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 | 命运的安排者

与许多在大陆受教育的朋友一样,我曾经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

 

就跟我认为母亲拜菩萨是封建迷信一样,当我初次接触到基督、上帝等名称时,也认为只不过是西方式的迷信,因而拒绝对基督教的道理作任何进一步的了解。相反地,很武断地在心目中(很大程度是由于受了舆论的影响)瞧不起信仰上帝的人,认为他们若不是认识上的愚者,就是理性上的弱者,再不就是盲目追求西方式精神寄托的赶时髦者而已。

尽人事听天命

 

尽管我那时否认神的存在,但并不能说从来没有希望过,有一个主宰命运的超自然的力量。因为这样一个超自然的力量,不但是我们“好心得好报”的生活信念的唯一支柱,而且,中国文化中也向有“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这句古话。很自然,谁都希望这个代表命运的“天”是在自己一边的。因此,有很长一段时间,“尽人事,听天命”是我人生观的主要成份。

在我成长的过程中,“命运”似乎也很眷顾我。虽然家庭和社会不断受到各种政治运动带来的冲击,我在知识的学习上却在不利的环境中进行得十分顺利。

在我初中毕业时,提前参加高考,并被中山医学院录取。虽然报考医学院并非自己的志愿,而是父母的意愿,但就读以后,发现我自己很喜欢医学这个领域。所以毕业以后就选择从事外科临床工作。由于对外科这个专业的酷爱,所以在大学阶段及工作初期,多次被父母及好友劝说考虑出国留学时,都是不加思索,一口拒绝。

如果“命运”没有关闭我所看见的那道门,我就不会看到一条新的路。在中山医学院毕业,参加分配时,我一直以为可以分配到第一志愿 ,也就是中山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做外科。但分配结果却令我大感意外,我只是被分配到第三附属医院,一个远在郊外的、年轻而且条件简陋的医院。

我接受这个分配结果,因为考虑到只要是做外科,一、两年内就可以考研究生到更理想的医院了。在当时,报考研究生必须得到所在单位的同意,而由于种种理由,我所在的科长连续两年拒绝让我考外院的研究生。

在外科研究生这道门被关上以后,才慢慢开始对其他同学关于出国留学的看法听得入耳,才发现当初那种不加思索 ,一口拒绝的态度之愚昧。

消失了五个月的信

 

在申请来美留学的过程中,“命运”再次向我显明神奇迹的安排。

在我报考GRE的时候,对美国的高等教育系统尚了解甚少,所以只是随意选择了几间学校填上,其中一间是B城大学,因为听说有个同学在那里就读,且有经济资助。

考试后给这些学校去信联系,不久陆续收到一些学校回信,均表示外国学生第一年没有经济资助,唯独B城的学校一直没有回信。在三个月后考TOEFL的时候,仍需要填数个大学。这时想到B城没有给我负面的回信,所以可能还有希望。因此继续填了B城的大学。

一九八七年二月份,收到B城的来信,谓“已收到你的GRE及TOEFL的成绩,为何仍未收到申请资料”,并说“虽然前信说外国学生没有资助,但现在看来仍有可能。”所以,敦促我尽快申请。

这以后,我向该校索取了申请资料,正式申请,真的顺利被录取入学。好像要证实他们当初确有一封指出“不提供经济资助”的信一样,我在四月份收到B城初次寄出的材料,打开一看,第一页就是关于外国学生没有经济资助的信!而这封信奇迹般地消失了五个月,使我继续申请该校,最后被录取。

由于这奇特的经历,使我相当坚定地相信到B城就读是“天意”。因此,尽管当时有红头文件规定本科生毕业后必须服务五年以上才能出国留学,而我毕业只有四年。但凭着信心向单位提出申请,也奇迹般地获准。虽然过程也是几经周折,但终于一九八七年九月初来到美国。

 

外科生涯被判了死刑

 

尽管对于“命运”如此奇妙的安排,自己也曾心存感激,但却很快都只是简单地归因于运气与巧合,并且将它视为自己努力的结果而夸耀,从来没有主动地去寻找这位“命运”的安排者。

所以来美五年内,除去参加朋友的婚礼外,基本上未去过教堂。在一九八九∼一九九二年间,与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做了三年室友,而与我同在一实验室工作的一个美国女士也是个很好的基督徒。

尽管他们多次在生活中向我见证他们的救主耶稣基督,但心里总是不被感动,也没有花任何时间去了解圣经的事实与道理,只是一昧地拒绝听信。回想起来,最主要的原因是心里的骄傲,总觉得他们作为基督徒所能得到的,我自己也能得到,他们要将生命交给主安排,而我则可以自己做主,岂不更好?

的确,由于大量接受当时美国主流传媒的影响,越来越崇尚个人奋斗,认为靠自己的努力,再加上一些一向都眷顾我的“运气”,总能为自己创造一个美好的前程。

上帝的确是满有怜悯的。这两位朋友也不住地为我的信仰祷告,他们的祷告上帝是听了。祂也知道我心里最大的障碍是什么?祂有祂的时间、祂的方式,来把我从自大变为谦卑,好接受祂的恩典。

在B城的五年里,“命运”好像不断地眷顾我,让我顺利完成博士论文,又通过医师资格考试,在博士学位毕业后马上如愿来到C城开始做外科住院医生。这时的自信、自负可说是到了顶点了。但神让我知道,“命运”的安排者是祂,不是任何人。

我准备到外科上班的前夕,在例行的体格检查中被发现HBsAg及HBeAg阳性。虽然这在中国是十分普通的,但在美国却基本上是给外科生涯判了死刑。这个判决无疑像晴天霹雳,因为做外科医生是我多年的心愿,我为此付出了努力,甚至牺牲,但这个希望似乎在一朝一夕之间全然倒塌。

我在心里暗暗流泪,问那位我所不知的“天”,为什么如此地安排?为什么所有一直向我打开的大门会突然关闭?我在心中也自问,是否以往一直带有侥幸心理所相信的“好运”并不那么可靠?或许靠个人的努力并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

从圣经得到的启发

 

当我的心开始变得谦卑的时候,全能的上帝再次以奇妙的安排,让我参加了C城一个华人福音团契的查经活动。查经班里和谐、敬虔的气氛,信徒们对真理追求的执着,以及他们的热心帮助,使这个地方对我有很大的吸引力。

由于此时已能放下心中的骄傲,不再武断否认神的存在,所以才能开始更多地考虑无神论及作为其基础的进化论的不合理之处:比如说,为什么在适者生存的生物界里,进化程度(适应能力)反次于人的猿人会灭种呢?如果按进化论的解释,生命的出现是偶然发生的随机组合,那么即使某些具备适于生存的特征的生命形式能得以保存,但并不能说明为什么对生存不重要的特征一定会被淘汰消失。但我们在科学研究中,却发现越来越多的证据,可以证实机体内的一切成分都有其功用。

有趣的是,即使不相信上帝创造的科学家,只要在生物体里发现任何新的成分时,总会先问“这个成分有何作用?”,更令进化论不能解释的是,细胞计划死亡(Apoptosis,or programmed cell death)的证据。

近年来已有大量的研究成果表明,多细胞生物的基因库里,储存着一些专门使细胞死亡的基因。这些基因的表达是受着非常精密的调控的,而在不同的细胞里,这些基因表达的时间也不一样。这样一个必须有完善的调控的系统,是不可能通过进化论者所设想的那样通过自然淘汰逐渐完善的,因为任何的不完善都可令该生物立即死亡、灭种。

带着众多的疑问,我开始更多地寻找上帝创造的根据。通过前人对圣经研究的结果,看到原来圣经里的一切史实都是那么有根有据,圣经里的预言也都一一应验。

尽管我仍有相当数目的疑问一时不能全部解决,但圣经里的道理,预言和历史事实的准确性,远远超过那些反对圣经的疑问。作为一个愿意接受逻辑、接受证据的人,我不得不承认圣经是神默示的话,也不得不承认耶稣基督就是来为世人赎罪的神的儿子。

通过圣经这面明镜,也使我看到人的确都有不可否认的罪性。一位台湾作家柏杨曾著书名为《丑陋的中国人》力陈中国人的种种丑陋本质,如自我中心、贪心、诡诈。开始时的确以为这都只是中国人所特有的,但通过在美国社会的观察,才发现这些罪性都是人类所共有,并不为政治、经济制度所改变。

即使自己,一向自以为正直,但在公义圣洁的神面前,心中的不洁之处多得不可胜数。通过这些反省,的确看到圣经里所指出的人的原罪,本罪是不能靠人的努力而改正的,只有通过神的力量才能使人从罪中释放。

因此,凭着这点信心,我接受了耶稣基督为我的救主和生命的主。

成为内科住院医生

 

由于接受救恩的前后,正值事业上遇到重大挫折,发展方向尚未明确之时,所以极为渴望得到神的指引。因此在这段时间内每天坚持不住地祷告,并阅读有关祷告的及其他属灵方面的书籍,从而知道有效的祷告在于先求神的旨意并顺从祂的旨意。

通过这样不断的祷告,与神交通,的确感到圣灵在我身上所作的奇妙工作,感到生命在发生改变 。从前觉得枯燥难读的圣经,变得有意义了,也越来越喜欢读了。

当我读到路加十五章主耶稣所用的失羊、失钱和浪子回头的比喻时,一种莫名的感动涌上心头,只想喊出:“父啊,感谢您的慈爱,让我这个浪子迷途知返。从那时起,心目中这位宇宙大主宰更有了慈父的形象。既是慈父,祂就一定会答应我的祈求,给我们预备最好的一切(太七:11)。

充满慈爱的神也不住答应我的祈求祷告,使我从前觉得杂乱无章的人生变的有意义了,我也越有信心“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诗二十三:1)这句承诺。在神的爱里,我得到了平安。对比去年也是这个时候,为了找到理想的实习医院,心里时常彷徨、焦虑、患得患失。而今年在面临同样的选择,因为有着在主耶稣里的平安,又深知神的应许绝不落空,心里异常平安。

事实上,我开始申请的过程并不顺利,到了去年十二月份,所收到的interview都不甚理想。这时,全能的神再次显示出祂奇妙的安排。祂让我原来在B城的一个好朋友出乎意料之外地收到北卡州一个公司的工作,让他们建议我也搬到那边。这样,我决定试试申请DukeUniversity的内科,尽管那时申请已进入尾声阶段了。

不久,我接到了Duke的interview邀请。在我前往Duke的路上,以及在interview的过程中,神的大能多次地向我显示,告诉我“我的恩典是够你用的(林后十二:9)”。使我这次的interview真正成为信心之旅。终于在三月份结果公布时,这些信心都得到应证,我如愿进入DukeUniversity做内科住院医师。

 

神藉命运显示恩典

 

接受了主耶稣的新生命后,回头看过去的路程,觉得一生中的确是不断地蒙神的眷顾和指引。以前一直没有认识祂,是因为缺乏一颗谦卑的心。

记得当初我父母为我选择医学作为志愿时,当先我来美的朋友鼓励我自费留学时,当朋友向我介绍他们生命的主的时候,我都曾一一嗤之以鼻,以为他们不了解我,他们的建议不合我用,而结果呢?在我真正分析他们的理由以后,都不得不承认他们是对的。每一次都只是自己的心太过顽梗,死抱着一点点理由,就拒绝其他所有的启示。

神爱我们,祂愿意我们都认识祂、归向祂。祂把祂的启示写在祂所手造的万有中,也刻在我们心版上。无论是我们抬头观望星空,或是在显微镜下细察生物的奥秘,都不能不赞叹造物主的智慧,正如圣经上所说的“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显明在人心里,……虽是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马书一19∼20﹚。

自从始祖犯罪,人心就背离神,敌挡祂,神为了拯救我们,不但赐下祂的话语,甚至连祂的爱子都能舍弃,让祂在十字架上为我的罪代死,这实在是天地宇宙中最大的爱。我们生活在神的大爱之中,却常常不能感觉到,因为要感受神通过“命运”的安排显示的奇妙的恩典,非有一颗谦卑的、愿意观察的心不可。

出埃及记中记述了神召祂仆人摩西的经过,我觉得很有启示:「耶和华的使者从荆棘里火焰中向摩西显现。摩西观看,不料,荆棘被火烧着,却没有烧毁”。摩西说“我要过去看这大异象,这荆棘为何没有烧坏呢”?耶和华神见他过去要看,就从荆棘里呼叫说“摩西,摩西”」(出三 2∼4)。

摩西看见一件不寻常的事,他没有急于作任何结论,而是要走近看个究竟,从而得到上帝的呼召。但多少次不寻常的事发生在我们生活当中,我们却或是置之不理,或说只是偶然巧合,一心急于赶路,不愿停下来细察,以至屡次与上帝的使者擦肩而过,却视而不见!

 

神藉命运显示恩典

 

有人将人生比作一个迷宫,我很同意。

我们一出生就是进了这个迷宫 ,是无可避免的。我们一生的所作,就是在寻觅迷宫的出口,也就是那通向天国之门,而不仅是为了比较谁在迷宫中耽得更久,走得更长(如在世界上的成就更大),或是在寻找过程中过的丰富多彩(如有人认为人生要尽情享乐)。如果找不到出口,一切都是徒然。迷宫的出口只有一个,就是道成肉身的主耶稣。“我就是门,凡从我进来的,必然得救”(约翰十:9)。

在我们探索的路上,全能全知的神,我们的天父,不断地给我们各种迹象来指引我们,不是为了我们能走得更远,好夸耀自己的能力,而是为了让我们认识到祂是独一无二的真神,掌握迷宫的蓝图,好让我们信靠祂,从祂那里找到迷宫的出口 ,那就是神的救恩。

这个出口,也只有通过认识神,才能找到。正如主耶稣所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十四6)

现于北卡州Duke University工作。本文选自《海外校园》第3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