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神學院新鮮人的信

本文原刊于《举目》61期

徐海明

s_e01530e67b74be6fbe06264e4e6e8ff1169465親愛的格格姐:

           一眨眼,又到了數算恩典的季節了。謝謝你一直關心我,詢問我在神學院書讀得怎樣。我就向你彙報一下第一個學期的心得。

在開學前,神學院的一位同學告訴我:

             第一,讀神學非常辛苦。開學第一週,她把幾門課交作業的時間,一一標註在日曆上。標完,她就哭了。

            第二,再辛苦也要堅持 。“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腓》4:13 )

            開學後,這兩樣,我全經歷了。首先作業之多,令人瞠目。

            我選了3門課,新約書信、教會歷史,和公共演講。每門課幾乎每週都有作業。不提重的課程,最容易的公共演講課,短短10週內要讀3本書,交3份讀書報告,4個個人演講,1個小組集體演講。每次演講之後,還要交2頁紙的自我評估報告。學期結束的時候,還有一個調查研究項目和報告。

           第一次演講,規定每人5分鐘,我活活講了11分鐘,典型的失敗案例﹗

           每個演講都有特別的要求。要在短短幾分鐘講清楚,讓大家記得重點,還要回答得出聽眾的問題。不下功夫,是絕對辦不到的。

           第二次演講前,我排練了將近40遍,總算順利過關(從此再也不敢挑剔任何牧師的講道了)。

           其他課就更別提了。剛開學時,壓力大到夢見大象在追趕我。現在習慣了。

           這個長週末,我要寫一篇讀書報告,一篇解經報告,一篇評估報告,還要準備一篇短講。而我居然還能給你寫信,因為我知道,“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

           不過呢,我也真心覺得神學院好。我平生第一次知道,什麼叫“智慧的殿堂”。全校的聚會、教授的講座、同學的分享,都讓我大開眼界。

           每門課都有收穫。比如每堂歷史課,老師都會把相關時期的靈修作品拿來,一起讀,禱告。短短幾分鐘,如同膏油一樣滋潤。演講課,教授把每個人的演講都拍攝下來,做成小碟片,讓我們拿回去回顧、分析。新約書信,一門課有兩個助教。作業批改得密密麻麻,甚至連標點符號都改。一個學期內,圖書館已經就寫論文、查資料等內容,多次培訓學生……

           每次的點評、修改、培訓,都是那麼切中要害。越學習,我越發現自己的無知。想到《詩篇》144:12寫到,“我們的兒子,從幼年好像樹栽子長大。我們的女兒,如同殿角石,是按建宮的樣式鑿成的”,有機會被鑿,真是上帝的恩典。

           其實最初萌發讀神學的心,是因為不信的朋友質疑,我們這些年輕人不在職場大展拳腳,卻愛花時間在教會,“肯定是因為找不到對象,所以找個猶太男人(耶穌)發洩情感”。我氣到胸悶,又無法有理有據地反駁,所以下定決心讀神學,建立牢固的神學架構,紮紮實實地搞清楚自己信的是什麼,讓質疑者無隙可尋。

            其實,每個基督徒都應該學點神學。否則,不僅自己會犯糊塗,而且很容易被來自世界的質疑,打得稀裡嘩啦。

            這一路走來真是奇妙。上週參加每週一次的全校敬拜,帶敬拜的弟兄是印度人。他叫我們看看四周圍的同學,再看看自己,想一想我們每個人所代表的民族。我一看,就忍不住淚如雨下──在這個有幾百年歷史的神學院裡,來自全世界各地,不同膚色,不同語言,不同文化背景的學生,一起尋求真理。上帝會通過這一個個學生,影響一群一群、一族一族的人﹗

           而我,竟然也在其中﹗上帝竟然也把我擺在這裡﹗這讓我何其震驚。原來我也是一個族群的代表,代表許許多多像我一樣的都市小資,吃不起大苦,沒什麼大志,是腦袋大、身子小的基督徒。上帝竟然看到我們,竟然願意使用這樣的人,真是奇妙﹗

           暫時彙報完畢。總結是,如果早知道神學院這麼好,我真應該早點來。真有意思,這跟我信主後說的話好像很相似──早知道信主這麼好,我真應該早點信的﹗

           格格姐,你有空也來我們神學院修幾門課吧,這樣我們可以一起享受上帝的恩典﹗

作者來自上海,目前在富勒神學院進修神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