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 游子吟52临终时才信耶稣岂不更好?

OC橄榄社区

有人说:「我计划等到临死时再信耶稣。这样,今生今世我可以随己意尽情地享受生活,死后又能进天堂,岂不两全其美?」从世俗观点看,这是左右逢源,面面俱到。然而,这种计划的结果并非如预想的那样美妙。

真信徒还是假信徒

一个真正相信耶稣的人,首先要认罪悔改,从以自己为中心的私欲中解放出来。信了耶稣后,神要把信徒的「个人第一、他人第二、神第三」的道德观念完全颠倒过来,变成「神第一、他人第二、个人第三」。

把「进天堂」作为信耶稣的动机之一是无可厚非的,谁不愿意上天堂而下地狱呢!但如果把自己进天堂作为信耶稣的惟一动机就不可取了,因为这仍是一种自私的动机。耶稣说:「不是你们拣选了我,是我拣选了你们,并且分派你们去结果子,叫你们的果子常存。」(约十五16)神拣选我们成为基督徒,不仅是为了我们自身的利益,乃是要我们去传福音,让更多的人相信耶稣、进天堂。

如果一个人仅仅满足于自己得到神的爱和帮助,满足于自己能进天堂,而不尽力去传福音,让更多的人得到神的爱、让更多的人能进天堂,是不符合神的心意的。因为神爱世上的每一个人,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得救。这种仅满足于个人得救、不为主耶稣作工的人,也不一定被神悦纳而能进天堂。

在终临时真正悔改、得救的人是有的。但这种事前预谋好,仅为了自己能进天堂,而在临终前才信耶稣的人,绝不可能真正认罪、悔改,因而是与天堂无缘的。

耶稣警告说:「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奉 的名传道,奉 的名赶鬼,奉 的名行许多异能么?』我就明明的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罢』」(太七21~23)。口里说自己是基督徒或从事传道、赶鬼、行异能的不一定是真信徒。假传道、赶鬼、行异能之名,行利己之实的人,都不能进天国。只有遵行神的旨意,爱神、爱人如己的人,才与天国有分。

是真信徒还是假信徒,他人难以判断,他人也不宜论断,但神和他本人都十分清楚。将来面对神时都会作出裁决。傅来恩意味深长地说:「有人说,天堂里有三件事令人惊奇:看见一些我们以为不会上天堂的人;发现我们所期待的某些人不在那里;发现自己在那里。」5

现代人的难处(一)

筹划着临终时才信耶稣的人,以为今生今世按自己的意思去生活会快乐无比。这种观点与现实生活正好相反。美国作家马克吐温曾经说过,人从摇篮到坟墓的几十年中,一件有绝对意义的事是寻求内心的平安。这是他对人生的深刻洞察。现代人的难处就在于内心没有平安。

无法把握明天,焦虑愁烦,是现代人的难处之一。我们常常说,除了自己以外,什么也靠不住,主张个人奋斗。但我们不得不承认,许多事情却不是自己能把握得住的。对赴美学生、学者来说,从入学、邀请通知书到出国签证,从资格考试到论文答辩,从第一份工作的面试到日后的各种变动,成败难卜,多少时候,我们是在忐忑焦虑的等待中度过的啊!

人生既短暂又漫长。但综观一个人的一生,关键往往只有几步。一步之差,人生迥异。我们经常觉得被推到人生的十字路口,不知下一步往什么地方走,瞻前顾后、举棋不定,深感自己智慧不够用,洞察力不够强。我们多么希望能有谁为自己指点迷津,帮助我们做出正确的决策。

中国俗语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今天似乎还是样样不缺,明天就可能变为一无所有。我的不少朋友,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勤奋刻苦,在美国各行业中都干得相当不错了。有的已成为高级主管和经理,有的常常受到上司的嘉奖。当他们觉得可以稍稍吐一口气的时候,做梦也想不到裁员会裁到他们头上!一切顿失依托。

工作的变故、婚姻的危机、亲朋的离世或自己健康的衰退,往往突然临到,使我们手足无措。正像《圣经》说的那样,「不要为明日自夸,因为一日要生何事,你尚且不能知道」(箴二十七1)。尤其在当今社会,节奏快、变化大、竞争强,我们时时在为生存、生活而挣扎、夺斗,缺乏安全感,内心自然没有平安。

不能寻着生命真谛,心灵饥渴、空虚,是现代人的难处之二。以色列的伟大先知摩西在〈诗篇〉第九十篇中写道:「我们一生的年日是七十岁,若是强壮可到八十岁;但其中所矜夸的,不过是劳苦愁烦,转眼成空,我们便如飞而去」(诗九十10)。寥寥数句,道尽人生。

虽然人的一生各不相同,有的通达,有的坎坷;有的显赫,有的平淡;有的富有,有的贫穷;有的长寿,有的早逝;但有一点是相同的,人生是寻梦。每一个人都有一个自己编织的美妙的梦想,并一步一步地、一年一年地、一生一世地,为实现这个梦而努力奋斗、挣扎着。

人们常常在想,等我越过什么关口或取得什么成功后,那时将是多么美好啊!正是这种对未来的向往,支持着我们不避艰辛、不顾烦劳地一站又一站、紧张地追赶着人生的列车。然而,我们也发现,梦想实现的过程似乎又是希望破灭的过程。取得某一成功或达到某一预定的目标所带来的欣喜、欢乐,是如此地短暂,马上就被新的压力、愁苦所取代。

我来美后的经历也是这样。当博士生时,因为一个学期只有两个多月,往往从第三个星期后,各门考试就接踵而来。考试是一锤定音,考砸了连补考的机会都没有。我一共要修十五门课,如果其中有三门是「C」,就要卷被子走人,不仅奖学金要告吹,而且将永远没有资格在该校拿学位,其压力可想而知。我全力应付各种考试,不敢有半点松懈。到期末,各门课的期终考试到了,学期的论文也到期限了,我常常在期末都要连着熬几个通宵,放假后连睡两三天补觉。当时我常想,什么时候把课修完,没有任何考试,就解放了。

当我终于修完全部课程,和通过了连续三天闭卷笔试的博士资格考试后,确实轻省了几天。可惜好景不长,论文实验的压力马上扑面而来,想到要定期拿到实验结果、写出论文和通过答辩,轻松感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现在,从我取得博士学位至今已十几个年头了。从博士后到教职,各阶段性目标相继达到了,也实现了「五子登科」(帽子、车子、妻子、孩子、房子),然而并未感到轻松和满足,仍承受着各方面、难以尽述的压力。在我信主前,心灵深处更有一种无可言状的惆怅和空虚。

我想,许多人都会有类似的感受。刚买的一部新车,我们会爱护备至,但过不了几年,车开始出毛病,车体开始出现锈斑,我们也就不在乎它了。从一间公寓搬进一幢房子,开始会感到相当宽敞、舒适,可过不了多久就习惯了,再无新鲜感了。当自己的论文变成印刷体时会激动一阵,可多发表几篇后,就感到平淡了。

没有钱不行,但有了钱又带来新问题:多余的钱如何处置?存银行,利率太低;炒殳票又担心风险;真正「发」了,又担心被谋财害命。难怪,芝加哥的富人区是需要心理治疗的人最多的区。不少人追求成名,可多少名人却又渴求着能过普通人的正常生活!在人生中,与忧愁、烦恼相比,人的喜乐太短暂和微不足道了!

那么,人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呢?中国人,尤其是知识分子,大都用一个人对社会的贡献,来衡量人生的价值,强调「立德」、「立言」、「立功」,认为如能为社会留下点什么,就不虚此生。然而在人类历史中,真正有资格做到这「三立」的恐怕只有极少数人。按此标准,绝大多数人的人生又有什么价值可言呢?再者,即使那少数在历史上留下了印迹的人,他们是否真能体察人生的价值呢?

相关阅读

连载 | 游子吟51好人不信耶稣也要下地狱吗?

连载 | 游子吟50神伟大的救恩

连载 | 游子吟49人犯罪的后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