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堂速写——死后尚有话语权

                                                                                 引言

世界上许多重要的教堂都被列入了世界遗产的清单,换句话说,你我都共同拥有了丰富的文化遗产;而教堂这项遗产,同时是一部供人阅读的“圣经绘本”,是一栋栋有永恒“内容”的建筑。

对视觉艺术有兴趣的人,更值得去学习阅读教堂,去揣摩历代不同的艺术工作者,如何透过视觉艺术,表现他们对圣经的诠释。

对基督信徒而言,几乎所有的美丽教堂,都如巴哈的音乐一样,只为“荣耀上帝”。因此,在我们有生之年,一旦“撞见”一所前人奉献给上帝的教堂,都可视为一颗巨大而亮丽的钻石,驻足欣赏、阅读,幷在惊奇与喜悦中,献上一片自己的敬拜。

在我的一生中,已经踏足与拍摄过三百所以上的各式教堂,阅读过的石雕、木雕、彩色玻璃窗、绘画、镶嵌画、墓室等等不计其数;每一幅画面,都是我付出体力、心力培养美感的纪录,也是我与读者一同分享美感的喜悦。

死后尚有话语权

图文/白嘉灵

 

欧坦是法国中部的一座古城,十二世纪的圣拉扎尔主教堂,留下了当时罗马式教堂的典范。石匠吉斯勒贝尔在大门的雕刻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八百年后我们还叫得出整座教堂的石刻作者。

每一座柱头的画面,都值得一窥作者独特的风格,人物描写生动有神,同时表达了作者对经文的理解,有极强的说明性。

图中上帝站在左侧,事情不到落幕,祂总不出声。该隐居中,一手持棍,一手插腰。最妙的是被藏身在树丛后的亚伯,早已淹淹一息,但双腿外露,好让“证据”说话。这“血证”一说就一直说到基督降世,又说到希伯来书,总要说到基督再来为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