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 | 柏历冰霜亦常青

听过李柏霜姊妹的故事的人都认为,她所经历的正如其名。然而,为何柔弱的柏枝虽被冰霜压盖,却不致失去生命力,寒冬过后仍冒新芽?这不禁使人想一探究竟。

2007年底,我在周二早上的查经班初见她。我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好几月过去了也不曾和她说过一句话。直到有一次,她分享了自己在生病时如何为罪忧伤哭泣,我才对她有一点认识,并在心中产生了一个疑问:“她生的是什么病啊?”

那是一个我从来没听过的病──“硬皮症”,罕见、可致命又无药可医的绝症,那不等于宣判了一个人死刑吗?我心想。但是眼前的柏霜看起来很健康,身材高挑均匀,脸颊白皙红润。这代表她已经康复了?

不,她说,“硬皮症”是一种无法根治的免疫系统疾病,罹患“硬皮症”的人,病情发展只有两种,不是停止恶化就是继续恶化。而像她这样能持续好转的,几乎没有。她说,这种病得医治是奇迹,而这奇迹来自万能的真神。人要做的,就是坚定倚靠神。

 恐怖的绝症

2002 年夏天,她的手指头开始出现肿胀和僵硬。她说,那时她已经受洗近五年,但仍是个迷迷糊糊的基督徒。虽然每周参加教会主日崇拜,平日生活却依然故我:和先生吵架认为错在对方,存着没人看见就蒙骗过去的心做事,更谈不上读经、祷告、亲近神了。也就是说,她与神并没有灵里的交通和爱的关系。

2002年秋天,病症不见减缓,她去看家庭医生。医生问她:“眼睛能否闭上?喉咙能否吞咽东西?”她开始明白这个病的恐怖。

验血报告证实了这是“硬皮症”,可是却要一个月后,才能约到专科医生。对此,家庭医生竟然说:“你也不用急着,约到了也没用,因为这是个不治之症。”实情也是如此。专科医生唯一能提供的,是一种治癌症药,仅能让病情得到控制、不再恶化。

深夜的搅扰

2002年冬天,柏霜决定搭机回台就医。先生担心她的身体,在她登机前对她再三叮咛嘱咐。

她登机后,发现她的座位已经有人坐了,查看了机票,发现两人座位号码竟然相同。因为飞机客满,只剩了头等舱的一个座位,于是机务人员就请她去了头等舱。她享受到极佳的待遇,吃睡都相当舒服,使病情不致因长途飞行而加重。这使她经历到神恩典和巧妙的安排。

回台一个月后,她的病情开始明显恶化,全身皮肤变黑。台湾的家人都未信主,出于好意和关心,纷纷提供各种偏方和建议,大力劝说她去算命求问、拜偶像求医。但她坚决不去拜,宁可当病死的基督徒,也不愿意靠偶像痊愈。

有一晚,她在睡梦中感到有人掐住她的脖子,使她几乎无法呼吸。她使劲挣扎着起身:“我不怕!我是基督徒,有父神保护我!奉主耶稣的名,你们这些鬼别想靠近我,有主保护我!”这样宣告之后,就再也没有搅扰了。

虽然她拒绝去拜佛,但家人还是天天在她耳边劝说。她实在不知如何应付,感到十分孤单无助,晚上甚至在房间流泪。她觉得在拜偶像的环境里,特别需要神的同在,于是拿起圣经。没想到随手一翻,是《诗篇》115:4-8:“他们的偶像,是金的银的,是人手所造的。有口却不能言,有眼却不能看;有耳却不能听,有鼻却不能闻,有手却不能摸,有脚却不能走,有喉咙也不能出声。造它的要和它一样,凡靠它的也要如此。”

她感激神的提醒、警告和支持,响应道:“是的,父神,我不会去拜的。”

不信神的人不理解她,嘲讽她:“如果你的神真有用,为什么让你得这个怪病?”“如果你的神爱你,为什么不医治你,还让你的病情一直恶化?”虽然她不明白,也无法回答这样的问题,但她在心里坚定说:“我要向山举目,我的帮助从何而来?我的帮助从造天地的耶和华而来。”

内外的医治

柏霜有一位好友在荣总医院当医生,对她说,她的病是慢性病,需要家人支持,与疾病长期抗战,所以应该回加拿大治疗。

2003年初,柏霜回到加拿大。她不仅感到身体的痛苦,灵里也觉得十分贫乏。她必须从早到晚播放诗歌,否则她就没有平安。

皮肤一天天地变硬、变黑,全身又痛又痒又硬。止痒药擦了又擦,止痛药不断加大剂量,都没有效果。她全身僵硬如同木头人,躺平后要想自己起身,简直比登天还难。一天天,她就是躺在客厅沙发上度过。

那一段时间,她一直掉泪——不是因自怜、害怕而哭,乃是圣灵感动她,为自己的罪忧伤。她深深地为自己内在、本性的罪向神忏悔,并且也开始不住地感谢:感谢父神的赦罪,感谢父神的创造——病恹恹的她,看见窗外的蓝天和枫红,都充满了感恩。

神的医治,就这样先从洁净她的内心开始,而后有了一步步身体的医治。

当西医束手无策时,神就引导柏霜采用中医和食疗法。针灸和饮食调理的效果并不立竿见影,她的全身肤色,依旧犹如梅花鹿。僵硬、紧绷的感觉,也一如从前。但每次治疗时,她都把自己完全交托在神手中,她知道真正能医治她的并不是中医师,而是全能、满有恩典的神。她相信神借着中医师来帮助她。

有趣的邻居

还有一件有趣的事,有位邻居三不五时来按门铃,叫她去YMCA健身房运动。她心想,自己连躺下和起来,都得用九牛二虎之力,怎么还可能去运动?然而,那位邻居还是常常来按门铃,而且每次说句“去YMCA运动”就走人。

终于有一天,她勉为其难地去了YMCA看看。当YMCA经理介绍完整个环境和设备之后,她扶着把手,慢慢独自下楼,用尽力气,举步维艰。但是好像有一股力量,带领她走进了一间教室——刚才经理并没有介绍这个地方。她看见一种很专业的越野脚踏车,一位教练过来教她如何骑。她的腿不知从何有了气力,居然可以踩动踏板,身体也开始出汗。

于是她决定每周来骑。

因大量的流汗,她的皮肤渐渐软化,这是前所未有的。她不敢相信自己能做这么剧烈和耗体能的运动!神用她的邻居来告诉她要运动,也亲自引导她,做对身体最有帮助的运动。她真是满心感谢!

不论是放血治疗和骑越野自行车,过程都不是轻松容易的,她都需要支取天上的力量。一根小小的细针,要扎入厚硬的指尖和太阳穴,是很痛、很难的。每当她专注呼 求神帮助,针就容易扎入,且疼痛感小;若是她不向神祷告、心思分散,针就很难扎入,且非常疼痛。骑车时也是,她总是闭上眼睛,边骑边默祷,求天上的父神加 添力量,让她能够骑完一小时,这是连健康的人都很难做到的。

她对神的信救了她。而且神丰富的预备,超过了她的所求所想。

快速的响应

她的身体明显好转了。她很开心,也很希望周遭朋友给予肯定。因此,她碰到朋友就问:“你看我有没有变好一点?”但得到的正面响应很少,使她相当失望和难过。她就对神说:“希望父神派人告诉我,我的皮肤好多了。”

祷告的当天,她去YMCA运动。洗完澡遇到一位朋友,把她的皮肤从头到脚大大赞赏了一番,不断地说,她的皮肤比起以前,变白、变软了许多。

她明白这是神响应了她的祷告,因为神知道她需要安慰和鼓励。

特殊的模具

神并没有把这病从柏霜的身上完全除去。神要她不断地仰望、倚靠他,让她在自身的软弱上,经历神的刚强护庇。

这个病像是操练她信心的学校,教她相信神的恩典够用,且能随时向神支取。

这场病更是神手中的一个模具,塑造、改变她的生命。以前她的祷告很形式、很表面,如今无论大事小事、心中的任何意念感受,她都向父神诉说;以前读圣经如同嚼腊,现在字字句句都活泼、新鲜,滋养着她的心灵;以前她家境富裕却不知感恩,如今连吃稀饭都觉美味、满心感谢。

要不是因为这个病,柏霜不会和父神建立起如此亲密的关系,也不会经历那些奇妙恩惠。当她身体被困、不能外出时,她学会了安静与神独处;当她受病痛折磨、内心苦楚时,她学会了信靠神,深信神就守在她身边,永远陪伴她、聆听她的呼求;当她尽力而为了,甚至感到绝望灰心时,她就来到神面前祷告、倾诉、流泪、交托、 等候。她相信神在掌权、神会负责、神正工作,她愿用信心等候神信实奇妙的作为显明的那一刻,且不论发生什么,她的心永远向这位慈爱的神,发出赞美和感谢。

后记

采访后,我站在柏霜家的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蓝天白云和青翠树木,内心向神发出深深的赞美和称谢:真的很难想象,站在厨房前忙碌、笑容满面地为我们张罗午餐且侃侃而谈的柏霜,曾那样躺在沙发上、身如槁木、终日哭泣……神,你是何等奇妙和满有怜悯、恩典啊!

原来是神的刚强,覆庇在柏霜软弱的身体上,使她虽历冰霜却仍屹立常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