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的“三對三”

本文刊於《舉目》64期

任永剛

BH64-53-6820-圖2. Dorcas攝.Memorial Union.R30       我來自中國西北農村,祖輩靠種地、放牧為生。我的老家風特別大,春天往往黃沙漫天、遮天蔽日。生活非常不易,農民是真正的面朝黃土背朝天,每一分收穫都要付出巨大的努力。

        2002年,我大學畢業,到天津的一所大學教英語。2004年我結婚,妻子是基督徒。

       第一次約會時,她就告訴我,她是基督徒,聖經的原則是“信與不信的,不可同負一軛”。儘管我不太明白這句話,但是為了她,也出於對教會的好奇,我去了她所在的教會,參加了查經聚會。8個月後我信主受洗。

拿不拿掉孩子?

       婚後很快有了女兒。女兒一歲時,妻子意外又有了身孕。這是違反國家的計劃生育政策的。我非常擔心自己和家庭的前途,甚至肝病復發,醫生要求我住院治療。

       我覺得天父給了我不能承受的負擔:身體不好,要讀在職研究生;妻子可能工作不保,房貸待還等等。總之一大堆困難,壓得我喘不過氣來。我希望上帝憐憫我,原諒我流掉孩子。

       妻子迫于我和雙方父母的壓力,去醫院墮胎。然而,先後去了三、四次,手術總是不能進行。不是醫院太小,做不了這樣的手術,就是我們資料沒帶齊,等等。

       最後一次,我鐵了心,要在一醫學院附屬醫院做引產術。當完成了各種準備時,北京的一位牧師打來電話,告訴我絕對不要拿掉孩子。他在電話裡說了很多,有兩點至今記憶猶新:

        一,如果墮掉孩子,我必失去上帝的祝福。二,基督徒講愛主、愛弟兄,甚至愛仇敵。如果連自己的親生骨肉都不愛,何談愛這個、愛那個?

       儘管他的話我很不願意聽,覺得很扎心,但他確實說得在理。所以,我決定為上帝的緣故,留下這孩子。

       生完老二後,妻子做了全職主婦。平穩的生活,證明我們之前的一切擔心、憂慮,都是多餘。上帝沒有讓我們缺什麼。孩子們從小聽媽媽講聖經故事,看媽媽在床頭為他們禱告,溫順、懂事、活潑、機靈。

       我也發現,帶兩個孩子比一個容易。他們能一起玩。大人忙的時候,不怎麼需要大人盯著。我進而發現,給孩子最好的禮物,就是給他兄弟姐妹。聖經說,我們當生養眾多。儘管這句話,和中國當前的國情和政策不一致,但我相信上帝自有道理。看看我們周圍的獨生子女,往往物質上很富有,精神上很貧瘠。更不幸的是,只有一個孩子的家庭往往很脆弱,一旦孩子出什麼意外,整個家庭即近破碎。

  “嚴重教學事故”

       再來說說發生在2012年上半年的一些事兒。由於魯莽(套用領導的話,就是“政治上無知”),我在英語課上,為了活躍課堂氣氛、呼應教材內容,播放了一小段歷史視頻,觀點與官方不同。

        後果很嚴重,給我以及家人帶來了極大的痛苦和折磨。我差點丟了工作,個人檔案上也差點留下“嚴重教學事故”的處罰。我多年在另外一所大學兼職,也因為安全部門的介入,失去了這份工作。

        安全部門還向我們學校通報了我的超生情況(學校原本不知道),更向學校通報了我在家庭教會聚會的詳細情況,認為我參加非法聚會。

       我所有的教學工作隨即被叫停,收入銳減。事發後很長一段時間,我被要求寫檢查、保證,以及政治覺悟報告之類的。還要求我看主流媒體新聞、閱讀某些報紙社論,並且寫讀後感。

       我彷彿生活在白色恐怖當中,不管身處何處,必須隨叫隨到。偶爾在外面,領導一個電話,就讓我膽戰心驚。還沒等我把在外面的理由說完,領導就啪的一聲把電話掛掉。我騎著自行車一路狂奔,趕回學校,內心不斷呼求上帝施憐憫、慈愛,不要讓領導又黑著臉,對我做進一步處理。

500fd9f9d72a6059665ed80a2934349b033bba57儘管非常痛苦

       儘管我非常痛苦,但我還是慢慢學著理解那些拿我說事兒的人。他們不認識上帝,上級、主管部門,就是他們的主、他們的神。為了自己的飯碗,他們得向他們的主交帳,向他們的主撈表現。我這個基督徒能做的,就是為他們禱告,在他們面前做見證,用生命影響他們。

       其實,我們單位領導儘管有時對我吹鬍子、瞪眼睛,罵我做事沒腦子、一根筋,但多數情況下,處理我的事情還算人性化,沒有太為難我。儘管各種收入沒了,但基本工資照給,後來甚至讓我做了院裡圖書管理員,每月發給一些津貼。實話實說,我挺感謝他們的,也常常為他們禱告。

        除了事發後的兩、三個夜晚,因恐懼不能入睡外,其他的夜晚,我都藉著聖經,尤其是《詩篇》,以及弟兄姊妹的禱告,安靜下來,睡得很踏實。我求上帝施展奇妙救恩,救我脫離艱難,脫離惡者的手。我相信,依靠耶和華的必不至羞愧。

       當我的同事想安慰我,但又不知如何安慰時,我告訴他們,我的上帝必給我出路,因為祂是我的拯救者。《詩篇》中,大衛在苦難中的禱告,彷彿就是我現狀的寫照。他的禱告,對我而言,句句是如此真實、珍貴。

       隨後發生的事情,也證明上帝聽到了我的禱告。祂沒有把我交給逼迫我的人,而是在困境中,給我開闢了一條我嚮往已久的出路。

三對三,非巧合

       一直以來,我積極準備去國外留學。課堂教學事件不久,我就收到新西蘭奧克蘭大學的博士錄取通知書。為了吸引海外人才,新西蘭的外國博士生學費,與本國學生一致。我大致算了一下,在那兒讀博士,學費、生活費大約需要四、五十萬元。

       我向上帝禱告。5月20日,我收到澳洲一個大學的通知,每年給我3萬澳元的獎學金,共給3年。3年的澳元,換成人民幣相當於50多萬。我欣喜若狂,但轉念仔細一想,不對啊,我要的是新西蘭,上帝你怎麼給我的是澳洲?澳州學費貴,交完學費,一年剩下7千多澳元,不夠生活的!上帝是不是搞錯了地方?

       接著我又求,上帝啊,既然你向我施恩,但你也看到了,這些錢去澳洲是不夠的。而且,兩個孩子還要上學,他們的學費怎麼辦?上帝啊,請容許我大膽向你再要多一些恩典。

        6月6日下午,我在辦公室正準備靈修時,突然好像聽到一個很輕的聲音:“超過你的所求所想!”我心裡一怔,這是上帝對我說話嗎?查考一下,發現《以弗所書》3:20這樣說:“上帝能照著運行在我們心裡的大力充充足足地成就一切,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我把這句話存在心裡。

       6月7號,我收到澳洲另外一所很不錯的大學的獎學金——學費全免,每年給生活費23,728澳元,總共給3年半。也就是說,我拿到了相當於100多萬人民幣的獎學金(學費加生活費),超過了我在上帝面前所求的!

       更讓我安心的是,博士生的孩子,只要5歲以上,在悉尼免費上學。我的老二,今年剛過5歲!

       我發自內心地感謝上帝!祂真聽我們的禱告!祂那超然的計劃和作為,遠超過我們的所求所想。

       這個獎學金收到一個星期後,奧克蘭大學獎學金也來了,也是給我全獎,孩子免費上學。我滿心感恩——人拿3件事辦我:上課行為不當,超生,以及“非法聚會”。每一件事,都能讓我在單位的日子不好過。上帝卻給了我3個學校的獎學金,不管選擇哪個學校,都會讓我逃離不好過的生活。3對3,看似巧合,卻是上帝奇妙的安排。

簽證出乎意料

       我們一家申請簽證的過程,也充滿了恩典。我並不打算全家一起辦簽證,理由一,不想讓簽證官感覺我們有很強的移民傾向。理由二,如果全家都去,移民局可能會讓我出示很高的財產擔保。而我財力非常有限。

       在我填寫電子簽證過程中,被問及家庭成員是否也提交申請。我誤以為,如果選擇“不是”,就意味著家人以後也不能申請,所以選擇了“是”。

       在提交後自動生成的表格裡,赫然顯示,我的申請包含了一家4口!我非常擔心,但又改不了,只能求上帝藉著簽證官憐憫我們。

       簽證官的確也憐憫了我們,沒有嚴格審查我的財產證明,只是要求我寫一份財產聲明。我不想撒謊,就把我們房子老老實實估了價。完成體檢後沒多久,一家人的簽證就順利下來了。

       主的安排何等奇妙!我犯了誤,上帝卻藉此成就祂的美意——祂知道我的經濟能力有限,不但幫我省了再次申請簽證的3,500元,更體恤我們,免得英語不太流利的妻子,以後單獨帶著兩個孩子,拎著大包小包,跌跌撞撞到澳洲和我會合。

       讓我用《詩篇》34:1-9做結束語:

       “我要時時稱頌耶和華,讚美祂的話必常在我口中……我曾尋求耶和華,祂就應允我,救我脫離了一切的恐懼。凡仰望祂的,便有光榮;他們的臉必不蒙羞。我這困苦人呼求,耶和華便垂聽,救我脫離一切患難。耶和華的使者在敬畏祂的人四圍安營,搭救他們。你們要嚐嚐主恩的滋味,便知道祂是美善;投靠祂的人有福了!耶和華的聖民哪,你們當敬畏祂,因敬畏祂的一無所缺。”

 

作者出生在寧夏。現在澳洲悉尼Macquarie University讀博士。

圖片一為Dorcas攝。

3 comments for “奇妙的“三對三”

  1. Ren
    2013/10/29 at 11:23 上午

    尽管属世文章有几篇,但第一次发表属灵文章,内心还是非常兴奋。
    看到了编辑对原文章改动较大。怎样学写这样的文章,是以后的课题。
    谢谢你们,愿主祝福

    • admin
      2013/10/30 at 3:20 上午

      編輯改文章,會較多從讀者的角度修。有時難免會有見仁見智的情形。不過,《舉目》是團隊工作,文章的修改,不是只經過一位編輯的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