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 | 阳光列车

小贺  OC橄榄社区

(OC橄榄社区长期关注小组事工,请点击图片上方的“OC橄榄社区”,选择“关注“,就可以收到我们定期推送的小组资料了)

OCOC 阳光列车

那天,表姐在哭,她在为我哭。我看看大玻璃窗外的秋竹,就像是失重的人,头脑一片空白。昨日还在谈婚论嫁,如胶似漆;今日,他却理直气壮地站在我的面前,床边是一双女孩子的鞋……


“无论如何,这种人该得到惩罚!”我和表姐在审判他的良心。可是,我们是多么的无奈!法律管不了良心的事,社会舆论也于事无补。有谁理会这司空见惯的事呢?我的真诚与爱受到了污辱,我岂能容这丑恶逍遥在我的生活之中?然而,我不知所措。


从那天起,仇恨的种子就种到了我的心田里。每夜从睡梦中惊醒,恶魔站在我的身旁,我感到死寂的清冷。黑暗中,一只受伤的鸽子躲在墙角,瑟瑟发抖。我不知身在何方,时间为何物,这令人颤栗的青春何时才能逝去?我做错了什么,生活这般惩罚我?我对生活绝望了,一日两包香烟已无法麻醉我的神经。


看看爸爸妈妈担忧的眼神,看看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家,我告诫自己∶不能倒下。我开始了拼命画画。然而,画笔下虽是艳丽的色彩,热闹的鲜花,却掩饰不住那一份孤独与寂寞。画展在一个接一个地办,可那里并未找到我渴望的世外桃源。


我看著马路上四处飞奔的汽车,不知他们在忙碌着什么,驶向何方。一日,我走进小川的工作室。她问我为什么迟到这么久,我很沮丧地说∶“倒霉的事情都让我撞上了,汽车坐反了方向,还有一辆中途抛锚。”她并不奇怪。北京就像一个大练车场,这种生活中的无奈,时有发生。“神会帮助你!”她冲口而出。“神是谁?是庙里的菩萨?神已死了!”我恶狠狠地控告着,不相信有哪个神会恩待我。她看着我被香烟熏黑了的手指与早现的眼袋,用手指着我心脏的部位,带著一种力量说∶“神就在你的心里,他还活着,他是上帝!”


我突然感到一丝喜悦的光辉进入了我的心。“既然有上帝,为什么世上会有那么多的丑恶?为什么魔鬼还是到处横行?”小川被我这一问问糊涂了。于是她和我约好要把这事搞清楚。就这样,我守着这刚刚得来的一线光离开了她的工作室。以后的几天事事顺利,虽觉得奇巧,却也不敢怠慢这一线光的作为。


后来,小川带我见到了一位刚刚回国的年轻传道士。他讲了他的见证,讲了耶稣十字架的救恩。我只觉得他的身上充满了灿烂的阳光(我阴暗的生活里多么需要这灿烂阳光啊),难道这便是他所讲的真理、公正、平安与喜乐的赐予者耶稣的作为?我要,我要充满爱的生活!我跪了下来,决心跟从这真理的道。


从此,我认识到∶原来自己也是个忘恩负义的罪人,一切记在圣经上的过犯都能在我的身上寻见。主的圣洁慈爱也正显于此,他没有仇视舍弃我,而是用他的身体替我(我们每一个人)死在十字架上。否则,那罪就要跟随我们一生,直至地狱。主用他的宝血将我们洗净,帮我们脱离罪的捆绑,接我们进入永生的圣堂。


当我第一次走进礼拜堂时,不禁惊讶了∶它并不像我想像的那么富丽堂皇,它只有简陋的折叠椅,空空的四壁,可是,里面却聚集了满满的人,走廊、厨房甚至排到了马路边。在寒冷的冬日,我们同心合意地唱着赞歌,心中是多么的温暖。我走入了快乐、健康的生活,丢弃了陪伴了我十年的香烟,因我已找到了新的生活,换成了一个新的生命。


去年,那奇妙的恩典再一次惠临我,我与一位年轻的德国基督徒喜结连理,而且通过祷告找到了法兰克福华人教会。我们像婴儿吸吮着母亲的乳汁,饥渴地聆听主的话语,灵命渐渐地长大。那教会是主的殿堂也是我们的家。

作者来自北京,现在德国法兰克福市,从事绘画艺术工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