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过大年

肖遥 OC橄榄社区

 < 一 >

“幸福的过年大致一样”:大鱼大肉、大吃大喝、红包、新衣服、老熟人,一起打牌,一起相聚,相亲相爱、缔结新的关系……

“不幸的过年各有各的不幸”:欠钱的被逼债、走投无路,要不到工钱的、哭爹喊娘,许多家庭过年也会吵架,正月后就去办理离婚手续……

大年初三,去探访一个弟兄,我发现我们饭桌旁边一个二十上下的小伙子,独自吃着一盘火辣辣的汤锅,抽着烟。默默地来,默默地吃,默默地走开,好像路边无声的落叶。

夜幕来临的时候,广东人的看家狗会汪汪地叫几声,让幸福的人觉得生活充满人情味,让不幸的人觉得生活充满凄凉和落寞。

感谢创造天地的主,让我超越这一切。

< 二 >

过年前的一周,教会里的同工就统计哪些人过年留在广州的,牧师邀请我们去他家吃团圆饭,考虑大家晚上东奔西走,就“中午的干活”!

没有想到,就在大年前的一个晚上,我接到一个短讯,广州另外一个教会有一个小弟兄犯了急性白血病,需要输血,我以为我的血腥是B型,正是他需要的,就应接而去。

其实,我是一个很怕痛疼的人,从下不喜欢和人打架,生怕流血,养成了很怯弱的习惯,我自己都很恨我这个性格,一直在上帝面前求“刚强壮胆”的心志。

但这次不能不去,耶稣为我的罪流血了,我为别人献点血不为过。

妻子担心我赶不上中午的团圆饭,我说你们先去吧,救人比吃饭重要。

过年那天,广州的街头吹着冷风,我和需血教会的牧者赶到中山医院填写好资料,就转身到献血中心,另外一个献血的基督徒发现有鼻炎,不准奉献;而我发现是A型血的,不适合。

我就迟疑了,既然来了,要不要义务献上一次,现在血库告警,这是我第一次献,心里怕怕的。

我坐下来,祷告一下,觉得应该献一次,血虽是生命,来了,再回去也不好意思。

采血中心的工作人员化验以后,觉得我是合格的,就让我躺下。

谁知道,向我扎针的护士是一个菜鸟,她拿起我的手,用一个大大的针头,那是我小时候看见过跟牲口扎针用的,在我左手上扎了十来分钟,还没有出血!

我问她,怎么这么痛啊!她不说话,这里按按,那里摸摸。

我明显的感觉到,针扎在我骨头上了,钻心地痛!我开玩笑说:是不是我的皮厚,找不到血啊?

那女孩子紧张了,无法和我一样开玩笑。就喊另外一个护士来!

老护士批评她说,你要熟练一点啊。

老护士就把我针头拔出来,飙!我的鲜血直流,直接冲到被单和衣服上了……

那小姑娘默默地走开,我对她说,你需要一个熟悉的过程,慢慢来。

老护士找我的右手的血脉,不怎么痛就抽血了。

在抽血的过程中,我一边想,扎一针都这么痛,那么耶稣挂在十字架上,被钉子钉死,直到复活前的过程是何等地痛苦啊。

护士对我说,你过年没有回家吗?我说一家人都在广州,我们教会有一个弟兄需要血…….

若不是耶稣差遣的圣灵感动,谁过大年,跑到血液中心来。

因为我献的是血小板,最后的时候,血液倒流回到我的血脉,我感到灵魂和身体都要分开了,想呕吐,我人痛得要晕过去,我根本没兴趣看我最喜欢的电影《小鬼当家》,耷拉着头躺卧在椅子上。

我看到天昏地转,灵魂挣扎的样子,我想人离开这个世界,大概也如此吧。

我睡醒了,一切如初,我感觉到有一股刚强的力量温暖我心,如果不经过“错误的扎针流血”“痛得半死的血液倒流”,我是无法胜过内心对流血和身体痛疼的恐惧,更无法体验耶稣基督因为爱走向十字架的自我牺牲。

我是在献血吗?

不是,我在从神那里获得勇气,我更新生命。

 < 三 >

我坐上地铁,然后打了一辆摩的,来的牧师家里,已经是下午两点了,很感恩的是,团圆饭刚刚开始。

妻子说我的脸色不好看,但是我心里充满喜乐。

二十来个弟兄姐妹欢聚一堂,我喝了一点红酒,我从小就喜欢喝一口,牧师说,圣经教导我们不可醉酒,只要不醉,弟兄姐妹可以随意地喝。

以前我所在的教会在过大年的时候,那些没有家庭的基督徒才会汇聚一堂,我们有家庭的独自在一起过,现在不一样了,在“归正”教会里,所有的团契都是以家庭为单位。

我对“舌尖上的中国”缺少品味,只知道很好吃,是一个擅长厨艺的人作的,酒很好,是法国进口的,一个经商的基督徒带来的,还有什么甜酒炖鸡,我是第一次吃到。大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嬉笑者,小孩子像麻绳一样穿梭。

我在一旁安静地听他们说话,埋头苦干——多吃一点,补充体力。

饭后,有许多水果,也是弟兄姐妹奉献的。临别的时候,一个弟兄对牧师说,牧师啊,你们家这么多菜剩着,不如我们下午继续来吃!

我们感到很自在,我也去过五星级酒店,虽然比牧师家奢华百倍,但是我内心没有自在和温暖感,我随便找一个床铺睡着了。

因为我们路途比较远一点,我们一家就住在牧师家,晚上,大家喜欢看春节联合晚会,这是除夕的新习俗。

只是我从96年开始,就不看CCTV了,我不喜欢听别人讲假话,也不喜欢那种面面俱到的煽情,春节联欢晚会上也不乏好节目,正如在肥肉堆里找片瘦肉,我觉得得不偿失。牧师也没有兴趣看,我就和他喝茶。

我们说起当下的教会状况,我告诉他我现在的打算,他也谈他的看法,我们就这样喝茶谈道,直到九点半钟,这是我们家入睡的时候,牧师也要准备大年初一的讲章。

为了迎接我们的到来,牧师家的被单是刚刚洗过的,睡进去柔柔的,暖暖的。在这辞旧迎新的日子里,睡梦里总是传来声声的炮竹。

女儿躺在被窝里,我睡了好久,她还在那里笑个不停,还想搔我痒,被我呵斥住了。

大年初一,也是中国新年的第一天,也是教会的礼拜天,我们依然过着“有晚上,有早晨”的清教徒生活。

起来的时候,我浑身都是力气。

< 四 >

大年初一的上午,牧师跟我们分享《怎样数算一生的年日》(诗篇90篇),一年过去了,我们是在数算有多少人得罪我们吗?我们在数算别人的过犯吗?还是在数算上帝给人的恩典,在筹备好人生呢?

我的女儿得到了很多红包,我小时候也有,但是遗憾的是,父母老是要替我保管,最后变成他们的,或者我的学费一部分。我从小梦想有一笔自己的钱,悲哀的是,直到我上班以后才兑现这个愿望。

我很不会理财,因为我从小没有钱——怎么理财啊!

所以女儿的红包,我一分钱也不替她保管,她自己保管,自己学习计算钱财,我和她商量好了,等过完春节,我们到批发市场去买一些小东西来,摆地摊,爸爸教女儿作生意赚钱。女儿多次和我说过,她想赚钱。

这没有什么不好,做父亲不但要教导孩子品德,圣经的教训,而且也要教导孩子生存的本事,许多基督徒家庭的孩子两个极端,一方面非常擅长谋生,学业好,赚钱多,但是远离上帝,甚至羞辱上帝;一方面是非常爱主,敬虔,但是学习成绩很孬,生存技能懵懂,除了做传道人,别的都不入流。归正福音下的孩子,既要有福音使命,也要文化使命。

女儿今年七岁,小学一年级,我跟她说,先学会数钱,整理钱,否则你不配拥有钱,她就埋头学习数钱,难度远远超过她学校学的数学知识,感谢神,都学会了。

我希望我的下一代,学会和人公平交易地做生意:

“你若卖什么给邻舍,或是从邻舍的手中买什么,彼此不可亏负”。“只要敬畏你们的 神,因为我是耶和华你们的 神”。(《圣经· 利未记》二十五章14、17节)

市场经济虽然不是完美的,不否定社会福利,人和人彼此的帮助,但上帝认为买卖才是实现公平正义的资源配置和人际交往的手段:

“你们要用钱向他们买粮吃,也要用钱向他们买水喝。 因为耶和华你的 神,在你手里所办的一切事上,已赐福与你。你走这大旷野,他都知道了。这四十年,耶和华你的 神常与你同在,故此你一无所缺”(《圣经·申命记》第二章6-7节)

摩西第十诫命说:“不可贪恋人的房屋;也不可贪恋人的妻子、仆婢、牛驴,并他一切所有的。”要兑现这条诫命,我们就应该学习和人正确地交往,特别是利益纷争的处理。

愿上帝祝福下一代。

< 五 >

大年初一的晚上,我们预备了一个简单的火锅,一位单身的基督徒弟兄和我们相聚在一起,最好的东西,你一个人吃也吃得没有意思,最美的事情,莫过于相亲相爱的人在一起分享。

我们一起分享过去一年的得着,新年的计划和打算,有什么需要我们彼此祷告,这是何等地美,何等地善。然后把电话打给远方的亲友,告诉他们,我们心中已经春暖花开,告诉他们,要赞美上帝,热爱生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