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 游子吟23《圣经》预言的应验

 OC橄榄社区

3《圣经》预言的应验

     耶稣降世为人,传讲天国道理、受死和复活这一事件,是神预订的救赎计划。在《圣经》中,神借着众先知多次晓谕人们。据学者估计,仅预表耶稣基督的死,旧约《圣经》至少提到三百三十三次,新约提到一百七十五次以上。主耶稣自己也多次对门徒说,祂将在耶路撒冷受难,并第三日复活。除了诗篇第二十二篇外,对主耶稣将遭受的苦难,描写得最详细的是〈以赛亚书〉五十二章13节至五十三章12节这段预言。麦道卫(Josh McDowell)在《铁证待判》(Evidence That Demands a Verdict)列举出旧约中论及主耶稣之被卖、受审、死亡及埋葬的二十九项预言,如「祂被欺压,在受苦的时候却不开口」(赛五十三7);「那知祂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祂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祂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赛五十三5);「他们分我的外衣,为我的里衣拈 」(诗二十二18);「他们扎了我的手,我的脚」(诗二十二16);「因为祂将命倾倒,以致于死,祂也被列在罪犯之中」(赛五十三12);「祂却担当多人的罪,又为罪犯代求」(赛五十三12);「他们拿苦胆给我当食物;我渴了,他们拿醋给我喝」(诗六十九21);「主耶和华说,『到那日,我必使日头在午间落下,使地在白昼黑暗』」(摩八9);「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诗二十二1);「又保全祂一身的骨头,连一根也不折断」(诗三十四20);「人还使祂与恶人同埋;谁知死的时候,与财主同葬」(赛五十三9);等等。这些预言由不同的作者写成于公元前1000年到500年之间。〈诗篇〉第二十二篇是以色列君王大卫的诗,成于公元前1000年左右,而〈以赛亚书〉则是先知以赛亚于公元前七、八世纪写成。读新约后就知道,这二十九项预言在一天二十四小时中,完全无误地应验在耶稣一人身上。

  有人认为预言应验在耶稣身上也许出于巧合,因为有些预言也应验在肯尼迪、马丁路德‧金等人身上。的确,在其他人身上,我们也可以找到一、两件应验的预言。但是,几十项预言全部应验在一个人身上,除耶稣以外,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做到。美国丹佛市的基督教维克多出版社(Victory Publishing Co.)曾公开「悬赏」:如果谁能在耶稣以外,在全世界古今人物中,找到一个所有关于弥赛亚预言中的一半(不是全部),均已应验在其身上的,该社乐意奉送一千元美金做奖金。从概率学看,预言应验在耶稣身上绝非巧合。所以,至今无人能领取这份奖金。

  有关主耶稣的这些预言的描写之细腻、生动,应验之准确无误,简直到了令人瞠目的程度,以至于许多虔诚的基督徒也极为惊叹地说,在读这些预言时,人们几乎要以为先知以赛亚就站在十字架底下,看到了整个事件的经过。因此,有人又从另一个角度,对这些预言在耶稣身上的应验提出质疑。一种看法是,耶稣及其追随者正是以旧约的预言为蓝本,刻意导演耶稣受难的剧情,以表明其预言的准确。这种观点显然是站不住脚的。因为,即使耶稣及其信徒们想这样做,没有罗马人、祭司、法利赛人的配合,这台戏是无法演出的;而罗马人、犹太人决无配合之可能。再一种观点是怀疑这些预言本身的真实性。也就是说,会不会有人在耶稣受难以后,按祂受难的情节,假冒以赛亚先知的名义写出这些「预言」呢?或者说,旧约《圣经》中的这些预言,是否真的写于耶稣受难以前呢?对这一质疑,长期以来找不到有力的反证。在死海古卷发现前,我们拥有的最古老的旧约希伯来文手抄本──马所拉经卷(Masoretic Text),是公元后十世纪抄写的(详见第二章),因而无法肯定这些经卷中,有关耶稣的预言的确写成于公元之前。但死海古卷的发现把问题澄清了。死海古卷中有一卷希伯来文的〈以赛亚书〉。专家们把其中的五十三章(即集中预言主耶稣受难的一章)与马所拉经卷仔细对照,发现两者完全没有差别。该章的一百六十六个字中,只有十七个字是有疑问的;在这十七个字中有十个字是拼法有别,对书中意思并无影响;余下七个字中,有四个字是文体的改变,如连接词的增减等;其余的三个字可并成「光」字,被加在11节中,但对全文意义亦无影响。死海古卷各经卷写于公元前200年至公元后68年各不等。但其中〈以赛亚书〉被确定写于公元前125年左右。这表明从死海古卷到马所拉经卷,历经千年不左,抄经家的精确程度令人肃然起敬;更重要的是,这清楚地表明:关于主耶稣受难、复活的预言,确实写于公元前而不是耶稣受难之后,是真正的预言。预言在耶稣身上的完全应验,是耶稣按上帝的计划受死、复活的强有力证据。

点击下方关键词,阅读相关文章

游子吟22历史考证

游子吟21耶稣基督复活的证据

游子吟20真神挑战假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