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骁克——宣教士能喜欢一只猫吗

夜阑人静,外面是此起彼伏的蛙声虫鸣,给金边古都平增了一份宁谧。忽然几声猫叫,撕裂了夜的宁静,我忽从床上跳起来,冲到窗前,“喵!……喵!……喵……”我的内心一同呼唤:骁克,是你吗?你在哪里?

孤寂的树影,昏暗的路灯,散落一地的垃圾……猫叫声渐远渐去,一切复归宁静。我的心仍然起伏不定,“骁克,我的猫,你还会回来吗?”两行清泪潸然而下。

人见人爱的小猫

骁克是一只被人遗弃的小猫,是我在柬埔寨宣教10年后,首次收养的宠物。我自小爱猫,最喜欢跟家里的猫楼上楼下、一回一回地玩赛跑。然而,那么可爱的小精灵,也遭到人的暗算:我的邻居一次又一次将鱼饵放在瓦煲里,然后沿瓦煲口放上打了活结的绳子。当我的猫嗅到鱼香,探头进去后,邻居的男孩就一下拉紧绳子, 将猫套住,然后往死里打。每一次猫受虐时悲惨的尖叫声,都将我的心撕裂。我冲出去一边哭,一边大叫“不要打我的猫……不要!……”所以至今,我对猫喊叫的声音,仍然非常敏感。

在柬埔寨宣教工场简单的生活里,能有一些动感的点辍,实在是难得的浪漫。有的宣教士养鹦鹉,有的养鱼,有的养狗,当作生活的调剂,而我则收养了一只小猫。

这只小猫人见人爱,来自香港的一位师母给它取名骁克。它一溜黑色的背毛闪闪发亮,像刚刚擦过油似的。贴着肚子的毛,则像一团柔软的棉花。脸的上半部分是黑 的,给人冷峻、神秘之感。眼圈、鼻子,以及连着脖子、肚子的一圈则是白色的,黑白分明。圆溜溜、绿莹莹的眼睛,像两颗绿宝石,闪闪发光……这风格太合我的口味了!

总让我开怀大笑

平时,骁克不会打扰我,只偶然跳上办公桌,让我摸摸它。或用软绵绵的身子,蹭蹭我的脚。最可爱的是,傍晚我擦地板时,它总爱跟着我,绕着拖把窜来跳去。它逗我跟它捉迷藏:有时候躲在窗花后面,只露出俏皮的脸;有时候又蜷缩在衣柜下,故意伸出一条腿,让我将它拉出来;有时候它又蹦起来,去抓拽插在落地花瓶里的孔雀毛,让我去追它。

它安静时,却有雷打不动的架势。特别是它发现鼠踪后,会蛰伏在那里,几个钟头都不挪移。这样的忍耐,是人所莫及的。老鼠靠近后,它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凌厉扑上去,一下子把老鼠咬住!勇猛之威势,不亚于战场上的敢死队。

骁克充实了我单调的生活。晚上觑看它一躲一闪地捉壁虎,如同欣赏真实的动漫片。忙里偷闲时给它洗澡,洗完后用白色的大毛巾给它一包,好惬意。休息的日子给它拍照,抢拍它在跳跃中的矫健,定格它端坐窗台前的凝视,捕捉它抓着笔像吹笛子般的洒脱。

骁克也丰富了我的感情生活。它很懂得向我表达亲昵。饱餐后,它会慢条斯理走到我面前,两只前爪向前一伸,之后再往后一拱,告诉我:它好满足。它被反锁在储物 室时,听到我的脚步声,马上向我发出求救声。它肚子不舒服时,会飞跑、跳跃到我跟前,扯开它尖利的叫声,要求我安慰它。

当我暂停计算机前的 工作、休息眼睛的片刻,我会给它抛去一个空纸卷,跟它玩踢足球。它的严阵以待,以及飞扑抓空,都能使我开怀大笑。一条尼龙绳拴着一团废纸,跟它玩游花园, 能使我一身紧绷的筋骨,得到片刻松弛。它生病了,我抱着它火燎般地往医院奔。它彻夜不归,我也一宿不眠,为它祷告了又祷告。

它从不伤我、损我

难怪古往今来,不少骚人墨客为猫留下感人诗句:“主人来归初,绕室如诉冤。旁人固不解,主人当知怜……花颜少年时,儇倚心相缠。皤皤白发垂,相丑亦相妍。” (《怜猫示内》,宋‧陈着)“似虎能缘木,如驹不伏辕……前生旧童子,伴我老山村。”(《得猫于近村》宋‧陆游)

骁克对感情很专一,除了我以外,别人甭想碰它。很多人向我投诉它的高傲无礼,但我挺得意的。我将它的照片放到网上,发给我的亲朋密友,告诉他们,我在异国他乡的形单影只中,多了骁克,在紧张服事中,有了调适。

可是慢慢的,我发现在教会里有人发出微词。我给骁克食物,有人说:“你喂猫好像妈妈疼孩子一样。”聚会结束后,我到院子里找骁克,同工说:“你没有问我们累不累,就惦挂着这猫。真想掐死它!”有的说:“这猫就像你的心肝宝贝,它吃的鱼比我们还多!”

虽然养骁克的钱是我的,虽然这些酸溜溜的话不至于影响我的人际关系,但我心里明白,我对骁克无微不至的关爱,已经引起一些人的公愤。有时候,我抱着骁克问,我是否不该养它呢?我是否因为它,而忽略了别人的感受呢?我用在它身上的心思与时间,是否是一种浪费呢?

有一次,有人故意将骁克抓在手上,当着我的面捉弄它。我心痛地将它抱回来,结果我的手被惊慌中的骁克抓伤了。我的眼泪差一点流了出来:难道宣教士连喜欢一只猫的自由,都没有吗?

柬埔寨是一个蛇龙混杂的地方。正如圣经说的,人心比万物都诡诈。诈骗犯、赌徒、通缉犯,随时混迹在我们四围。很多时候我不得不提防,不得不多个心眼。而骁克,它不会骗我、诈我;不会在背后伤我、损我;也不会当面辱我、骂我。它对我是绝对的依赖,我对它是信任。

虚渺的世外桃源

这一天,骁克不见了!

开始我以为,等它像以往一样,在外面玩累了、饿了,就会回来。我特意在它的碗里,放了一块大大的石班鱼头。可是这次却跟以往不同。一个星期过去了,仍然没有它的踪影;换季节了,仍然没有它的声音。我从牵挂、期盼、失落,到最后彻底放弃。

骁克失踪后,大家小心翼翼,尽量不在我面前提起它。而我,眼泪也不能在人前流,生怕被人说不正常。在我毫无心理准备下,骁克就这样消失了。

骁克走了,却使得我更深地去读解自己的内心。在柬埔寨宣教多年,积聚了无尽的压力、孤单、恐惧、失望、伤害。骁克的出现,带给我宣教生活中一块唯美的自留地。在它身上,我找回隐藏在自己内心多年,那个没有安全感的小女孩,也透露出一个单身女宣教士,也需要寻找慰藉的心迹。

我开始意识到:自己在营造一个以骁克为中心的世外桃源。我发现,当自己的心思凝聚在骁克的身上时,这一只小动物成了自己游离于基督以外的一片云。然而,宣教工场的复杂与艰难,不是借着一个小精灵可以解决或逃避的。

亚美尼亚神学家、古典诗人,格.纳列卡齐,在一首诗歌中写道:“我们时常在黑鸦之群,发现白鸽一片;在凶猛、暴虐和可憎的犬群,发现预备祭奉、温良的幼 羔。”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太 》10﹕16)在多年的宣教岁月中,是主平静了无尽的汹涌波涛,堵住了狮子、豺狼的口,一次又一次地带领我走过死荫的幽谷。

打开与猫的情意结,使我感恩于挪亚方舟里,耶和华神对所有生灵的眷顾,以及基督给我的救赎大爱,更期盼有一天:“豺狼必与绵羊羔同居,豹子与山羊羔同卧;少壮狮子与牛 犊并肥畜同群;小孩子要牵引他们 。” (《赛》 11:6)“圣山的遍处,这一切都不伤人、不害物。”(《赛》65:25)在新天新地的天人合一中,有着完美无缺的生命,有永恒的爱和坚固的保障,有没有骁克都不重要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