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高高的山崗上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于犁

        W020100928519338806795下午一點半,我們一行5人,開車向川甘邊界出發。6月,陽光燦爛,茂密青翠的山崖,湍急碧綠的河水,令我們不禁從心底裡贊嘆造物主所造之物的美好!方舟殘疾孤兒院孩子的笑聲,優美的舞蹈,頑強的生活態度,都深深地印在我們心中。

        這是我第二次隨Z弟兄去宣教。第一次是去“馬、金、丹”(馬爾康、金川、丹巴)。Z弟兄十分忠心、敬虔,很年輕就出來全職事奉。他開闢的禾場很大,陝西、甘肅、綿陽、德陽等,川內更多。

 

中國特色的獎狀

 

       開了2個多小時,到了文縣。隨即遇上甘肅2個月以來第一次下雨,真是個及時雨!

       坐在三輪汽車上往山裡開,小路全是石子和爛泥,抖得我們甩過去又碰過來。坐了近45分鐘,終于到了目的地——當地教堂。這個教會有500多名基督徒。而且這條山谷沿途,有十幾個聚會點。然而,沒有牧師,缺乏牧養。Z弟兄他們已支助了3年。

        教會的弟兄看見我們,十分親熱。當晚有禱告、敬拜。這些少數民族的弟兄姊妹,全是跪在地上禱告,非常敬虔。我們一起唱詩,聊天到12點多。他們非常感謝上帝使他們家庭和睦、內心平安。

       在這個簡陋的教堂裡,我十分驚奇地看到一張蓋有鎮政府、鎮黨支部大印的獎狀,表揚“基督教同志們在修橋築路中表現積極、優秀”。這張具有中國特色的獎狀,說明弟兄、姊妹把主的道行出來了,也得到了社會的公認!

      當晚,我們睡在教堂的長條凳上。

 

不吵架、不欺鄰      

 

        第二天一大早,我們坐了一段車,然後開始爬山。這座山在當地不算太高(近2000米),但很陡,沒有路,只有當地白馬藏族同胞用驢馱東西走出來的小徑。我們在當地弟兄的帶領下,爬了2個多小時。快到山頂時更陡,我爬得气喘吁吁,汗如雨下。

       山上住的全是白馬藏族,約40戶,200多人。基督徒大約有20多人。當地的班弟兄熱情接待了我們。這位班弟兄信主前,帶頭修了許多廟。他常常欺負鄰居,夫妻也經常吵架、打架。信主後,他改變了。

       他家4個兒子全在北京打工,家庭較富裕。他的房子很大,房子前面還有一個大的曬壩,正曬著糧食。我們吃著他妻子王姊妹為我們做的豐盛午餐,非常感恩。王姊妹告訴我們,信主後,他們夫妻不吵架了。丈夫開始尊重她,她在客人面前,可以與丈夫一起上桌吃飯了。她說,班弟兄原來拜偶像,信主後,把客堂上供奉的偶像全打碎、丟掉了。從前,他為一點小事,就對鄰舍逞強,欺負人家,信主後他學會了寬恕——人家抱了他院裡的柴,他不動氣,把柴搬上樓就是。他信主前喝酒,信主後他如饑似渴學聖經,常常禱告,戒了酒。

 

 黑牆白粉贊美詩      

 

        下午,班弟兄帶著我們,走訪了社長等幾戶人家。“來啊,來信啊!信真神啊!得平安啊!”班弟兄每走一家,就吆喝幾句。對方也回答:“啊,要來的!”我們感到,這裡傳福音的氛圍很寬鬆。

       晚上,在班弟兄家有聚會。天還未黑,弟兄姊妹就陸續來到班弟兄家。黑黑的牆上(冬天在房子裡燒火塘熏的),用白粉筆寫滿了贊美詩歌。我教他們唱“來信耶穌真正好”,他們一下子就學會了。

       聽Z弟兄講,這裡不識字的弟兄能教贊美詩歌,不信主的慕道友唸聖經——唸一唸,參加聚會多了,就信了。

       Z弟兄為他們講了一篇道:“認識你獨一的真神,並且認識你所差來的耶穌基督,這就是永生!”我驚嘆沒有什麼文憑的Z弟兄,把主的道講得那麼清晰、流暢!

       夜深了,滿滿一屋的人都不願離去,紛紛分享:信主後有了平安,家庭和睦了,時時向主禱告,有盼望了……

       看見這麼多少數民族弟兄姊妹純樸地來到主的面前尋求,我從心底裡贊美主!願主賜福這地!保守這地!

 

尾音

 

        第2天早晨4點鐘,我們就起床,交了奉獻金,我們下山。我用相機拍了漂亮的日出。頭天傍晚,我還拍了村民們吆喝著驢,馱滿糧食和蔬菜,一隊隊上山。

       我們仍然沿著崎嶇的小道下山,但心裡充滿感恩、喜樂。主說,進窄門,走小路的人是有福的,願這福氣常常臨到我。主說:“我必使我的眾山成為大道……”(《賽》49:11)

 

作者現居四川成都,原在市貿易局工作,現退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