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在冬天

本文原刊于《举目》61期

一粒塵埃

2008530173358226_2           

 

 

 

 

 

 

         把2個孩子放到Mother’’s Day Out托兒所出來,摸摸腹中的老三,走入停車場。

           幾陣冷風襲來,突然意識到:這是我在休士頓的第6個冬天了﹗已經是2012年11月了,休士頓這才開始有點冬天的感覺──一點像北京冬天的感覺。

           我的腦海浮現出2006年的最後一天,北京那場漫天的大雪──那是真正的大雪紛飛,全地都白了,清華園格外美麗冰晶……

           社科院的小姊妹來看我,我們約了清華團契的幾位弟兄姊妹一起在校園裡拍照。朱自清筆下的荷塘,結了厚厚的一層冰。周圍的雪樹絨花,使整個景緻是那樣聖潔、寧靜。然而,這寧靜很快被孩子們歡快的滑冰聲打破了,冰天雪地裡湧流出生命的溫暖氣息,和躲藏在我心裡的甘甜期冀裡外相映: L今天回國了﹗

           事情要從2001年的春天說起。那年春天,信主不久的我倘佯在西子湖畔,望著雨滴落在湖面泛起的漣漪,心裡祈盼上主能為我預備一位一起看雨的生命伴侶,讓我成為他最理想的妻子,也使他成為我最理想的丈夫。

           我也求上帝保守我們彼此的心門不打開,直到我們在最合適的時候相遇。自從在青年聚會上,聽師母分享了《蒙福的新娘──押撒》之後,我就祈求主讓我成為蒙福的新娘押撒,有一天被帶到為神國爭戰的大能勇士俄佗聶面前。

           這樣的禱告,伴隨我好多年。無論是荷花綻開的夏日,或是桂花飄香的金秋,或是臘梅爭艷的冬天,我踏過的地方都抹不去這個禱告的痕跡。

            2003年,我離開杭州到北京念博士。

            槐花盛開的日子,從麗都飯店到四德公園那一段路徑,落滿了白色的花瓣,兩邊大樹枝子托起拱形的“屋頂”,就像是漫步在聖潔的婚禮殿堂,使我常常幻想和“他”一起步入盟約的時刻。

           等候的日子很美麗,不過,有時候,也會有一點點的急躁和疑惑:“他”怎麼還沒有出現呢?當我動搖的時候,主耶穌就溫柔地提醒我:要先品嘗祂的甘甜、榮美的愛,才可能在祂裡面有地上完美的愛情;要先和祂完全聯合,才可能贏得在祂裡面真正合一的婚姻。

           主撫平我的焦躁,拉住我失去耐心的步伐,使我安穩地與祂同行。於是,我懇求主幫助我,順服於祂的陶造,成為一位理想的妻子,能夠做弟兄最好的幫助者。

           大約是2003年底或2004年初的一個冬日夜晚,我在操場上禱告:求主在大洋彼岸,為我興起一位弟兄﹗這樣禱告有兩個原因:首先,周圍和教會裡的弟兄本來就寥寥無幾,而且這些弟兄要麼已婚、要麼比我小得多。原因之一,可能是年齡、背景相當的男生都出國了。其次,出國本來就是我努力卻未實現的願望。

           我禱告的時候,很有信心,覺得上帝會成全我(L後來告訴我,那個時候他正在辦赴美讀博的手續)。

           之後,等候,還是等候,似乎並沒有什麼跡象。2005年5月,我按耐不住,到師姐推薦的基督徒網站上注冊了。看到基督徒弟兄L的個人資訊,於是主動給他發了自己信主的見證。

           雖然,我沒有透露什麼動機,但L似乎很敏感,回郵件的時候,善意地提醒我謹慎、不可相信網絡。不管怎樣,從此,我們之間斷斷續續有一些郵件聯絡,只是所談不外乎信仰。

           當時,我正著手做博士論文,所以,也請L幫忙查找、掃描了不少英文資料。雖然L學業十分繁重、時間很緊張,但他從未推卻,每次都撥冗幫助我做這些繁瑣的事。

           我一直禱告,求問主:這是不是你為我預備的”他”?但是,除了上帝讓我有一顆“愛弟兄的心”(參《彼後》1:7)、願意作弟兄的代禱者之外,沒有其他的回應。

            我們成為了特殊的屬靈同伴。L遇到重要事情時,會詢問我的意見,請我為他代禱,比如準備受洗見證、選擇聚會、預備博士生資格考試、就業還是繼續讀博等等。

            L也常常跟我分享寶貴的屬靈資源,例如推薦我在線聆聽2005年美加西岸 “十字架”特會。這在我最軟弱的時候,給了我上頭來的無窮力量,幫助我走出了屬靈生命的瓶頸。

           守候中的單身姊妹,都會有這樣的軟弱:如果上帝一直沒有為我預備弟兄,怎麼辦?上帝是不是要讓我獨身呢?想到這的時候,我也不免有些害怕。

           2006年7月,得知L年底要回國一次。而進入博士後流動站的我,下半年卻要去香港訪學一段時間。所以,我就禱告:主啊,若你以為美,你喜悅我們見面,請預備我的時間,使我那時可以在北京。

           8月份的一次禱告中,聖靈提醒我:結婚不是你生命的目的,唯有主是你的目的。我剛強起來,祈求:主啊,如果L是你揀選的那位,請感動他,指引我,也引導我們相見,讓我從他的身上看到印證。若不然,求你幫助我,不要偏行己路,因唯有你是我的目的。

          11月,在香港的時候,我第一次坦然地面對單身的可能,願意完全順服上帝的旨意。我做了如下的禱告(我稱之為“單身姊妹禱告三部曲”):

            主啊,如果你認為,現在還不是我需要婚姻的時候,求你堅固、保守我,讓我的心不孤獨、不寂寞,以免給仇敵留下空子。求你幫助我單單思念你和天上的事,被你充滿、因你滿足。

           如果是我還不配,求你建造、修補我,使我成為理想的配偶。也引導我衷心地尋求你的國、你的義。所需的一切,你必加給我,因你未曾將一樣好處留下不給我。

           如果你的心意是要我獨身,那麼,求你給我勇敢的心接受這樣的挑戰。我知道,你所拿去的,你會以自己來代替。求你保守我的心單單戀慕你、被你充滿、因你喜樂。

           這一次全然交託之後,我心裡就平靜、安穩多了。我彷彿斷奶的孩子,躺臥在母親的懷裡(參《詩》131:2)。無論上帝在我的婚姻上,存何種心意,我都樂意。我也願意繼續為L代禱,願他成為合神用的器皿。

2365515704276723539

            似乎是禱告的印證,我回京的日子,剛好在L回國的前夕。

           在他回國的幾天前,可能是剛剛考完試,他有心情上網閒逛幾分鐘。於是,很難得,我們在msn上相遇,並且,他主動給我發了問候。

           當時我正在準備論文的幻燈片,為第二天的學術會議做準備。我告訴L,我有些緊張。L隨即給我發了一句經文,讓我填空:“舌頭的應對──”我答上了,回了過去:“在乎(經文原文是‘由於’)耶和華”(參《箴》16:1)。

            很奇妙,那一刻,我覺得心裡的空處被填滿了,隱隱覺得這是上帝給我們的預兆。我知道自己的軟弱,希望不會跑在祂的前面或落在試探裡,就向主禱告:主啊,保守我不胡思亂想。若你有什麼心意,就加倍感動他;若沒有,使我謹守清潔的心。

 

           L是出國後信主的,所以,他希望回國的時候能看看國內的教會。他說到時候請我帶他去參加聚會。我給他留了聯繫電話。這就有了開篇的那一幕,我在冰雪濃妝素裹大地的日子等候,等候L,和他的電話。

           2007年1月3日,接近傍晚了,電話鈴聲響了,那端傳來一個濃厚的山東口音。“好土啊﹗”這是我聽到他的聲音時,心裡的第一個反應。在電話裡,我們確定在教會樓下門口見。

            懷著忐忑又有幾分甘甜的期冀,我在教會門口見到了穿著一件土黃的舊棉衣、格外消瘦的L。我忍不住心裡又開始論斷:他真的是“土人”呵(後來他告訴我,他弟弟為他找了一件舊棉衣,抵禦這裡格外寒冷的冰雪天。又因為回國前半年極其忙碌、緊張,每天到凌晨才能睡覺,他在那段時間格外憔悴)﹗

           我們乘電梯到了樓上的會所。在聚會中間,我覺得主好像用一個溫柔的聲音問我:“女兒,你要對我說什麼?”我心裡回應:主啊,願你的旨意成全﹗你知道憑我的本性,我看人的外貌,在乎人說話的口音……但你看人心。我願意順服你的旨意。

           接下來的幾天,我又帶L參加了一些聚會。

           我們只在聚會中見面,而L的態度和語氣,總是嚴肅,且有距離感。我暗暗地禱告,求主讓我更清楚祂的心意,如果真是出於主的美意,就多多地感動L。

           L返美的前一天,正好是禮拜天。他參加了我們下午堂的主日崇拜。聚會結束後,他說要去附近的書店,買幾本書。於是我們就一起去了。

           在書店裡,他找他的專業書,都不是跟我有關係的領域,所以,我就問他:“我在這裡等你嗎?”沒想到,他沒有客氣,說:“就在這裡等吧。”讓我有一點意外。女孩子的敏感讓我捕捉到:他的聲音變溫柔了,他喜歡我跟在他身後的感覺。

           買完書,已經是燈火輝煌了,L邀我一起吃晚飯。我是浙江人,書店大樓裡剛好有一家杭式菜館,我想去那裡。但L說想吃麵,我只好跟著他去了地下的大排檔,心裡嘀咕:這位弟兄不會體貼人。

          不過,飯後,他又請我到樓上喝了咖啡,堵住了我內心的一點點牢騷。咖啡廳在比較高的樓層,樓外星星點點的燈光格外璀璨。

           我們談到了聚會、服事。L說,他剛開始參與教會服事的時候,教會只安排他搬桌子、凳子。我說:如果上帝讓我們做一個搬桌椅的人,那我們就甘心樂意地做,哪怕一輩子都如此。

           我們也談到了神州傳播協會新出的一張碟,和我手頭的一部電影。言語之間,我發現對面L的眼神變了,閃爍著光芒:是喜悅,還有心動?

           這是一種全新的戀愛感覺,是信主以前的戀愛經歷裡沒有的──這是在主裡面的感動和相互吸引的感覺。彼此相契的愛,在我們中間無聲地潛滋暗長。

 

           L返美了。

           幾天過去了,他連個報平安的電話也沒有給我打。我開始疑惑:是不是自己搞錯了?當我禱告和求問主的時候,聖靈把《萬福泉源歌》和《我心尊主為大》這2首詩歌,放在我心裡面。主問我:“你信賴我嗎?”“主啊,你是萬福泉源,你給予孩子的,超過孩子所求所想,我豈能不信賴你呢?”

           主又問我:“你願意謙卑順服嗎?”“主啊,我願意﹗我信你過去所做的美好一切,你以後也必如此。求你幫助我不看環境,單單抓住你的應許,感謝你將成就的一切。

         “求你給我信心為你而戰,配合你使L弟兄成為基督精兵,放下心中一切纏累。求你保守我勿入迷惑和私慾,保守我清潔地等候,讓我配得你裡面最美好的婚約。求你教導我如何為L弟兄禱告,如何繼續守候在你腳前。”

            我向主坦白:主啊,我喜歡這位弟兄,求你親自成全。

            很奇妙,第二天下午,就接到L打來的電話──這是他第一次給家人以外的人撥越洋電話。他說,他回去之後,忙著交一份作業,所以到今天才給我打電話。我們聊了很多,而且,把彼此心裡的真實感動,都坦然傾訴了(後來L告訴我,打完這通電話的第二天,他在路上開車的時候,雖然車窗外是傾盆大雨,他心裡卻享受著從未有過的平安和甘甜)。

            我們開始每天都通電話。我們在電話裡一起禱告,也求主藉著雙方父母、教會的屬靈長輩給我們印證。

            因為我和L認識的過程有些特別,我的教會的長輩和弟兄姊妹覺得有些不平安。但是,經過一段時間禱告,不安都消除了。各方面的印證,使我們越來越有確據。大約一個月之後,我們就在上帝面前訂立了婚約。

            我在主面前感恩:主啊,感謝你陪伴我走過的無數個黑夜,感謝你無數次傾聽我的噥噥細語,感謝你用你最溫柔的愛,小心地雕琢著不可愛的我……我願意用我的一生服事L弟兄,做他最好的幫助者,使我們的婚姻成為你榮耀的器皿、榮美的見證﹗求你保守我們在一切的事情上尊你為大,行你眼中看為正的事……

            2007年7月17日,在教會弟兄姊妹愛心的幫助下,我和L攜手步入了婚禮的盟約。

 九

           上帝開路,我拿到美國2所大學的訪問邀請,得以在博士後期間,赴美與L團聚。

            轉眼5年半過去了,L和我都在婚姻的歷練裡成長了許多。在訂立婚約和邁入婚姻的時候,我們非常有信心和確據:是上帝配合了我們,彼此是最最契合的﹗然而,當蜜月期過去、家庭生活成為現實之後,我們也經歷了很多困難和掙扎的日子。記得結婚3年之後,在弟兄姊妹的一個“告別單身派對”上,我說出了這樣的話:我怎麼覺得,結婚3年經歷的,比婚前30年還多?

           呵呵,親愛的弟兄姊妹,真愛都要經過寒冬的考驗,風霜雪雨能造就出真愛。上帝藉著婚姻,來破碎我們的老我。他對婚姻的要求是:丈夫要愛妻子,如同基督愛教會,為教會捨己;妻子當順服丈夫,如同教會順服基督(參《弗》5:22-25) 。無論是捨命,還是順服,對於我們這些天生自我中心、爭強好勝的人,都是多麼不容易﹗

            現在的我,愈加明白,為什麼上帝要我在婚前等候和禱告那麼久──因為,將我這個個性很強的生命,陶造成經得起婚姻考驗的粗坯,需要多少功夫﹗難怪有一位傳道人說,那些有獨身恩賜的姊妹,是生命裡不需要經過婚姻的煉爐,就能有珍珠、寶石的人。

           無論結婚,還是獨身,上帝的美意,都是讓我們身上多一點耶穌的榮美。誰能在被傷害、出賣、凌辱時,依然活出完全饒恕的溫柔和愛呢?唯有主耶穌。若我們有了主耶穌的愛,就擁有了源源不斷的力量,去面對婚姻、家庭裡一切的困難。

           雖然才結婚5年半,我已經豐富品嘗到恩典的滋味。我有信心面對婚姻之路,我確信靠著祂,我的生命可以永遠只冒甜水──雖有苦境卻嘗不出苦味,雖歷風雪,卻不留下寒冬的痕跡。

 

作者為法學博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