然而說實話,我自己卻時常拉下,所以到年底需要衝刺一下,才能讀完。那天經文稱世代是“淫亂罪惡”, 我心裡不住地“阿們”。

       剛剛看了10分鐘左右,有人敲門,是那位處長。說要請我去做盲人按摩。我沒有猶豫,和他去了。我的頸椎不太好,過去幾個月,我常去一個盲人老爺爺那裡按一按,效果還挺好。

       處長把我領到一個豪華大廳裡,然後有服務人員把我們各自領到一個房間。很快,進來一名著裝暴露的年輕女子。我說我要盲人按摩。她說我們這裡老闆是盲人,按摩技師眼神都好著呢。

       她又說,你的朋友已經幫你點了服務項目,你趴下就行。她讓我把外衣脫了,接著,讓我把秋衣、秋褲也脫了,只允許留內褲。我很窘,愣著不動。她說:這麼封建﹗還北京來的呢﹗我心想不是封建,也不是裝清純,長這麼大,除了我媽,我還沒有在別的女人面前光過膀子。

       我心裡開始掙扎,一方面想體驗體驗所謂的日式按摩,另一方面聖靈一直在心中提醒我,要謹慎自守……最後我說,我不脫衣服,別的地方也不用按,你直接幫我按一按頸椎就行,我頸椎有些疼。

       她吃驚地站在那裡,估計沒見過我這樣的人。接著她過來給我按摩頸椎,問我是信什麼的。我很吃驚:她怎麼知道我有信仰?她說憑直覺知道,我信教。我說,我是基督徒。我和她簡短分享了5分鐘福音,就出來了。

       跨出大廳旋轉門的那一刻,對面霓虹閃爍的街區開始變得模糊。突然間很感動,很輕鬆,很快樂。原來在基督裡,自由與清潔如此緊密地相連。

       回到旅館房間,我翻開聖經,還是那段經文:“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凡在這淫亂罪惡的世代,把我和我的道當作可恥的,人子在祂父的榮耀裡,同聖天使降臨的時候,也要把那人當作可恥的”(《可》8︰34-38)。

       調研結束之後,我回了北京,決定不去掛職。年底我結了婚,與妻子一起留下來服事上帝的教會,在這黑暗的世代,為真理揚聲。

作者來自中國河南。北京大學政府管理學院碩士學位。目前在讀神學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