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起來往葡萄園去

本文原刊于《举目》63期

郭易君/陸百加

BH63-32-6639.圖1.grapes-vine-wine-vineyard-virginia-farm-field-950x455       “我們早晨起來往葡萄園去,看看葡萄發芽開花沒有,石榴放蕊沒有;我在那裡要將我的愛情給你。”(《歌》7:12)

       上帝揀選了我們這群學生,那時候我們稚氣未脫。我們在清晨的第一縷日光之下,抱著吉他,在昆玉河邊靈修、唱歌。我們在搖曳的燭光下,在蚊子翩翩起舞的地下室,用基督的話語彼此鼓勵,去戰勝生命的軟弱。我們一起吃喝快樂,一起在校園裡不停地招呼同學:跟我們去教會吧!

        後來,我們這群孩子長大了,畢業了。如今我們在各自呼召的禾場上為主奮勇收割。這不是詩,這是實實在在的生活;這也是詩,是世上最美的詩歌。

 

 一、傳道吧,這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

       傳福音就是傳使人得救的好消息。這是基督的命令。

       我本身不是一個喜歡傳福音的人,但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上帝激動我的心,讓我不停地和別人分享福音。從2006年的個人傳福音,到2007年帶領高校傳福音禱告會,到2009-2011年的一對一傳福音和門徒訓練,我真的體會到《羅馬書》1:16的話:“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

        聖靈親自給福音做見證,證明這福音是真的。2007年一年,我們去了北京23所高校,禱告和傳福音。在石油大學傳福音的時候,我帶家屬區一個70多歲的老奶奶做決志禱告。她做完禱告,第一句話是:“怎麼沒有人早點告訴我啊?我這一輩子都白活了!”老奶奶的這句話,影響了我很多年。

        去中央民族大學傳福音的時候,我們帶了2個人信主,看顧了3個找不到教會的小羊;在北京外國語大學傳福音的時候,碰到一個正準備自殺的男生。後來他放棄自殺,歸信耶穌。

        在北京航空航太大學禱告、傳福音的時候,颳著特別大的北風,凍得人直發抖。我們發了近500份福音單頁,一對一地傳福音給十幾個人;在人民大學傳福音的時候,我們幾個在針葉松下邊禱告,熱得要命,明光弟兄差點昏倒。

       在城市學院傳福音的時候,我們被保安帶到保衛處審問;在中央黨校傳福音的時候,被一個老師罵得狗血淋頭;在清華大學傳福音的時候,我們不只一次被人說腦子有毛病;在地質大學傳福音的時候,我們遇見了基督教三自會的一個副主席,與其進行了1個多小時的激烈辯論。

        在中國青年政治學院傳福音禱告會上,我們提名禱告的人,後來幾乎都信了主;在北京大學傳福音的時候,我們帶了6個人加入教會,其中兩個人後來成了我們最重要的同工;在北京林業大學,我們帶了一對戀人決志信主。後來他們成了我們的同工,現回到老家服事;在礦業大學接待我們、一起傳福音的弟兄姊妹,如今都成了教會的中堅力量。

       還有很多的見證,不能一一訴說。

       傳福音,才會看到上帝的榮耀;不傳福音,榮耀就要離開教會。

       教會傳福音,就會增長;不傳福音,就會停滯,最後像死水一潭。

       教會傳福音,就會見到神蹟和聖靈的能力;不傳福音,信仰很容易變成宗教教條。

       教會傳福音,才會保持活力和血液的更新;教會不傳福音,就會在人際關係中內耗。

       教會傳福音,能夠堅固信心;不傳福音,不會明白基督的福音真的可以救人性命。

       教會傳福音,能夠培養同工;不傳福音,很難培養出真正有擔當的同工。

       關於傳福音,我個人覺得,還有幾點需要特別注意:

 

1、不是恩賜,是命令   

       經常聽到一些弟兄姊妹講:“我沒有傳福音的恩賜。”這是推卸責任的說法。傳福音不是恩賜,是每一個基督徒必須順服的命令。“務要傳道!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專心,並用百般的忍耐,各樣的教訓,責備人,警戒人,勸勉人。”(《提後》4:2)。

        人人皆祭司,人人擔使命。不是要不要傳福音的問題,是要不要做基督徒的問題。既然要做基督徒,自然要順服基督的大使命。

 

2、預備好被拒絕

       有人以為傳福音一定能成功,那是不現實的。傳福音的過程,就是被拒絕的過程。我傳福音大部分時候都被人拒絕,但是在被拒絕的過程中,體會到耶穌的心,體會到歷世歷代上帝僕人的心:“主啊,我們所傳的有誰信呢?”(《約》12:38)體會到上帝已經應許我們: “報福音、傳喜信的人,他們的腳蹤何等佳美!”(《羅》10:15)被拒絕的過程,還可以挑戰自己的信心:“這條十字架的窄路,你真的願意走下去嗎?”

       這真是奇妙的經歷——被拒絕反而促使我們思考、回應、反省,變得忍耐、老練、有盼望,且不至於羞恥。

 

3、不是生命完美才可傳福音

1166977133e34aad57l       生命的見證與傳福音有關係,基督徒的好行為,的確可以為所傳的道作見證。然而,真正救人的是福音本身,我們只不過是僕人。

       這些年傳福音,我經常跌跌撞撞,經常有魔鬼控告:“就你這德性,還傳福音?省省吧,自己先搞明白再說!”然而,就是在傳福音過程中,我發現福音的能力、果效和內涵;正是在傳福音的過程中,聖靈為我解答了一個個信仰疑惑;正是傳福音的過程,培養了我有擔當的品格,讓我學會了敬畏,知道了格外注意自己的品格,重視生命的內外合一。

       在這個過程中,我一點點地被對付,一點點地謙卑,一點點地悔改、面向上帝。

       如果想等自己生命完美之後再傳福音,不如死了這個念頭,因為沒有可能。況且不知你身邊多少靈魂,會在你等待自己變完美的年歲中被黑暗吞沒,從未有機會聽過這光明的消息。

 

 二、建造吧,一對一地帶到上帝的面前!

      傳福音之後的牧養建造,比傳福音更難、更需要花功夫。

      2006年11月份,我帶了6個人信主。因為照顧不好,其中3個人後來不去教會了。這對我是很大的教訓。傳福音而不建造生命,就像生了孩子又把孩子扔掉,是非常殘忍的。

       不同信仰階段的弟兄姊妹,帶人信主之後可以採取不同的辦法:

       剛剛信主、無法擔當牧養責任的弟兄姊妹,帶人信主之後,可以持續邀請對方來教會聚會,邀請對方到自己的查經班……這種建造方式,可以稱為“委託建造共同成長模式”。

       信主半年以上、接受過培訓的弟兄姊妹,帶人信主之後,可以持續跟進、關懷,可以使用《新生命》等教材,一對一地對他(她)進行基礎真理培訓,鼓勵其持續委身,一直到他(她)可以獨立跟隨主為止。這個時間大約為3年左右。這種建造方式,可以稱為“父母撫養模式”。

       還可以有2、3個較成熟的弟兄姊妹,共同帶領6、7個新信主的朋友或慕道友,每週一起查經,好像哥哥、姐姐拉拔弟弟、妹妹長大。

        當然還有很多種方式。無論哪種方式,目的非常明確:堅固上帝的百姓,牧養上帝的小羊。

       關於牧養建造,我還有一些個人體會:

 

 1、道,比生命更重要

在建造的過程中,要以聖經為中心。

        帶領初信徒查經,即使只帶一個人,也需用幾個小時禱告、研經準備。在帶領的過程中,帶領者應該“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對於自己不知道的真理,不要亂說,請教過牧者或者自己的帶領人後再回答。

       2005年,我帶一個弟兄信主。他問我三位一體,我靈機一動,給他瞎扯了一番,自己還覺得扯得挺滿意的。後來發現全是錯的。這個弟兄後來也發現了,對我說,原來你以前是忽悠我的!感謝主的恩典,聖靈替我補了窟窿,他後來成了很好的同工。但這樣的事,實在是得罪上帝的。

 

      2、 愛,是一切命令的核心

       我們原本沒有愛,但因為基督的愛,我們內心就湧出了愛。建造初信徒或栽培同工,首先要愛他們。這不是什麼新道理,但是對於上帝的每個僕人來說,真正做起來都是新道理。你要看羊瘦了沒有,病了沒有,狼來了沒有。你要和他們一起笑、一起哭,對他們有公義的責備,更要有愛和憐憫。我們要是真把他(她)當成弟兄姊妹的話,在他傷痛的時候,我們不可能不去他的家,以主的愛安慰他的心。

       一週以前我跟一個弟兄聊天,他說:“沒有人是完全的。無論怎麼捨己,都會有破口。”是的,我贊同他的話。我們不能做到完全,但是我們可以做到盡力。

 

  3、一個靈魂比500米的教堂大

       大教堂很好,但是基督不住在大教堂裡,祂住在悔改的信徒心裡。祂釘死在十字架上之後,幔子從聖殿中間撕開。3天之後祂重新建了聖殿——在我們的心裡。

       牧養中,你需要向對方的心靈說話。你需要依靠聖靈,進到生命中最骯髒不堪、潰爛化膿的地方,然後用上帝的話擦拭、消毒、上藥、纏裹。

       教堂是短暫的,不過是一堆磚瓦。靈魂卻是永遠不朽壞的。愛一個靈魂,要用上帝的福音向那靈魂說話,將其帶到基督的寶座前,對主說,“主啊,無用的僕人給你帶來了一個人,請您悅納他的靈魂!”

 

       4、 以生命傳遞生命

       以生命傳遞生命,這是基督一生所行的。

       帶領人當竭力順服上帝的話,讓被帶領者看到順服的榜樣。一點點的捨己,會帶來巨大的效果。“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12:24)

        以我開放家庭查經為例,我當初不知道跟誰學的,反正就開放了家庭,一起吃飯,吃完飯讚美,然後分弟兄班和姊妹班,一起查經、分享。其間經歷過許多挑戰,但是上帝的恩典大過挑戰。

       從這個查經班出來的弟兄姊妹,結婚有自己的家後,也都這樣做——開放家庭,一起愛宴,一起查經、分享。

       有一個負面的例子:我們對總教會有過不滿和論斷,結果發現,我們帶的人都學會了不滿和論斷。後來我們在牧者和弟兄姐妹面前流淚悔改了,結果他們也都悔改了,比我們悔改得還徹底。可見帶領人對羊的生命有多大的影響!

 

        5、不可不講的規矩

       教會不是江湖,不能隨意做事。教會有些規矩看起來俗了些,但實在不俗。

       一個特別重要的規矩:最好是弟兄建造弟兄,姊妹建造姊妹。

       我們無法否認,我們仍然住在亞當的身體裡,各樣的邪情私慾時常擾亂我們的心。我看到好多姐妹帶領弟兄信主,帶著帶著就成了不正常的關係。我也在2010年輔導一個姐妹的時候,差點沒有把自己輔導進去。多虧聖靈的提醒和我妻子的保護,才沒有出問題。人非常軟弱,當異性彼此進入到較深的生命關聯和屬關係的時候,就要謹慎,免得入了試探。

        我和我妻子一起禱告,做了一個決定:盡一切可能,不進行異性輔導。如果輔導異性,則我們夫妻一起參與。事實證明,這對我們是很重要的保護。

        另外一個規矩,不要拉羊,不要試圖把信徒從別的教會拉到自己教會來。這對正在經歷《使徒行傳》的中國教會來說比較難,但這是教會倫理。正如已故的美國神學家薛華(Francis August Schaeffer)說:信徒離開教會是很嚴肅的事,必須謹慎。除非因為教會偏離正統的信仰和教會不聖潔這兩個原因,信徒不能輕易離開教會,否則他就相當於用這樣的行動,咒詛自己的教會。因此,任何教會的牧長在接納當地轉會的信徒時,必謹慎處理。

 

       四、出去吧,建立新的聚會!

113657300652ae9f95l       哥倫比亞國際大學(Columbi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的希臘語專家Dr. Larkin說:“教會存在的目的,就是建立另外一個教會。”如果教會建立之後,不再傳福音建立教會了,那麼教會就會慢慢變老、衰敗。

        2005年,我們幾個學生,在彼得老師的支持下,成立學生聚會點“葡萄園” (隸屬城市復興教會,和美國的靈恩派教會“葡萄園”毫無關係)。在兩年多時間裡,葡萄園分出了3個聚會點。迄今培養出100名以上的同工。

       這些年,北京的學生事工受到很大挑戰,一方面形勢逐步嚴峻,另一方面,缺少有傳福音心志的同工。其實從2002年之後,大學生營會和傳福音聚會幾乎年年舉辦,很多大學生同工和帶領人都是那個時候起來的。但後來,一些對高校有負擔的同工逐步離開北京,學園傳道會的服事也遇到很大困難,北京高校福音事工處在了相對停頓的狀態。我瞭解的情況可能不全面,但在北京做大學生事工的,真的屈指可數。

        關於建立獨立的學生教會,我就此提出一些個人建議:

       在現階段,以細胞分裂的方式,建立學生聚會點式教會,比建立大的會堂更實際些。

       可以從大學生團契向大學生教會轉型:學生團契是週間團契,一般採用與地方教會合作的方式(比較典型的是學園傳道會)。學生教會,是指在學生團契的基礎上,單獨開拓教會,在各個大學植堂,建立以學生為主體的教會。學生畢業之後,成立新的教會。成年教會供應學生教會。

       可以從鬆散的團契向建制型教會轉型:學生團契活潑、熱情、單純,在信仰上極具可塑性。學生教會應成為精兵訓練營,而非鬆散的學生俱樂部。應當在信仰宣告、教會紀律、教會治理上,逐步走向規範。當由建立學生教會的專職同工,按立學生教會的執事。

       按立平信徒學生傳道人,培養學生領袖和宣教士:可以按立接受過門徒訓練、生命成熟、有奉獻心志的弟兄,為平信徒學生傳道人,並給予生活上的基本供應。服事3年之後,教會可支援其去讀神學,接受裝備。對於有呼召、有負擔的同工,可進行訓練,並差派到未得之民的國家。

       以上只是個人的淺薄看法。願基督的恩手加在願意跟隨祂的人身上,親自成就祂的話語,正如以賽亞先知宣告:“曠野和乾旱之地必然歡喜,沙漠也必快樂,又像玫瑰開花。必開花繁盛,樂上加樂,而且歡呼……人必看見耶和華的榮耀,我們上帝的華美。 (《賽》35︰1-2)

作者夫婦來自北京,現在美國讀神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