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僕人的預備

本文原刊于《舉目》60期

榮子

做僕人的預備          一位傳道人曾經說過一句話——對基督徒來說,沒有偶然。這句話對我的幫助很大,留下的印象很深。我常想,發生在我身上的事從來沒有偶然,都是上帝的計劃和安排。

從天而降的工作

        受洗不久後,一個主日,我在教會遇見一位從國內來的女士。她說自己是第一次來教會,因為有些事讓她感覺特別無能為力,希望求得上帝的幫助。第二個主日,我又 見到了她。她說她在地鐵站徘徊了半個小時,才下決心再次到教會來,而且很想見我。她問我,有一份做家務的工作,我是否願意去做?

         那時,我剛來法國不到2年,實在需要一份比較穩定的工作。做家務,對我來說挺合適的,心裡也沒有什麼不平衡。到我這個年齡,語言又不通,我不可能再做從前的專業。做家務,我並不怕,我還不到50歲,身體好,也能幹,應該沒問題。

         這位朋友說,老闆是法國人,不懂中文,但很喜歡中國人。如果我能接受這份工作,幾天之後就可以隨老闆夫婦一起去外地,到他們的小城堡避暑和度假。我聽了,覺 得這份工作不錯,但怕自己因為語言不通做不了,有些猶豫。她便鼓勵我說,原來在那兒做家務的就是一位不太懂法文的中國人,我不比他差,肯定能行。

         我不敢貿然答應,就說,如果老闆同意我丈夫與我一起去,為我做翻譯的話,我可以考慮。

         回到家中,我將這件事告訴了丈夫,然後就認真地禱告。求聖靈幫助我明白這是不是上帝的心意。在禱告中,聖靈把我帶進了回憶中……

上帝會使用我嗎

        我信主後,常常會做一些奇怪的夢,雖然不能完全理解,但會記得很清楚,而且模模糊糊地感覺上帝對我們有一個奇妙的計劃。

       1988年,丈夫遭遇意外車禍,被撞得遍體鱗傷,但上帝存留了他的生命,也讓他恢復了健康。我隱隱約約地意識到,這是上帝在扭轉我們後半生的人生路標。

       1992年,我帶著2個兒子順利移民法國。上帝用祂的大能使我們這個家在分開7年之後重新團圓。我常常想,上帝既保守了這個家,應該也會使用這個家。

         但我算什麼呢?上帝會使用我嗎?

         在國內,我當了40多年的“國家主人”,雖然沒享受到多少“主人”的權利,卻學會了不少“主人”的脾氣,什麼事情都想做主。出國前,我在一家工廠做工程師。 我認為自己憑良心做事,工作能力也不差,既不想升官,也不想入黨,所以,不管廠長還是書記,我都不放在眼裡。我從來不懂什麼叫權柄,更不明白為什麼要服從權柄。

          即便如此,上帝還是揀選我做了祂的兒女,並用祂的大能來改變我的生命。那麼,如果上帝想使用我,祂也一定有自己的方法,讓我能變成可以被祂使用的人。

          這樣一想,我覺得,到法國人家裡做家務,是上帝特別為我預備的一份工作。上帝要把我這個“國家的主人”變成一家人的僕人,他要藉此熬煉我,好讓我能擁有“順服”的美德──這正是我所欠缺的。

受到認可和稱讚

          於是,我勇敢地接受了這份工作,老闆也同意丈夫與我一起,到城堡為我做翻譯。

         我的老闆是一位對法蘭西有貢獻、多次接受總統頒發“騎士勛章”的醫學專家。他們在巴黎16區有一套豪華住宅,在距巴黎400多公里的海邊,有一座占地5萬平方米的小城堡。

         老闆夫婦都比我大20歲。他們有8個子女、19個孫子孫女。平常城堡裡只有幾個工人,幫忙看管房子、料理花園。夏天,他們會先到城堡預備房間,等候兒孫和親朋好友陸續來此度假。有時夏天一去就是3個多月。

         老闆家的工作量很大。我要跟老闆娘學習做法國飯、做咖啡,要學習他們接待客人的禮節和飯桌上服務的規矩,要按老闆娘的要求打掃並佈置每一間房間,要洗熨衣 服、桌布、床單……不過對我來說,最困難的是要記住並流利地叫出他們這幾十個人的名字,還要在他們不在家時幫他們接電話。

         在丈夫的幫助下,我的工作比較順利,也逐漸地掌握了在他們家工作的規律。當3個月的“避暑度假”活動結束時,我因忠誠可靠、勤勞能幹和總是微笑,得到了他們的認可和稱讚。

         他們希望我能留下繼續服務,並與我簽定了無期限的工作合同。

         我清楚地知道,這是聽禱告的上帝與我們同在的結果。

忍字頭上一把刀

         他們在巴黎的房子也很大,僅洗手間就有5個(還不包括閣樓上的)。在巴黎工作,沒有了丈夫的翻譯,全靠自己應對,我的精神非常緊張。每天在上班的路上,我都向上帝迫切地禱告,每個星期一早晨禱告得更為迫切。

         老闆娘的性子很急,講話很快,當我聽不明白(確切地說是猜不準)她的意思、做得不合她意的時候,她會立刻給我臉色看,這讓我非常難過。有時,她也會因為說過 的話又忘記,而把責任推到我的身上。這個時候,我就會特別委屈。但難過也好,委屈也罷,我的法語的表達能力都使我開不了口,只好用莫名的微笑來代替。因為我知道,這份工作是上帝賜給我的,我必須忍耐。

         2年就這樣一天一天地過去了,而且似乎還要這樣繼續下去,我有些沉不住氣了。我曾向一位姊妹哭訴說:“難道上帝把我領到這流奶流蜜的地方,就是讓我每天這樣嗎……”我真覺得,“忍”就是把刀刃放在心上,會疼痛,會流血。

          但聽禱告的上帝並沒改變我的處境,而是藉著一件事改變了我的心態,讓我的心不再滴血。

削皮刀的故事

         燒菜的時候,經常會用到削皮刀。我習慣於左手拿菜,右手拿削皮刀,從裡向外把菜皮削下來。但老闆娘卻希望我從外往裡削。我雖然不明白這有什麼不同,也很不以 為然,但為了討老闆娘的歡心,還是努力地按她的要求去做。只是一忙起來,我就會不由自主地用習慣的方式。老闆娘只要一看到就會不高興,我也覺得很難為情。

          有一天,老闆娘專門花50法郎為我買了一把單面、用右手只能從外向裡削皮的刀具。從此以後,我就只能用這把新買來的單面刀,不久也就習慣了,而老闆娘也未再為削皮的方式生氣了。

         這件事讓我明白了一個道理:上帝要使用的人,一定是順服的僕人、忠心的管家,做著僕人學僕人是最容易也是最快的。如果上帝願意,祂可以讓我做老闆,也可以讓我做更“光彩”的工作,可是這對我成為祂的僕人有什麼益處呢?豈不是更難嗎﹗

        上帝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上帝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上帝的安排一定是最好的﹗

        我本以為自己已經很順服了,可上帝說,還差得遠呢﹗你不是還委屈得直哭嗎?如果你不能甘心樂意地順服一個可以看得見的人,又怎麼敢說一定可以甘心樂意地順服一個看不見的上帝呢?

        一旦心態變了,心情也變了,工作也就覺得輕鬆了,與老闆一家人的關係也就變得更親密和諧、更互相體貼了。

         其實,老闆一家人對我非常好。在鄉下的城堡時,他們給我安排了一間獨立臥室和衛生間,為我買了一台電視機。每當他們出去不在家吃飯的時候,總是為我買一些類 似中國食品的食物。如果我在兒子的生日那天無法回巴黎,他們也會送我兒子一份禮物……不過,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做這份工作,只需要認真肯幹就行,不需 要太操心。

         慢慢地,我竟喜歡上了這份工作,直到現在,我還常常回憶並留戀那段日子。

驕傲來羞恥也來

         工作自如了之後,人就開始有自己的一些想法。比如我認為,這件事這麼做會更省時間,那個工作那麼做會更省力氣,等等。有時也會按自己的想法去做一些事,為的是讓老闆看到,我比他們想像的更聰明、更能幹。但奇怪的是,每當我想表現自己的時候,總會把事情做得一團糟。

          有一次,我要洗一塊用過多年的舊桌布,它很漂亮,只是上面有不少陳年留下的黃色痕跡。我想,我要把它洗得乾乾淨淨的,叫老闆娘看看,她以前雇的人都不如我能 幹。於是我就自作主張,將它泡在漂白水(javel)裡,費了許多時間,結果桌布被洗出了一個大窟窿。我自己費心費力不說,還惹得老闆娘很生氣,實在是費 力不討好。

           還有一次,是老闆夫婦結婚50周年紀念日,所有的家人和不少的親戚朋友都來祝賀。老闆娘怕傍晚的時候冷,就預備了很多大披肩, 放在一個大塑膠袋裡。那天客人很多,我為了表現自己很能幹、整理得很乾淨,順手就把那隻塑膠袋也一起扔到了垃圾桶。結果,到了傍晚,她們需要披肩卻找不到時,我才知道自己又辦了一件蠢事。

           當我做了幾件蠢事之後,上帝讓我明白“驕傲來,羞恥也來”(參《箴言》11:2)的道理。上帝讓我在這 裡學習謙卑和順服,而不是爭論怎麼做更合理。對老闆,我沒有什麼道理可講──不是不講道理,也不是沒有道理,而是我根本聽不懂這些道理。上帝也讓我知道, 守住自己的崗位,做好自己當做的工作就可以了。我不能偷懶,但也無需多做,自己少受累,也會討老闆的喜悅。

放下熟悉的工作

         後來2年,老闆娘為我買了幾本簡單的法語書。在鄉下城堡,每天中午她都教我1個小時法語,讓我的法語水準有了顯著提高。

         與他們一家長期相處後,我在這家人身上發現了許多應該學習的美德。老闆對工作非常認真,對家庭非常負責,對孩子們非常慈愛。老闆娘雖然性子急,但發完脾氣之 後,很快就會道歉;她也很會買禮物,每個收到禮物的人都會很滿意,因為她很關注別人的需要。孩子們也都很有禮貌、很講規矩……

          在這個環境裡,我幹得很開心,老闆夫婦也很高興。大家都以為日子就會這樣一天一天地過下去。

          但是,當我在老闆家工作了6年零兩天的時候,上帝的時間到了。上帝讓我放下已經熟悉了的工作,去全時間服事祂。

         當我對他們說想辭職的時候,老闆很激動,說:“你為什麼要走?你在這裡再幹20年也沒有問題。你中邪了﹗你需要屬靈的勸告﹗”他們夫婦是虔誠的天主教徒,後來他還真找到一位會說漢語的天主教神父,給予我屬靈的勸告。

         當這位神父告訴老闆,我信的是耶穌基督,我辭去工作是因蒙上帝呼召的時候,老闆對我說:“我是為你好,如果我的孩子這樣,我也會這樣做。”我完全相信他說的是真心話。
我離開他們一家的時候,老闆娘和幾個孩子都哭了。說實話,我也很捨不得離開他們,尤其是那幾個一直叫我“中國媽媽”的孩子。

        走前,老闆送給我一張他們全家人的大照片做紀念。在照片上寫了這樣一行字:“我們的Roselyne(他們這樣稱呼我):6年來,你已是我們家裡的一個成員,你為我們做了很多,你的離開是我們很大的損失。但為著你的真誠與奉獻,我們獻上我們全部的祝福﹗”
我讀了,非常感動,每次想起都會忍不住想流淚。我如此感動不是因為得到了他們的讚賞,而是上帝藉著他們的口讓我知道──我沒有羞辱上帝的名。哈利路亞﹗

不可缺少的預備

         目前,我和先生已在事奉的路上走了8年,但仍有許許多多的功課要學習。我一直覺得,6年的僕人生涯,對我是不可缺少的預備。

        老闆的家,是掌管、調動萬有的上帝為我特別預備的“專科”學校。在這所學校,我學到了很多在別處學不到的東西。我衷心地感謝上帝對我的良苦用心,也非常感謝老闆一家人對我的愛和容忍。

        願上帝永遠把我們當作祂手中的工作,在耶穌基督裡把我們做成祂喜歡的樣子。
阿們﹗

作者來自大陸,現居巴黎,與先生同為學園傳道會宣教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