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 游子吟55做基督徒会失去自由吗?

OC橄榄社区

做基督徒会失去自由吗?
有的朋友担心,作了基督徒后就得读经、祷告、参加教会各种活动,凡事需察看自己的一举一动是否符合《圣经》,而且还得向他人传福音,这岂不是被束缚、捆绑住了吗?这种担心是可以理解的,我们也曾如此担心过。但作为过来人,我可以告诉大家,这种担心是不必要的。

  自由不等于随心所欲。上面已谈到,人随心所欲地做事几乎是不可能的。我们说一个人做事「驾轻就熟」或「游刃有余」,或说某人的艺术造诣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是指他们掌握了所从事的工作的规律,完成了从必然到自由的飞跃。所以,只有循规律才有自由,正如火车必须在铁轨上奔驰,轮船、飞机一定要按既定的航道、航线行驶一样。所以耶稣说,「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八32)。一个人只有进入神所启示的真理,才能脱去罪恶的捆绑,获得真正的自由。
  成为基督徒后,有了新的生命,一个人的人生观、价值观都变了。很多人一心盼望着去查经班、去教会做礼拜,并十分愿意把福音传给未信的朋友们。这一切活动都显得那样自然和心甘情愿。在信主以前视这一切为负担和约束,信主以后,这些事却化为生活的一部分,情不自禁地会满怀喜乐地去做。因为神把我们彻底改变了。
一切都有把握了才能信吗?
不少慕道朋友有追求的心志,经常参加查经班,对基督教也有了许多了解,但容易陷入一些没有清楚答案的问题中,并认为只有把一切疑问都弄清楚了,才能信耶稣。这种想法并不坏,但却做不到。《圣经》问世已两、三千年了,但其中很多问题,如三位一体、预知与预定等问题至今弄不清楚。因为人的知识、智能有限,正如保罗所说:「我们如今防佛对着镜子观看,模糊不清,到那时,就要面对面了;我如今知道的有限;到那时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样」(林前十三12)。

  另外一些问题(如神为什么首先拣选以色列而不拣选中国作祂的选民?)是属于神的主权问题,我们作为受造之物也无法搞明白。然而神知道人的有限,祂怜悯我们,所以《圣经》中把救恩的道理讲得非常清楚、明白,各种背景的人都可以懂得。只要愿意相信耶稣,人就能得救。
  要把一切问题都搞清楚了才信,就等于不信。因为把一切都搞清楚是不可能的。人所能够理解神救恩的道理,已足以成为相信耶稣的根基了。
  根据不少人的经验,如果我们能时时把握住耶稣复活这一事实,能时时记住我们(受造之物)与造物主的极巨大差异,能时时站在我们受造的本位,很多疑问就迎刃而解或自然消失了,有助于我们从牛角尖或迷宫中走出来。
  前几年,我主张大家,尤其是知识分子,把问题搞清楚点后再信。这样,根基比较坚固,一旦相信耶稣后就不易摇摆。但几年的经历使我的观点有所改变。我现在主张,无论是因为心灵顿悟,还是因为疑问得到基本解答而相信耶稣都很好。神是很奇妙的,无论从哪一种渠道进入祂里面的,祂都会帮助、改变我们。
  像我这样经由理性思辨相信耶稣的,神会让我在感性上经历祂的同在,知道祂是又真又活的神。因心灵顿悟而信耶稣的人,神却会让他们在知识上、理性上更多地认识祂,使其信仰有根基,并能把福音传扬出去。
  一九九二年当我妻子和我准备受洗时,我们的大孩子也表示要受洗。我考虑到当时他只有十三岁,问他是否可以等长大些,心里更清楚些再受洗。但他说他清楚了,于是我们三人一起受了浸。此后,他随我们参加查经班和教会活动,我们并未在信仰的知识上特别帮助过他。
  几年前,一位博士生来参加我们查经班,提出很多疑问。虽经大家解答,他仍满心狐疑。查经结束后,他一下子把我们的儿子叫住了:「你这么小也信耶稣?你能不能对我说说你为什么要信?」当时别的人正和我说话,我不知孩子能否回答,但又不便立即走过去助阵,只好留一只耳朵听他们的对话。没想到,我们的儿子一、二、三、四、五、六,一口气向对方说了一大套理由。那位博士生听得一楞一楞地,并说:「啊,还有点道理。我得好好想想……」(这位博士生现已是主内弟兄了)。
  这事使我很得安慰。从哪个途径信耶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信耶稣。现在我甚至觉得,心灵顿悟、心头一热便信耶稣的更好。因为这样相信后,以后虽然可能会有摇摆,但他们已进入了神的国度,神会帮助他们的。走理性思考这条路,似乎显得稳固、坚实一些,然而这条路的危险在于,所有的思考或挣扎都发生在相信耶稣之前;万一不能相信耶稣,仍不能与天国有分,一切就变为徒劳。
  另外一些朋友已基本上接受了基督教的信仰,但心里总存在着一些疑惑。他们已相信到百分之八十、百分之九十,甚至百分之九十九,但仍然觉得没有十分把握,因此长时间犹豫徘徊、裹足不前,内心充满了挣扎。经和不少这样的朋友深入交谈后,我认为问题的症结在于,他们的认知完全停留在理性和科学的层面上,缺乏一个信心的飞跃。
  前几章已经论述过,基督教信仰是客观的,因而与理性、科学没有根本的矛盾;但人的理性和科学都很有限,单凭理性和科学是无法找到神的。神是个灵,所以寻找祂要用心灵和诚实。在理性和科学思辨的基础上,必须凭信心跳跃和神建立关系,才能建立信仰。
  他们的难处就在于跨不出信心的一步。他们说,他们缺乏一种感觉,也渴望神能向他们显现一下,以便下最后的决心。也就是说,要一切眼见了或五官感觉到了,才能相信。但眼见为实就不需要信心了。
  可是《圣经》十分强调信心的重要。「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悦;因为到神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神,且信祂赏赐那寻求祂的人」(来十一6)。〈约翰福音〉书中记载了耶稣复活后曾向十个门徒显现,当时门徒多马不在场。事后十个门徒告诉多马说耶稣复活了,但多马却说:「我非看见祂手上的钉痕,用指头探入那钉痕,又用手探入祂的肋旁,我总不信。」多马坚持眼见为实。当耶稣再一次向多马及门徒显现时,多马才相信了。此时主耶稣对多马说:「……不要疑惑,总要信」,「你因看见了我才信,那没有看见就信的,有福了」(见〈约翰福音〉第二十章)!
  〈希伯来书〉的作者对信心的定义是:「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来十一1)。谈到信心不凭眼见,不少人都感到困惑:如果我们不确知是真的,如何能信呢?以为建立信心是很难的。
  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凭信心生活,没有信心会使人寸步难行。我们搞科学研究,首先要凭信心,相信自然现象有固有规律可循;在课堂听讲,也是凭信心,相信老师讲的都是对的;敢于坐在教室里,也是凭信心相信教室不会倒塌。谁对教室屋顶的可靠性每天去考察呢?我们也只是凭信心,相信有关管理人员是尽心在维修、护理教室而已。若朋友说他刚到一家餐馆吃了价廉味美的晚餐,我们也欣然前往,发现果然名不虚传。但在就餐前,我们并没有去分析化验该餐馆的食物是否有毒,而完全凭信心相信朋友不会存心骗我们。这样的例子还可以举出很多。
  为什么在信耶稣时,我们就不能运用信心了呢?何况我们对耶稣的信心并非盲目,而是有深厚根基的呢!耶稣的复活是无法推倒的历史事实,显明耶稣是神;《圣经》的很多特点表明它是神的话语;神借着大自然和人心的道德律,启示祂的存在;千百万基督徒,其中也许就有你的亲人、朋友,都以他们的亲身经历,同证耶和华是又真又活的惟一真神。这些就是我们信耶稣的「实底」和「确据」。难道这么多的事实,还不足以让我们在理性和科学的基础上,凭信心跨出最后一步──相信、接受耶稣么?一旦跨出这一步,就能感到神的真实了,神的存在就不再是理论问题了。
  在出埃及、进迦南时,神为以色列人将红海和约但河水分开,使他们安然渡过。但分红海时,耶和华先将红海分开,以色列才下到红海之底通过。分约但河时就不同了,神吩咐抬约柜的人要先站到河里去。当他们的脚一入水,河水便分开了。也就是说,以色列人要凭信心先站到河里,河水才能分开,是信心在前,神迹在后。今天也是如此,凡事将信心摆在第一位,感觉就一定会跟上来的。朋友们,凭信心飞跃相信耶稣吧!绝不会错的!
相关阅读

游子吟54有的基督徒也不怎么样

游子吟53现代人的难处

游子吟52临终时才信耶稣岂不更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