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 | 英伦心境

 王炯 OC橄榄社区

冥冥中的感觉

先生的一篇科研论文在国际学术会议上获奖,在前往日本东京宣读论文并领取奖金时,被一位参加会议的英国教授看中,主动邀请他到英国丹地大学攻读学位并提供全额奖学金。
出国留学一直是先生的梦想。尽管他的科研成果和工作业绩在科研所名列前茅,但由于时运不济,公派出国的名额一次又一次都被领导的关系户拿走了。当他对出国留学不再有所企盼的时候,却又梦想成真了!
冥冥之中他感觉到,有一双公正而仁义的双手在扶持他,改变着他的命运。这股神奇而超凡的力量是人所看不见,耳所听不见,心却可以感觉到的!他说他愿意相信这是上帝对他敬业的回报。从那时起,他说他信有上帝!

热切的关怀

先生来到信仰基督教的英国后,感觉和上帝更加接近。他渴望倾听上帝的声音。临近圣诞节的一天,先生从电脑网络上找到了当地Fintry教堂的电子信箱地址,随即发信征询是否可以进入他们的教堂倾听上帝的福音。当天他收到了一封热情洋溢的回信,表示热烈欢迎。

接着他被邀请到牧师Peter家中,和他全家一起共度了圣诞节。每个人都送给他礼物,给予他祝福,还带他到苏格兰的一个岛上度假。他在岛上牧师的朋友家中居住了三天,受到了热情款待。教堂的教徒们也都十分友善,他不断地被教徒们邀请到家中吃饭,每个周末的日程都被排得满满的。
教堂的一些朋友给他的公寓送来取暖器、自行车、家俱,帮他调试家用电器,带他一起爬山、野餐、打球,海边散步,参加各种聚会,每周定期参加礼拜、研经班、晚祷告。当他们知道我在办护照签证,准备赴英和先生团聚时,多次集体为我祷告。从先生的来信中,我已感到神的爱。

爱的吸引力

先生出国半年后,我们在英国团聚了。飞机降落在爱丁堡,离我们所在的城市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教堂的长老Donald主动开车陪先生来机场接我。Donald友善、亲切,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他是我认识的第一个英国人,也是我认识的第一个基督徒。

由于时差,一到家我倒头便睡。早上起来看见先生笑咪咪地对我说∶“炯,有你的一封信。”我心想∶这怎么可能呢?我来还不到一天啊。信的落款写着Ruth。先生告诉我,Ruth是教堂的基督徒。那是一封内容温馨的欢迎信。在信中,Ruth邀请我第二天参加每周五由她主持的外国留学生妻子聚会。还没进教堂就知道了两个基督徒的名字,我倍感温馨,也让我对他们的信仰充满好奇。

走进Fintry教堂,是我平生第一次跨入教堂。一切对我来说都是神秘的、新奇的。教堂里坐满了人,全都安安静静的。我们也安安静静地坐下,听牧师布道,募捐,唱圣歌。一切结束后,我发现很多友善亲切的脸朝着我微笑。一个慈祥可亲的白发老太太笑容可掬地走向我,将一大把黄灿灿的鲜花放在我手里,热情拥抱我,亲吻了一下我的脸庞,然后用充满慈爱的声音对我说∶“炯,欢迎你的到来,我们一直都在等着你呢。”一种莫名的感动占据、荡漾着我的心,我仿佛一个离家多年的孩子又回到了年迈母亲的怀抱,我的心倍感亲切。

紧接着我见到了牧师Peter和夫人Kathleen。Peter是一个高大而慈祥的中年人,亲切友善,令人有一种如逢故人的感觉。Kathleen是一个聪明能干而又美丽的女性,善于组织各种活动,为教友们提供广阔的联络空间,共享生命的愉悦。其他的教徒们也纷纷过来和我打招呼,做自我介绍。突然间拥有如此多友善亲切的朋友,我的心被幸福洋溢着。

先生是进入Fintry教堂的第一个中国人,自从和教堂结下不解之缘以后,半年多时间有近三十个中国留学生及家属纷纷慕名而来。为什么这座远离城区、规模并不是很大的教堂,对我们这群海外游子具有如此大的凝聚力和吸引力?我知道这绝不是偶然的!

困顿与挣扎

由于语言的障碍,我对基督教仍然缺乏了解,和上帝也从未有过沟通和交流。基督徒朋友们带给了我们友谊和欢乐,但我仍然不能摆脱个人空间中的种种困扰,仍然有着自己的烦恼和困顿!

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也是一个悲观主义者。凡事刻意地追求完美,反而会导致深刻的不完美!患得患失的心态,使我的内心深处充满了悲观色彩和厌世情绪。由于心态不佳,夜阑人静之时,我总是辗转不寐。黑夜对我来说就是一种惩罚。

我的身体出现了很多不良的症状∶首先是我的胃病犯了,紧接着是头痛,心律不齐┅┅终于不得不去医院检查身体,尿糖检查出现四个+号,这是糖尿病患者在症状最严重时才可能出现的尿糖检查结果。我问医生,我是否患上了糖尿病?医生说∶不可能啊,你还这么年轻!可检查血糖得出的结果是∶隐性糖尿病。年纪轻轻就患上了不可治愈的疾病,对我来说不啻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紧接着我意外地发现自己怀孕了。医生说不管生育还是中止妊娠,都有可能诱发糖尿病。未来让我忧心重重。我本想留下腹中的胎儿,可客观条件的限制,使我不得不放弃初衷。基督徒Malcohm和Ruth夫妇听到这个消息,连夜赶来,为我们送来取暖器,力劝我们留下这个孩子,说这是上帝的礼物。Kathleen也写了一封很长的信,要我们慎重考虑。可对前途充满担忧和恐惧的我,仍然放弃了这个孩子。

朋友们的关心,并没有驱走我心中的严冬。流产使我的身体变得更加虚弱。镜中的我终日不堪入目。无休无止的失眠折磨得我痛苦莫名。夜的阴影笼罩着我,将我的心也影射得一片黯淡。头痛、心痛,时刻提醒我,我的糟糕处境。我时常想到死。

无法达到的心境

Ruth三天两头地邀请我带女儿到她家做客,可总是被我婉言谢绝了。因为我身心憔悴,实在无力应酬。终于在圣诞节的前一天,我接受了她的邀请,带着女儿前往。她对我说∶“炯,你知道吗,上帝爱我们每一个人!他离我们太远,我们无法明白他,他不得不派他的儿子耶稣基督来传达他的福音,将我们从苦难中拯救出来!”难道耶稣基督真的有如此神奇的力量,能够将人从痛苦中解救出来吗?我心中半信半疑,但仍然按捺不住心的激动,希望得到答案。

圣诞节的第二天晚上,我想起了Ruth的话,心中萌生了一股强烈的探求欲望。仿佛听到了一种呼唤,令我无法迟延。我拿起Gerard和Sarha夫妇送我的,在中国的基督教读物中发行量排在第二位的《荒漠甘泉》,心情急切地阅读起来。慢慢地我便发现自己像一个得到温柔安抚的孩子,停止了哭泣,心胸变得开朗明亮起来。我的恐惧感、孤独感,以及焦燥忧虑的情绪,被上帝温暖的爱融化掉了,像雾气一样转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无边无尽的光明、平安和喜乐!原来信主可以使人有如此大的改变,虚弱的人可以变得坚忍,浮躁的人变得安详,痛苦的人得到解脱,受罪责的人得以释放。这不正是我几个月来一直苦苦寻求,却始终无法达到的心境吗?

这天晚上,我拥有了长久以来第一次美好的睡眠。

感悟

终于,我清楚地认识到∶我所经历的一切其实完全出自上帝的美意!试想,如果不随先生来到英国,不经历自我的困顿和磨难,我这个迟钝麻木之人,怎么会想到要去寻觅耶稣基督的国?怎么会明白神的爱呢?半年多时间,每周陪先生进出教堂,却对耶稣基督毫无感觉。而当我生命中出现危机,陷入痛苦的境地,对生命也充满厌倦时,我才发现,我周围的人没有谁能帮得了我,甚至没有人能真正明了我内心的感受。只有神,真的只有神,才有能力全然地顾及、关怀、疼爱、牵引我,将我从痛苦中拯救出来!
如今,我已不再是一个无主的孤魂,我的心灵有了寄托,生命有了航向。耶稣基督的国是一本追求真善美的教科书,博大精深,我乐意学。在生命的整个过程中,我将继续完成上帝交付的功课。我还会遭遇种种试炼,诱惑和不幸,我不一定能将功课完成得很出色,但我会尽力而为!而上帝也会不断地带领、帮助我,照亮我前面的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