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悲伤的终点

图文/白嘉灵

相传米尼亚托是早期的殉道者,葬在佛罗伦萨小山上纪念他的圣米尼亚托教堂。教堂依山而建,中殿拾阶而上是圣坛(图1),两边往下走则是教堂墓室,米尼亚托葬在许多失去墓碑的早期基督徒中间。

教堂在十七世纪瘟疫期间充当医院,收容无家可归的流浪者,这比为穷人造墓,更令人欣慰。

图1

中殿的地板上铺满了白石大墓碑,墓石上嵌入独特的十字架符号,一式一系,更增肃穆气氛。人们相信“人杰地灵”,1854年,教堂更将周围的土地整理成小规模的墓园,许多富裕的家族于是进住(图2)。意大利作曲家普契尼也藏身于此。

图2

编注:《教堂速写》系列作者白嘉灵牧师原专攻艺术,后来成为牧会的传道人和台北中华福音神学院的专任教师。使用时请注明“转载自橄榄社区,图文由白嘉灵牧师提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