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 | 云中光灿来

婚姻破碎时,她为自己伤心,更担心从此毁了女儿…

我从小受无神论教育,听到的一直是没有救世主,人生要靠自己的坚强和不屈不挠。三十几年来,我就是靠这种人生观艰辛地生活着。

二十二岁那年,认识了我的丈夫,那时我们是大学同学。我爱他胜过爱世间的一切,更胜过爱自己。为了他的前途和事业,我心甘情愿付出青春、事业和健康。我对他只有一个要求,只希望得到一种回报,那就是他爱我。

大学毕业后,我们结了婚,有了一个温馨的小家。一年多以后,又有了一个可爱的小女儿。从此,我更是把他的利益、女儿的利益、家庭的利益放在首位。五年半以前,为实现他的人生目标,我历尽辛苦存钱、筹款送他出国留学。在那一段日子里,生活不轻松,但使我感到宽慰的是,我的丈夫像我爱他一样,也深深地爱着我。正是他的爱使我得到了希望和快乐。

丈夫出国后,他时常写信,很挂念我和女儿。两年过去了,他的信变得很少了,我也问不出为什么,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后来,他的一个同事从美国回来,告诉我:“你远在万里之外的丈夫与一个夜总会女郎同居,对你们已经无所谓了。”我听后真是痛不欲生,完全陷入了绝望和痛苦之中。

 

一想到十几年的感情这样被践踏,心就好像被撕成碎片。我整日以泪洗面,感到无助无奈,可是在心底深处却依然爱他。当时,他没有提出离婚,还向我解释他不爱别的女人,他真正爱的是我和女儿。所以那时我想,只要我们一家人团聚了,问题会解决,家可以保留,小女儿不会没有父亲。

从那以后的两年多,我和女儿一直在金钱的困乏中倍受煎熬,而我更是一人在感情的痛苦中挣扎。由于丈夫不按时寄生活费来,我的工资也就刚够我和女儿食果腹、衣遮体,女儿的钢琴课不得不停了。每况愈下的生活,使我几次想把钢琴卖掉,以补贴家用。可是女儿说:“不要卖吧,妈妈,我还要弹琴。”她的话真让我心酸。

去年八月,丈夫在事先没有一点讯息的情况下,突然寄来了他在美国洛杉矶法院起诉离婚的传票和有关文件。起诉书中除了明确表示终止对我的赡养,要求分割我在北京居住的房子产权外,没有任何付女儿抚养费的表示。

记得我收到邮件时,一边拆封一边想是什么材料,这么大一袋!站在一旁的女儿却已凭着直觉猜出不是好事,她说:“是爸爸要跟你离婚吧!那我跟着你。”当我看完了这些文件,证实了女儿的猜测时,真觉得天旋地转,只想立刻死掉。

这时女儿在一旁默默地哭着,泪流满面却不出声,看得出她也伤心极了。女儿哭着让我带她离开北京,到一个人们不知道她是弃儿的地方。我告诉她:“爸爸是要跟我离婚,你仍是他的女儿。”可是女儿坚持说:“不!是跟我们离婚,他也不爱我了。”

在那一段日子里,我想到此生永远失去了无比珍视的爱情,女儿的生活再也没有了保障,功课优秀的女儿日后面临因为没钱而不能升学的可能……,与其这样痛苦地活着,不如和女儿一起死掉吧!

那时女儿的身体总出毛病,今天胃疼,明天头疼,再过一天又说眼睛疼,看不清东西,还总找借口不愿意去学校上学。我过够了这种日子,几次想拧开煤气,结束自己和女儿的生命。可是我一看到女儿惊恐地注视着我的每一个动作,听到她说:“妈妈呀,我想去一个人们都不认识我、不知道我们家事的地方,但是我不想死啊!”我就又下不了手。

就在那完全绝望的日子里,教会的姊妹给我送来福音。主藉她们的口,一次又一次地对我说:“应当一无挂虑,只要凡事借着祷告、祈求和感谢,将你们所要的告诉神。神所赐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耶稣基督里保守你们的心怀意念。”

她们知道我很耽心女儿今后的生活,就对我说:“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么?……所以不要忧虑说,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神虽然没有应许你们一帆风顺,但祂一定不会让你们走投无路的。”

我受到姊妹们沉静、顺服情绪的影响,受到她们平安、喜乐心态的感染,心情好起来,情绪也稳定起来。我开始试着打开自己的心与主耶稣交谈,把压在心上的负担卸下,承认自己的软弱和无力,以一颗柔软、顺服的心来到主面前。

我开始体验到生命之灵的存在。我意识到主耶稣爱一个人是要他人格完善,是要他在试炼中变得圣洁,是要他得永生。神拣选了我,以祂的爱使我获得重生,归于耶稣基督。在这一段时间里,我夜里总是长时间跪在主的面前,向祂告白我的软弱,求祂赐我平安,求祂做我和女儿的救主。可是,我们是否真能得到主的顾念和保守,我还不是很有信心。

没过多久,一九九五年十一月份,在检查身体时发现我的乳腺上有一个肿瘤。当我被单独留下再深入检查后,又被告之可能是癌。我惊恐万分,在检查室里休克了。

那天晚上,我跪在熟睡的女儿床边,整整祷告了一夜。主耶稣基督,借着我的遭遇使我听到福音,这是神奇妙的拣选。可是我对神常常是怀疑、埋怨和疏远,是我亏欠了神。我心里很难过,有负疚的感觉,有了认罪悔改的感动。我突然有了一种体会,我感到因着我的信,必将得到祂的爱,祂必引领我和女儿走出死荫的幽谷,获得新生命。如一介尘埃的我,实在是太渺小了,太无能了。面对不可知的明天、后天,我能做什么?做得成什么呢?我只可以借着祷告,将软弱无力的自己和女儿,完完全全地交托给主,完完全全地仰赖祂,完完全全地信靠祂。祂必保守我和女儿,替我们担起我们再也担不起的重担,让我们活在祂的爱和恩典里。

在以后的几个月里,我和女儿的生活经历使我真实感受到主的爱。祂没有让我们走投无路,祂让我和女儿的心里慢慢有了平安和喜乐,让我们的心中存留了人生最美好的东西——爱。是主让我在试炼中思考人生的价值、生命的意义,呼召我这样一个好像是自强不息,其实早已疲惫万分的人“回家”,来到神的面前,成为祂的儿女。

由于金钱上的原因,我手术的费用是一个让我一直放心不下的问题。可是“碰巧”的是,我将要就诊开刀的医院里竟有一个医生是我好朋友的丈夫。他为我安排了手术和病房,并且使费用减到最低,使我完全能负担。当主耶稣藉医生的手为我取出一个花生米大小的瘤子,病理切片的报告又“幸运”地显示是良性时,我明白了,我为这“碰巧”和“幸运”感谢主,感谢祂对我和女儿的顾念。

由于我的工资不能维持女儿学钢琴,尽管女儿还想学琴,但我不得不停了她的琴课。去年暑假,女儿的一个小伙伴的妈妈来到我家,她是一个钢琴教师,她对我说:“你女儿学琴多年,现在丢掉不学太可惜了,我不收学费教她吧!”她的真诚使我们无法拒绝,女儿就这样又开始学琴了。

今年二月份,女儿参加了全国钢琴等级考试,并且取得了三级合格证书。发榜的那一天,我看到只有十分之一的考生合格通过,而女儿正在其中,我真高兴。本来我的手术时间正好被安排在女儿考试前,她的老师主动提出把孩子留给她,我安心地去医院,女儿的考试和生活我都不必管了。

事后,女儿告诉我,“考试前老师随时指导我练琴,考试当天我们在家练了琴才上考场。考完了,老师说我辛苦了,又请我吃饭,老师对我真好!”本来,以我们的境况,女儿学钢琴,参加全国钢琴考试实在是可望不可及的事。可是主为我们做了安排,让女儿在如今物欲横流、只认钱不认人的社会中遇到了这么好的老师,得以成就了女儿学琴的心愿。

我的女儿很是聪慧好学,凡事总是要探求究竟,绝不盲从。她只有十岁,却已看了不少科学知识的书,接受了进化论的学说。因此,我信主之后,女儿常常表示疑惑,问我主究竟在哪里?她问我创造论有什么科学依据?还说:“不让我真的见到主,我绝不相信。”

我觉得女儿还小,应该给她自由选择的机会,没必要把自己的感受和感觉强加于她。但是,我心里很希望相依为命的女儿的一生能有平安和喜乐,能活在主耶稣基督里。因此,我也这样祈祷。

不久,我的盼望得到了应许。一个姊妹给我一盘见证磁带。我自己听时,女儿放下手中的事也过来听。听完了,她自己又听,一连听了三遍。听完了,女儿对我说她的问题全部迎刃而解了。她告诉我:“妈妈,主在我心里作工了,我明白了每个人的生命除了身体,还有灵。灵是不能用理性和逻辑去证明的,只能用心灵去接受和体会。”

女儿还得到了一本文字和图片都印刷得十分精美的书《创造论的奇妙故事》。这本书以科学的态度讲解了创造论。女儿说,教科书说进化论源于宇宙大爆炸理论,而爆炸只能产生混乱和无序,我们地球上的人类和其他生物如此和谐有序、神奇微妙,怎么会仅仅是偶然突变进化而来?她说:“这盘磁带和这本书里就有约翰福音所说的风,我被圣灵的风吹过了。”女儿信了天上全知全能的神,她说要赶快受洗。

自从女儿信主,她的祷告总是让我感动。她从不埋怨神,也不试探神,而是以一颗单纯善良的心敬主、信主、爱主。她常常是为他人代求,并不为自己要什么。我手术后,伤口和胳膊一直疼。我听到女儿这样向主求告:“主啊,我很爱妈妈,求你让妈妈不再疼,求你让我做一个好孩子,让妈妈高兴,让妈妈省心。”听着她这样喃喃细语,我的眼泪夺眶而出。

过了几天,我又听到她这样说:“主啊,我知道你太忙了,事情总要一件一件地去办,所以你还没顾得上妈妈的事,可是我知道,你一定会让妈妈不疼的……。”女儿的信心和爱心真让我感动。我更为有这样的女儿而感谢主。

我是一个不习惯接受别人帮助的人,遇事宁愿自己苦捱。在我身处困境时,有姊妹想给我一点经济援助,我都是拒绝。我怕做一个被施舍者,也怕女儿因被怜悯而感到自卑。

前些日子,教会的姊妹不容我拒绝地给了我一些钱,让我在开学时给女儿添置一些用品,并且说只有接受才是神喜悦的。我心里很不踏实地把钱拿回家,不知女儿对此会是什么态度。女儿听完了我的叙述,立刻说:“感谢主,我们要奉献。请把您的工资和今天收到的钱的十分之一拿出来奉献。另外,我们如果看到有谁需要帮助,就把这钱拿出来送给他们,好不好?”女儿这种感恩、坦荡的心怀让我欣慰,也教育了我,让我知道要感谢神,要做一个神所喜悦的人。

由于我和女儿的生活不富裕,女儿平时很少有零食吃。学校在两顿正餐之间有一次加餐,给一份点心,但月初要缴一些钱。女儿总是不肯去交,说“正餐已吃得很饱了,不想再加了,而且我要减肥。”我知道,她是想替我减轻负担。

春节时,有一个朋友来看望我,送给女儿一盒巧克力派。女儿很高兴,她说:“我每天带一个到学校,同学们吃点心时我吃派。”

几天以后,我问她:“你的派好吃吗?”女儿说:“很好啊!我每天吃半个。”我听了很奇怪,问她:“为什么只吃半个?”她告诉我,班上有一个小朋友总是三口两口就吃完他的点心,然后就看着她吃派。“我知道他很想吃,我就每天分给他一半了。”我听了,一时语塞,不知说什么。女儿自己爱吃的东西,也不是经常可以吃到的东西,她依然能心甘情愿地与小朋友分享 ,她有这样的爱心,真好。

女儿平时很讨厌上医院,怕疼,不愿打针 。有一次,她在电视中看到一个八岁的小朋友因患了白血病需要移植骨髓,却由于找不到合适的类型,正濒于死亡。女儿当时就哭了起来,让我带她去医院检查一下她的骨髓是不是能用。她不怕疼了,如果能用就抽一点出来给那个小朋友,她愿意他病好。后来因为医院根本不接受儿童捐献,我才说服了她,算是作罢。

有一次弟兄姊妹的聚会,我带着女儿一同参加。聚会结束,女儿和几个姊妹一起弹琴唱诗。我在另一边注意到她们十分开心、喜乐。过后,她们当中一个姊妹对我说:“我们都很喜欢你女儿,她是那么,那么……”我看出她在寻找一个合适的词汇来形容女儿。于是,我帮她说:“你是想说她身心健康?”这个姊妹立即回答到:“不,不止是健康,而是……而是美好,是美好!她的美好给神做了见证,因为她的美好真不是人所能成就的,实在是神的恩赐。”

这个姊妹的话让我沉思良久。当我的婚姻破碎时,我除了为自己的爱情伤心,更担心的是从此毁了女儿。我怕自己负担不了她的生活和学习,怕她只有怨恨没有爱心;怕她不再欢笑和盼望,只是愁苦和埋怨 ;怕她自卑、自闭,从此成为单亲家庭中的“问题孩子”。半年多过去了,看到女儿的成长,我终于放心了。我们得到了主的大爱,有神对女儿的格外顾念、保守,她今后一定会变得更加美好。

关于我自己的婚姻,虽然我不知道丈夫现在是怎么想的,甚至不清楚洛杉矶的法院是否已判决或做出了怎样的判决,但我依然相信“神所配合的婚姻,人不可以把它分开。”我为丈夫祷告,也为那个女人祷告,在此也请教会的姊妹弟兄们为他们祷告。求主饶恕他们,因为他们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圣经告诉我们:“若有人偶然被过犯所胜,你们属灵的人就当用温柔的心将他挽回。”(加六:1)求主给我们力量。我相信:“神给了我们得救的恩典,也必给我们得胜的恩典。”(荒漠甘泉10月19日)

经历了这些事情,我晓得了神给我最大的恩赐就是爱。祂让我看到了女儿身上的爱,让我在心中常存有信、有望、有爱,祂也让我深刻体会到:“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作者来自北京,写于1996年3月。本文选自《海外校园》第18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