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葉子從痛苦的蜷縮中舒展

本文原刊於《舉目》65期

唐朝輝

BH65-50-7181-圖1-談妮攝-DSC_0215 - R40       我成為主裡的“新生嬰兒”,並不是因為有什麼特別的神蹟發生在我身上。然而我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在接觸耶穌基督以後,聖靈是如何慢慢浸潤我的心靈。我由羞澀、不好意思開口,到滿心喜悅、抑制不住地向朋友們分享我的快樂,最終接受浸禮……

持續的空落落

        我的成長經歷比較特別。我的母親在我3個月大的時候,就去世了。而父親給了我們3個孩子足夠的愛,所以我們並未真正感受到母愛的缺失,家庭非常幸福、快樂。

       我是個乖乖女,學業、工作順風順水。從中國藥科大學畢業,回到家鄉蘭州後,就一直在甘肅省血液中心工作。並且,帶職繼續學習,拿了個蘭州大學的碩士。

        我所從事的工作,就是保證給患者輸注的血液是安全的、有效的和匹配的。另外一項重要的工作,就是對中華骨髓庫甘肅分庫的志願者,血樣的採集和檢測。這些工作都是給病患者帶來希望和生命的,我以此為榮!

        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孩子後,我相夫教女、孝敬老人,做著大多數女性每天都做的家務。當然,免不了有困擾和痛苦,也有過無助和掙扎。不過就整體而言,我的生活還是平順的。

        然而,心靈的空虛,是我一直能夠感覺到的——就是那種“持續的空落落”。我一直有種渴望,希望提升自己的生命、明白生命的意義和內涵。我觀察過佛教寺廟和清真寺,但對香火錢、許願、禁忌、自殺式炸彈等等,感到了懼怕和疑惑。也曾進教堂聽過講道,但感到晦澀不解。因此,信仰就一直那麼空著。

找到了“桶底”

         2013年2月份,我來到了美國的奧克拉荷馬城(Oklahoma City)。在一次聖經學習中,遇到了林彬牧師。他解答我的各種疑惑,告訴我:一個完整的人是由3部分——肉身、魂和靈——組成的。“肉身”是父母生的,只要能正常的新陳代謝,便可以成長。“魂”可在後天的學習、生活中,不斷地獲取相應的智慧,得以成熟。只有“靈”(spirit),才是上帝給我們的禮物。

        我意識到,我多年渴求的,就是“靈”!

        恰巧我預計進醫院的學習一直拖著開始不了,於是我就在10週的等待中,利用這段難得的寧靜時間,懷著一顆饑渴的心,看書、請教、聆聽和思考。可以說,我人生的前40年對基督信仰的瞭解,都不及這3個月多。最最幸運的是,有那麼多人可以為我解答那隨時冒出來的困惑和疑問!我對主耶穌的瞭解就越來越多、越來越清晰!

        人來到世上,怎樣算是活了一遭?大多數人關注的是生命的長度。對於如何活得更有深度和廣度,則考慮得少。我結合了著名的“木桶理論”來思考——假如我們把健康、學識、事業、金錢、家庭、信仰等當作一條條木板,這些木板箍起來的木桶,就是我們的人生。如何能讓木桶盛滿、讓我們的人生豐豐富富?當然要像“木桶理論”所說的,要避免有短板、儘量使每塊木板都夠寬、夠長……然而最不能忽略的,是桶底!沒有桶底,如何成其為桶?如何能夠承載任何東西?

        那麼,什麼是桶底呢?通過這段時間的學習,我找到了我的“桶底”,那就是“信仰”!藉著信仰、藉著主耶穌的大能,有了牢固的基底,我才能夠成為桶,人生才不是一場空!在主的引領下,我會生活得更充實、更豐富,會“福杯滿溢”!

從蒙昧裡掙脫

        這世上似乎存在著太多的巧合。對我而言,我命中最大的巧合,就是我選擇的職業——保障輸血的安全、有效。我母親生我時,基本順產。只是考慮到生產時失了血,補充一點血液會好些,就輸了本不該輸、且病毒感染的血液。在正常情況下,這也不致於死。偏偏那是文革期間,醫院裡的大夫要麼批鬥下放,要麼技術一般,所以才會治療不當,暴病而亡。

       這是我父親心中的痛,他從未向我們提及。我在血液中心工作近10年後,我的舅舅才告訴我。從此,我倍加認真,倍加熱愛我的工作,只盼世上少一些因輸血不安全而造成的悲劇,少一些因此失去母親或親人的人!

        我相信,這是上帝對我的刻意安排!這絕非偶然!這就是我生命的意義!

        在基督裡,我找到了“我是誰”、“我為什麼活著”。

        前兩天,我女兒讀了柴靜的《活著》,將QQ個性簽名改為:“就像葉子從痛苦的蜷縮中用力舒展一樣,人也要從不假思索的蒙昧裡掙脫,這才是活著! ”

        我為17歲的女兒有這樣的深度而欣慰!但,何為“蒙昧”?沒有領取主給我們預備的白白的救恩,就是最大的“蒙昧”,因為,根本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活著!

 

作者於甘肅省血液中心工作。

圖片為談妮拍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