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方寸世界仰望星空——向新一波留學浪潮傳福音

本文刊於《舉目》64期

基甸

       1175161500d029101cl最近和朋友聊天,大家都不約而同地談到,近年海外的中國留學生越來越多,而且年齡越來越小。國內的朋友說,不知不覺中,身邊已有很多人把孩子送到海外讀書。在美國的朋友也說,明顯感到美國的大學裡,來自中國的孩子越來越多。

 

       今天在微博上看到一張照片:一大群中國孩子,半夜聚集在美國印第安納州的沃爾瑪店門口。原來,時值開學,普度(Purdue)大學的中國新生,集體“血拼”(shopping)生活用品。2012年普度大學有4千多名中國留學生,今年估計更多。

 特點低齡化

       最近有新聞說,因為大批中國留學生湧入紐約上州的大學城,小鎮的商店裡,因此專門增加了中國食品。上個月我回美南小城的母校,發現中國留學生比20年前我讀書的時候多了很多。光是本科生,就比當年所有的中國學生、學者總和還多。如今,似乎隨便一個美國大學,都有數以百計到千計的中國留學生。

        我在網上看到的統計數據,也佐證了這新留學浪潮。。從2008年的16萬,到2012年的41萬。海外的中國留學生人數,平均每年增加6萬。2012年,在美國大學就讀的中國留學生,有將近20萬人(圖1,註1)。2010年代這一波留學新浪潮,顯著的特點,是低齡化:2012年在美國中學就讀的中國小留學生,有24,000人,而相較2010年,僅有6,000多人,2006年還不到100人(註2)。

       中國父母和學生對國內教育體制的失望和厭倦,是留學生人數增加、低齡化的一個主要原因。家長普遍抱怨:“孩子在中國太累了!”2010年,近1百萬考生放棄高考,其中打算出國留學的,佔21%。

       2012年4月,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發佈的調查結果顯示,70%的中國高中生對出國留學感興趣,80%的中國父母贊成孩子出國留學。

       有經濟條件把孩子送出國讀書的家庭,也越來越多。另一方面,歐美國家近年經濟不景氣,學校也希望通過擴大招國際留學生來創收。

新舊的不同

        中國學生到歐美國家留學的上一波浪潮,是在1980、1990年代。我就是那個年代出國留學的。今天湧出國門的中國留學生,跟二、三十年前我們那一代,有顯著的不同。我們大多數是到海外讀理工科專業的碩、博士研究生,多數有獎學金、助研金,或助教工資,而且學校免除學費。只有少數學生需要在餐館等地方打工,才能維持生活。

       大多數留學生都已經結婚,甚至有了孩子。剛到海外的時候,基本上都是一無所有,購物需要搭朋友的車,傢俱是朋友幫忙撿來的。

       那一代的人,經歷過貧苦,大多吃苦耐勞、節儉勤奮、憂國憂民,相信個人奮鬥、科學至上。

       今天新一代的留學生,多是單身,從小在相對優裕的環境中長大。他們留學海外不菲的學費和生活費,基本由家裡提供。租高檔公寓、買房、買新車,甚至開豪華跑車的,都不罕見。他們所學的專業,也不局限於理工科。除了最熱門的商科,人文、藝術、音樂等科系都有。

      跟其他條件優越的中國90後一樣,他們大多時尚、大方、自由、率直、聰明、有主見,喜歡用智能手機。同時,可能比較自我中心、自戀、頹廢、情緒易變、不愛跟人交往、更多地受後現代思想的影響……

       這些年輕的留學生,給海外華人教會帶來新的挑戰和機遇。當年我們那一代的留學生,物質比較貧乏。很多人一到海外,就受到華人教會的關懷和幫助,被基督徒帶到查經班或教會小組,並且留下來,最終信主。我就是這樣。

        從“仇恨文化”走出來的我們,本來相信“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卻經歷了基督徒真誠的愛。我們起初無法理解,但隨後深深感動,因而開始仰慕基督信仰,願意深入瞭解。

       今天新一代留學生,在物質上優越得多,未必需要教會為他們撿舊家具,或每個週末用車載他們去買菜、購物。查經班或教會小組免費提供的中國飯菜,也許能吸引他們來參加一、兩次的迎新活動或查經聚會,但很快他們就可能因為學業忙,或者週末有更好玩的活動,而不願意再來了。

        我們那一代的留學生,會跟基督徒爭論無神論和有神論、進化論和創造論,對真理有認真的追求。基督徒拿來的《海外校園》雜誌,我們會認真讀,而且非常喜歡。一方面是因為《海外校園》確實好,另一方面是因為當時候能讀到的中文報刊、雜誌很少。

       今天新一代的留學生,也許會說“有信仰很好,我覺得所有宗教都是勸人為善的”,但不認為自己需要信仰,也不認為有什麼絕對的真理。他們都有電腦和智能手機,可以隨時上網看海量的中文信息,跟地球另一邊的親友聯繫,也習慣於在手機上刷屏閱讀或欣賞多媒體內容,未必會讀基督徒贈送的福音紙刊……

       難怪很多海外華人基督徒,在驚嘆新留學浪潮來勢之猛的同時,也感覺到不知如何向這些年輕學子傳福音。

 

 兩代共通點

       其實每一代人都有各自的特點。雖然每一代人接受福音的障礙不同,但每一代人都一樣需要福音。

       新一代的留學生,在年齡還小的時候就離家出國,離開父母的保護,到完全陌生的海外求學,精神壓力很大。他們雖然有智能手機、平板電腦等“玩具”,但仍然會感到孤單、焦慮和空虛。他們對未來、對人生同樣迷茫,對終極價值與意義,同樣有渴望與追尋。基督徒所唱的“人們需要主”,新一代留學生也不例外。

       現今的小留學生,將是中國二、三十年後的社會中堅。如果他們能認識上帝、找到信仰,對中國的未來有難以估量的影響。今天海外華人基督徒,願意花費數千美元,犧牲數週的假期,到遙遠的異文化地區“短宣”,那麼,對本地就能接觸到的大批中國未來的棟樑,怎能反而無動於衷?怎能錯過這寶貴的“現今的機會”(參《斯》4:14)?

        向新一代留學生傳福音,是我們的義務和責任,結果則在上帝的掌管之中。學生接受主不是靠我們的能力,而是“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參《羅》1:16)。90後的年輕人,同樣有掙扎和對愛的需要。當基督徒真誠地跟他們交朋友、用愛心去關懷他們(而不是為“傳教”和他們交往,流露出功利主義的味道),他們同樣能感受、會思考。基督徒可以一如既往地以生命影響生命,用上帝的愛溫暖人心,進而幫助他們認識信仰、走向上帝。

 

善用新媒體

       福音真理的核心恆古不變,但傳福音的工具應該與時俱進,“向什麼樣的人,我就作什麼樣的人”(參《林前》9:22)。

       社會化媒體和智能手機等新技術,已經非常普及,深刻影響了大眾的生活方式。對於90後,這更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理所當然的一部分。這些新技術,為人與人之間的交流、信息的傳播,帶來了便捷。注重關係和生命影響的基督徒,應該積極擁抱、盡力善用這些新技術,向90後見證上帝的愛。

       筆者參與的[海外校園機構](OC)福音事工,近年從紙媒向網絡和新媒體轉型,也正是為了回應時代的需要。無論是生動多彩、有聲有色的OC電刊,還是“手機掃一掃,好文天天到”的OC微信平臺,都能把福音見證用更生動、更符合現今年輕人閱讀習慣的形式,傳送到手機或電腦上,讓讀者在喜聞樂見中潛移默化,讓“低頭族”在掌中方寸世界裡,仰望星空。

       我們相信,如果堅持“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喚之以靈”的原則,製作高品質的內容,同時借助新媒體向年輕人傳播,能更好地幫助年輕朋友追尋真理,更好地服事有心向新一代留學生傳福音的華人教會,為教會提供優質的傳福音資源。

        20年來,一批又一批的中國留學生,因為基督徒送給他們的一期又一期的《海外校園》雜誌,而認識真理、走向上帝。他們當中的許多人,如今已經成為華人教會的領袖和中堅。今天面對新一波的年輕留學生,我們盼望華人教會的弟兄姐妹,也能把OC電刊和OC微信平臺推薦給他們,用這樣的方式向他們傳福音。

       轉發一封郵件、一條微博給你所關心的年輕留學生,或者拿出一個二維碼,讓他或她用手機掃一掃,對基督徒來說只是舉手之勞,對年輕的朋友來說也很容易接受,但福音的種子,也許就此在一個心靈中種下,聖靈的工作就有了一個切入點。能以這麼方便的方式向新一代留學生傳福音,何樂不為?

 

 小小祈願

       不久前的一個禮拜天,我去美國首府華盛頓的機場,接了一個中國新生,送他到租住的公寓。公寓條件非常不錯,還有西裝革履的禮賓服務員恭候房客、提供服務。我們等著拿鑰匙時,看到一撥又一撥的房客找服務員辦事或走過,而這些房客全是中國留學生。

       公寓大堂裡有一份免費中文報紙,上面有很多中國餐館和超市的廣告,這報紙卻是某某功辦的。我坐在大堂裡默默禱告,希望有一天,這樣的留學生公寓裡,擺的是傳基督信仰的《海外校園》,或者是OC新媒體的二維碼卡片(圖2)。更巴不得這些中國留學生的手機上,都有談信仰的OC微信平臺,電腦上都有傳福音的OC電刊。

       年輕的留學生需要主,若我們不去關愛他們的靈魂,不去告訴他們與上帝和好的消息,還有誰會去呢?這是我小小的感動和祈願。

       親愛的弟兄姐妹,但願你也有這樣的感動和負擔,把上帝的愛傳給新一代的留學生。

 

註:

1.  資料來源:中國教育部發佈的統計數據,及美國《門戶開放報告》公佈的統計數據。

2. 資料來源:《中國周刊》2013年第5期《未成年人出國調查》,新東方《2013年中國留學生白皮書》。

作者來自四川,現為[海外校園機構]同工。

圖1、2008-2012年中國留學生人數統計

BH64-19-7222-文章圖1.2018-2012.中國留學生統計.網站用.R50

 

 

 

 

 

 

 

圖2、OC微信平臺二維碼

BH64-19-7222-文章圖二:微信平台二维码

 

 

 

 

 

 

 

 

 

2 comments for “從方寸世界仰望星空——向新一波留學浪潮傳福音

  1. sarah
    2013/10/27 at 10:35 上午

    “90後的年輕人,同樣有掙扎和對愛的需要。當基督徒真誠地跟他們交朋友、用愛心去關懷他們(而不是為“傳教”和他們交往,流露出功利主義的味道),他們同樣能感受、會思考。”

    是的。我信主的其中一个原因,是感到别人真诚地,不带功利性的关心自己。当时对于一些道理,理论性的东西,有了一些了解。关心我的基督徒老夫妇,让我真正感到,世界上有这种人,有这种生活方式,这些道理不是空的。他们对人热诚,生活简朴,但非常快乐,这种生活方式也很吸引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