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怡昕 2013.03.28

從禁槍想到的

gun

       去年底,美國康州的槍擊慘案讓人痛心。這個事件也引起了關於禁槍的討論。在我有限的知識中,記得美國的國父們特意保有了私人持槍的權利,因為擔心政府走上錯誤的道路後,群眾沒有辦法抵抗。我覺得這個原則是有意義的。

       帶我信主的美國爸爸Bill說,用於打獵的槍,和這次兇手使用的能夠快速連發無需重新裝彈的Rifle,殺傷力大有不同。而且有很多槍擊事故,是孩子們在家裡玩鬧的時候,誤用了大人藏起來的槍械。

       這些事實讓我意識到,公共政策的制定實在需要智慧,不能只是停留在原則性的討論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