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追求社會公義實際嗎?

本文原刊于《举目》63期

許宏度

BH63-03-6932-圖二.談妮攝.DCS_0430.R20        自2007年次貸危機(subprime mortgage crisis)引發全球金融危機以來,就不斷有人在問:華爾街是否需要更多的監管?西方社會的資本主義是否已經走偏了?已經出軌了?已經忘記中產階級的重要性了?

       這些,都是大家非常關心的社會問題。不過,對今天的基督徒來說,在這些問題背後,還對應著一些更基本的話題,即:社會公義重要不重要?追求社會公義有用嗎?可行嗎?實際嗎?

       下面我們就從4個方面來進行討論。

 

  • 社會公義的必要性

       上面一連串的問題,看起來並不容易回答。不如我們先換一個方式來問:一個沒有公義的社會,能夠健康正常地運作嗎?

        這時答案就顯而易見了:2010年12月回教國家發生的“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不正說明了社會不能長久沒有公義嗎?專制的政府,僵化的體制,貪污腐敗的政客,基本人權的被侵犯,國民經濟的衰退,失業率的居高不下,人民生活的困苦,這些必定導致平民百姓對政府激烈的抗議和唾棄!

        美國的“佔領華爾街”(Occupy Wall Street)則是另外一個例子。2011年9月,接近1000名示威者,進入紐約金融中心華爾街示威抗議,反對大銀行、大企業的貪婪腐敗,因為它們影響政府的財經政策,帶來社會貧富極度懸殊的不良後果,產生出所謂“1%的超級富豪”(1% super rich),卻造成了成千上萬的窮苦百姓。

        這種貪婪腐敗的社會現象,使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在2012年11月中共18大開幕式的演講中,也不得不承認:腐敗的社會現象如果不被解決,就會對共產黨造成致命傷害,甚至“亡黨亡國”。

       誠如《箴言》14:34所言:“公義使邦國高舉;罪惡是人民的羞辱。”

       這樣看來,一個沒有公義的社會,是不可能健康正常地運作的。換言之,真正的問題不是追求社會公義有用嗎?可行嗎?實際嗎?而是我們不能不追求社會公義!因為沒有社會公義,結果只會是民不聊生、官逼民反、社會大亂。

 

  • 社會公義的聖經基礎

       從聖經的角度看“社會公義”這個議題,就免不了要講到創造主的公義。因為人是上帝“照著自己的形像”造的(參《創》1:27),所以人類社會對公義的需求,根本上源自於創造人類的耶和華上帝。難怪摩西描述上帝時這樣說:“我要宣告耶和華的名;你們要將大德歸與我們的上帝。祂是磐石,祂的作為完全;祂所行的無不公平,是誠實無偽的上帝,又公義,又正直。”(《申》32:3-4)(註1)

        既然上帝是公義的,祂便要求以色列在“各城裡,按著各支派設立審判官和官長。他們必按公義的審判判斷百姓。不可屈枉正直;不可看人的外貌。也不可受賄賂;因為賄賂能叫智慧人的眼變瞎了,又能顛倒義人的話。你要追求至公至義,好叫你存活,承受耶和華你上帝所賜你的地。”(參《申》16:18-19,《賽》11:3-5,58:3-9,《彌》6:8,《太》6:33)

       可惜的是,以色列沒有理會上帝對他們維護社會公義的要求,以致先知彌迦指責那些有權有勢的領袖說:“雅各家的首領、以色列家的官長啊,當聽我的話!你們厭惡公平,在一切事上屈枉正直;以人血建立錫安,以罪孽建造耶路撒冷。首領為賄賂行審判;祭司為雇價施訓誨;先知為銀錢行占卜……”(《彌》3:9-11)

       他們中間的大地主,貪圖別人的田地房屋,使彌迦不得不責備他們說:“禍哉,那些在床上圖謀罪孽、造作奸惡的!天一發亮,因手有能力就行出來了。他們貪圖田地就佔據,貪圖房屋便奪取;他們欺壓人,霸佔房屋和產業。”(《彌》2:1-2)

       很不幸,舊約先知所說的這些話,使人想到的,不只是古代的以色列,也是今天的東西方社會!今天的首領、官長,還是屈枉正直,以人血建立首都;今天的地主、官員,還是在貪圖別人的田地房屋。俄羅斯總統普京的政府,就曾被形容為一個黑手黨政權;(註2)而中國大陸官吏的貪污腐敗,也是眾所周知、舉世矚目。(註3)

 

  • 基督徒參與社會公義的動力

       面對這麼大的挑戰時,我們很容易會想:

       “當然,我們應當關心社會公義,這個事實不能逃避,但是其攔阻卻廣大無邊。不僅問題太過複雜(我們並非專家),社會又多元化(我們沒有獨一的權力或特權),而且反對的勢力強大(我們沒有影響力)。基督徒信仰在社會已落入低潮,我們感到陷入困境、孤立無援。何況,人人都自私,社會又敗壞,要期望社會改變,簡直太不實際了。”(註4)

       斯托得牧師指出以上這種基督徒的悲觀論調,既沒有歷史根據,在神學上也說不過去。(註5)

       事實上,歷史中充滿基督徒影響社會的例子,包括創辦主日學的雷克斯(Robert Raikes)、廢除奴隸制度的威伯福斯(William Wilberforce)、和創立“救世軍”的卜維廉夫婦(William and Catherine Booth)。

       dc54564e9258d109a811150ad058ccbf6d814d93而在神學上,我們不要只將注意力放在人類的墮落,而忽視上帝的創造與救贖。

       在創造方面,人類並沒有因為墮落,而完全失去上帝的形像或良心,不少非基督徒還是婚姻美滿、教養兒女有方、敬業樂業、關心社會安危的。

在救贖方面,上帝賜給信徒和教會2個無比豐富的屬靈寶庫:聖經和聖靈。我們千萬不要長撒但志氣、滅基督威風,而是要多開發和使用這兩個屬靈寶庫。(註6)我們不要像掃羅王,只知道歌利亞的厲害,而不知道上帝的大能。我們要效法保羅和西拉,藉著聖靈的大能大力,正面地“攪亂天下”(參《徒》17:6)!

 

  • 基督徒應如何實際參與社會公義

       在《C型觀點》一書裡,斯托得牧師列出6種基督徒可以正面“攪亂天下”的方法。(註7)

        第一,基督徒需要為我們的國家,以及國家領袖懇切禱告。誠如《雅各書》5:16所言:“義人祈禱所發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斯托得牧師舉了 1986 年菲律賓政變、馬可仕獨裁政府被推翻這件事,作為禱告發揮力量的例子。他挑戰我們:如果一個社會“暴力超過和平,壓迫多過公義,世俗化大於良善,是否是因基督徒和教會禱告不夠的緣故?”(註8)

        第二,基督徒需要積極傳福音,因為福音是上帝的大能,能夠改變人心。當福音被廣傳時,它“不僅會使個人全然更新,也會產生一種……防腐的氣氛,使得褻瀆、自私、貪婪、不誠實、不道德、殘酷、不公,較難滋長”。(註9)福音既然能夠改變人心,也因此能夠改變文化。

       第三,基督徒需要對真理有信心,因為上帝的真理比撒但的歪理更有力量。我們不需要為真理擔心,以為真理岌岌可危,要知道上帝在看顧真理,不會容許真理完全被壓制。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索忍尼辛(Solzhenitsyn)曾經說過:“一句真話的分量勝過全世界。”(註10)當然,我們要很小心,凡事不要太快下結論,免得過於簡化事情,以為我們就是真理或社會公義的化身!要常常提醒自己:我們是蒙恩的罪人,還是會常常犯錯;與人相處,不但要持守真理,也要待人有恩(參《約》1:14)。(註11)

       第四,基督徒需要效法主耶穌,為真理作見證(參《約》18:37)。我們要發展倫理護教學(ethical apologetic),參與公開的辯論,透過講壇、電台、電視、寫信給報刊、作詩、寫劇本、寫流行歌曲,為上帝的真理大膽發言。

       另一方面,我們也要積極地抗議愚昧、欺騙與邪惡。歷史告訴我們,群眾的抗議是非常有效的,特別是在西方的民主國家。

        第五,基督徒需要有生活的見證,活出福音的榜樣。第三和第四點強調“說出來的真理”是有力量的,其實“活出來的真理”力量更大。醫院的基督徒護士、學校的基督徒老師、辦公室的基督徒秘書、商店的基督徒店員、或工廠的基督徒工人,所發揮的影響力,遠遠超過他們所佔員工人數的百分比。

       在這方面,但以理是我們的好榜樣,他有美好的生活見證,以致在適當的時機,他可以對尼布甲尼撒王(他的老闆)說:“王啊,求你悅納我的諫言,以施行公義斷絕罪過,以憐憫窮人除掉罪孽,或者你的平安可以延長。”(《但》4:27)之後,他又有膽量,拒絕伯沙撒王的賞賜,並代表上帝責備王“向天上的主自高”(參《但》5:23)。

       第六,基督徒需要有集體的見證,教會要活出福音的榜樣。地方教會要比個人和家庭更具影響力,“因為上帝的心意,是要教會成為祂救贖的新團體,將祂國度的理想具體表現出來。”(註12)主耶穌和12使徒,就是一個集體見證的好例子。在教會歷史中,類似的例子不勝枚舉,包括衛斯理兄弟和牛津神聖社(Holy Club)、威伯福斯和克拉朋聯盟(Clapham Sect)等。

 

結語

        回到本文開頭的具體問題:華爾街是否需要更多的監管?西方社會的資本主義是否已經走偏了?已經出軌了?已經忘記中產階級的重要性了?

       其實,華爾街不一定需要更多地監管,但一定需要更好地監管,包括更高的透明度,更多忠誠信實的財經主管。華爾街的問題,不在銀行企業的規模太大(too big to fail),而在銀行企業的銀碼太大,以致對財經主管形成無可抗拒的誘惑(too much money to resist)!銀行界、企業界需要有像約瑟和但以理,這種認識上帝、敬畏上帝的人來領導和監管。教會需要培育出更多這樣的領袖,成為世上的鹽和光,榮耀主名!

       而西方社會的資本主義,其實一直都走偏了路,因為過分強調市場自由的運作,而忘記了人類墮落以後的罪性,忘記了上帝賦予人類渴望公義的人性,也忘記了上帝對人類社會公義的要求;換言之,西方的資本主義,忽略了上帝在聖經的啟示、真理,以致在神觀和人觀上出了問題。

       對于這背後更加基本的議題——社會公義重要嗎?我們已在文中作出了回答:不但重要,而且必要!

       一個沒有公義的社會,不可能健康正常地運作!追求社會公義不但有用,而且非常實際。它能使人民安居樂業,社會和諧、繁榮、進步。誠如《箴言》14:34所言:“公義使邦國高舉;罪惡是人民的羞辱。”

註:

1. 華人文化的世界觀跟聖經的世界觀,在這方面很不一樣。華人文化的世界觀以人為中心,強調的是人倫(人與人的關係);聖經的世界觀以上帝為中心,強調的是宗教(人與上帝的關係)。華人文化基本上是不重視宗教的,誠如《論語‧雍也第六》所言“子曰:務民之義,敬鬼神而遠之,可謂知矣。”同樣的,《論語‧述而第七》也有記“子不語:怪、力、亂、神。”在宗教這個議題上,孔子是非常的有智慧,覺察到人的能力在這方面非常的有限。

2. 參 “WikiLeaks cables condemn Russia as 'mafia state'” http://www.guardian.co.uk/world/2010/dec/01/wikileaks-cables-russia-mafia-kleptocracy。

3. 有關中國的貪官污吏,參維基百科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腐敗案件列表”。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最近發表 176 個國家的貪污指數,2012 年最清廉的國家是丹麥,芬蘭和紐西蘭,第4是瑞典,第5是新加坡,第9是加拿大,第14是香港,第19是美國,第37是台灣,第80是中國。

參 http://www.transparency.org/cpi2012/results。

4.斯托得,《C 型觀點:基督徒改變社會的行動力》(台灣,校園,2009),p.84。5. 同上,p. 84-85。

6. 參拙作,《如明光照耀:突破信仰的瓶頸》(香港,天道)第3章“讀經的瓶頸”;北美華神季刊104期“聖靈系列(四):聖靈與靈恩運動”。(http://www.cesnac.org/v7/download/issue/CES-Fall-2012_web.pdf)。

7.斯托得,p. 90-98。

8. 同上,p. 90。

9. 同上,p. 92。

10. 同上,p. 94。

11. John Stackhouse 的一篇文章(“This (Ambiguous) Political Life”)有很好的討論。參http://www.christianitytoday.com/ct/2012/november/this-ambiguous-political-life.html。

12.斯托得,p. 96。

作者現任教於北美中華福音神學院,主授新約。作者保留本文版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