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间的追问

我又环顾周围的老老小小,他们都被一种极柔和的光笼罩着,真是又纯洁又可爱。

信主5年后的今天,我回首自己信靠神的经历,可以用一个词概括:水到渠成。

人活一生有什么意义呢

我从小爱思考。在大约八九岁的时候,我就对人生的虚空有了意识。有一回在田间,我突然对哥哥说:人活一生有什么意义呢?哥哥惊奇地看着我,不知我在说什么。

我那时确实体会到了“虚空”,因为亲眼看到了爷爷生命的枯干、奶奶日益的衰弱。想到自己几十年后也是如此,小小心灵充满了烦恼。

我对人生意义的追问,一直没有停止。长大些后,又发展为对于宇宙和人类来源进行猜想。在看了许多关于宇宙起源的科普读物后,我竟然产生了一个奇特的想法:宇宙会不会是一个巨大的生物呢?银河系是它的一个器官,太阳是它的一个细胞,人类只是一种细胞寄生物……

我一边为自己的“创见”沾沾自喜,一边又陷入了“宇宙的外面是什么”的困惑中。人生意义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

很久以后,那时,我已经信了基督教。有一次和一位弟兄讨论起这个问题,才发现,他在很小的时候,也有这样的困惑。旁边还有个姊妹表示同感。原来,并不是我早熟,而是人无论老幼,每当他认真面对人生的问题,就不能不对人生的短暂和虚空产生惆怅和困惑。除非找到了生命的创造者——上帝,人的心就不能得到真正的安宁。

这正应了圣经上的话:“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生安置在世人心里。然而神从始至终的作为,人不能参透。”(《传道书》3:11)

不比信鬼神的奶奶高明

作为一个“80后”,我成为无神论者是很自然的:从小,思想品德课本就教我们,要相信科学,不要迷信,世界上没有鬼神。中学的生物课又教我们,人是从类人猿进化来的,远了说,是单细胞藻类进化来的。

我捡到这一鳞半爪的“知识”后,就常常以怜悯的心态,嗤笑奶奶愚昧,因为她“顽固地”认为世界是有鬼的,并且拒绝我和哥哥的“思想改造”。其实,我不知道,科学是一套能够被验证的知识和理论的总和,科学并不等同于真理。

只是,在今日的中文语境里,“科学”一词远远超越了本身的含义,富含政治色彩,有着某种语言霸权,变成“正确的”、“进步的”、“不容质疑的”等等含义的代名词。这使得所有在这样的教育背景中长大的人,对于一切号称“科学”的东西都好感有加,甚至盲目相信。

小学的课本上说,共产主义信仰也是“科学的”。我在个人感情上,也非常喜欢那么美妙的社会,因此无端地坚持“共产主义一定能实现”。后来才知道,这样的坚持和向往,其实就出于人人都有的“天然的宗教意识”。这么说来,在信仰层面,我一点不比迷信鬼神的奶奶高明。

然而到了中学,政治教科书又修改了,说共产主义不可能一下子实现,需要十几代、几十代人的努力。我顿时觉得心里的希望渺茫起来。

大脑被套上了厚厚的膜

十五六岁的时候,我看到一本书,叫做《激发心灵潜力》。书的封面上,有句话极其打动我:“心灵是自我作主的地方。在心灵里,天堂可以变为地狱,地狱可以变为天堂。”

书中教导了一整套自我激励、获取成功的方法,包括某种巫术。我极其信服这本书,觉得每一句话都是那么宝贵。我按照书安排自己的生活,改变自己的思维模式……

在开始的一年,我尝到了一点甜头,在平凡的学习生活中,也取得了令人兴奋的成绩。我甚至觉得,自己真的可以掌控人生。我幻想以后通过奋斗,成为亿万富翁或行业的翘楚,有舒适、富足、成功、兴奋的生活!

但是到后来,我陷入了痛苦。原来,这套成功学包含着一些危险的做法,比如为了获得好心态,必须抹去大脑里面痛苦的记忆,代之以令人兴奋的感受(有一套具体的操作方法)。时间久了,这种做法破坏了人正常的思维系统和记忆功能,使大脑时常处在混沌之中,不可自拔。

我践行这套教导3年后,大脑似乎被套上了一层厚厚的膜,常常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难以集中注意力。每遇到一件事,就有许多相互矛盾的话语在头脑中激战,不知该如何应对。晚上,我再也得不到好睡眠,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无力地诉说着干渴和疲乏。

成功学的心理暗示,使我变得单薄和虚伪。我总幻想着自己拥有本不具备的才干,当失败来临也不愿承认,不肯经历任何“负面情绪”,抹煞掉每个正常人必然有的痛苦经历……

终于有一天,我发现,在不知不觉中,我已经失去了正常人的情感,悲哀也好,快乐也好,都无法进入我的心灵。我成了木头人,成为行尸走肉。

我痛苦万分,觉得了无生趣。但我又没有勇敢到像海子那样去自杀——我弱弱的良心告诉我,父母养我、供我念书挺不容易的,我得赡养他们。至少,不能让他们伤心!

我真是痛苦啊!想当初自己之所以迷上成功学,是想成为一个快乐、成功的人,但我最终竟然变成了一个在危险而黑暗的悬崖边绝望摸索,却找不到路的瞎子!我真羡慕疯子或死人——疯子可以什么也不管,死人已经得到了永远的安宁……

信主后,我才看清,成功学以成功为幌子,以发财为卖点,实际上是高举“以人替代神”的谎言。圣经早就告诫过人:“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马太福音》16:26)况且,一般的人哪儿能赚到全世界?最可能的情况是,还未赚到什么,就赔上了自己的性命。没有比这更可惜的了。

一本旧圣经,又大又便宜

 

在这样的状态下,我上了大学。在大学中,由于开放的学术氛围,我以前形成的非此即彼的世界观,受到了各种思想流派潮水般的冲击。再加上成功学给我心灵带来的创伤,我渐渐失去了对任何思想或理论的执着。这对人的心灵来说是极其残酷的。那段时间,我既受到头痛的困扰,又受重建世界观的煎熬。

受所学的政治学专业的影响,我对于“追求成功”的热情开始减退,转而对自由民主制度及相关课题产生了兴趣。我读了很多有关民主的书。慢慢地,我发现,自由民主并不是普遍适用的政治模式。典型的宪政民主国家所具有的基督教文化底蕴,是我们没有的。甚至可以说,不明白圣经就不会真正理解西方民主国家,特别是美国的政治文化。原来,基督教对于政治制度的影响这么大﹗有机会,我得看看圣经。

碰巧,在一次买旧书时,我看见一本旧圣经,又大又便宜,只要15块钱。我就买下来,当作西方政治文化的读物。这一读,我没有看出圣经与政治文化的关系,倒是惊讶地发现,圣经有些篇章很奇妙,直指人心,让人感动。

我特别喜欢《诗篇》和《约伯记》。在无法入眠的深夜,我常常一个人在走廊昏黄的灯光下读这两篇。身体的痛苦,加上精神的迷惘,使我开始体会到神的拯救对人何等必要﹗

虽然我不确定神存在,但每当读圣经的时候,我全身心都在悲痛呼吁:“耶和华啊,我投靠你,求你使我永不羞愧,凭你的公义搭救我。求你侧耳而听,快快救我,作我坚固的盘石,拯救我的保障。因为你是我的岩石,我的山寨;所以求你为你名的缘故,引导我,指点我。求你救我脱离人为我暗设的网罗,因为你是我的保障。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里;耶和华诚实的神啊,你救赎了我。”(《诗篇》31:1-5)

 

秋日阳光照耀下的原野

 

大二下学期的一天晚上,我和其它同学一样,在宿舍走廊看书(寝室关灯了),临阵磨枪,准备期末考试。到午夜一点左右,别人都回去睡了,我照例拿起圣经翻一翻。刚好一位叫鹏飞的同学走过来,很惊奇地问了我3个问题:你看的是不是圣经?你是不是基督徒?要不要去教会看看?我对教会很好奇,就答应了。

于是在期末考试后的第一个周日,我随鹏飞他们去了主日聚会(是在一个咖啡厅)。那天主持聚会的人,是李姊妹,另外一个姊妹主题证道分享,李姊妹的先生杨弟兄司琴。

咖啡厅里的奇特气味和动听的赞美诗,深深触动了我的心弦。在周围人用真诚唱出对上帝的赞美时,我几年来混乱的心智,竟然奇妙地澄清了,感到特别放松。我彷佛来到了一个秋日阳光照耀下的原野,心情极其畅快。

我又环顾周围的老老小小,他们都被一种极柔和的光笼罩着,真是又纯洁又可爱。讲道结束后,主持人欢迎了我这个新朋友。接着,大家为我祷告。我真是感动——我和他们素不相识,他们竟然为我祷告﹗基督徒真友善!

聚会结束后,在鹏飞的建议下,杨弟兄问我愿不愿意做决志祷告。我心中犹豫了一会儿,因为我连决志祷告是什么都不知道,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基督徒。我以往虽然看过圣经,但我既不能确认宇宙是神创造的,也不确定有没有出现过耶稣这个人,更不敢相信耶稣就是神。

然而,我从心底愿意和这群基督徒在一起。何况,我总该给鹏飞一个面子吧?人家这么好,带我来这个地方!于是我跟着杨弟兄,做了接受耶稣的祷告。

接下来,杨弟兄还为我做了一个祝福的祷告。我又一次感动了!因为他不仅求上帝祝福我,还求上帝因为我而赐福给我的家人。我觉得他真是个好人!

现在回想起来,在我对基督信仰毫无认识的时候,神就让我迈过了“信”的门坎,神真是怜悯我。

不过,神不会让他的儿女在信仰上一直糊里糊涂的。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我经历了严重的观念冲突和思想斗争。最终,在暑假的大学生营会上,我的心真的被神打开。

 

青草地上的歌声、琴声

信主,解决了我人生最大的疑问: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为什么活在这个世界上?

单凭这个,我就对神感恩不尽。因为若不解决这个最基本的疑问,我的生活就是圣经所说的:奔跑却无定向、斗拳却像打空气。(参《哥林多前书》9:26)那是何等的虚空啊!

主又医治了我的大脑。就如前面所述,我受成功学所害,得了某种强迫症。在信主之初,我希望主给我来一个醍醐灌顶,一下子解决我的强迫症。然而主的意念高于我的意念,他没有一下子让我好起来,而是经历了许多年,借着许多人和事,慢慢帮我解开捆绑,医治了我的创伤。

在此过程中,主借着周围人的生活,多次让我看到:世上的成功、家道的丰富,并不能确保人活得快乐。人常在追求金钱、权势的过程中,成为金钱、权势的奴隶。到头来,不是你掌管了它,而是它控制了你。我才看明白,我以前陷入迷途有多深,后果多可怕。我越是思考,越体会到主的拯救是何等必要。

我竟然还学会了一门乐器。以前我是个没有乐感的人,更不奢望自己会乐器。到教会后,我由于爱唱赞美诗,碰巧教会开吉他班,我就报名参加了。主借着弟兄的智慧教导和耐心帮助,使我这样一个门外汉,终于入了门。我们学校后面有条小河,河边有块草地,每天清早,我们信主的弟兄姊妹一起灵修,一起弹琴赞美主,真是何等幸福!

回首自己从不信到信的历程,我看到神奇妙的带领。他借着许多经历来预备和铺垫,水到渠成,引导我归回到他慈爱的怀抱。我真实地体会到了那句话:“你们要尝尝主恩的滋味,便知道他是美善;投靠他的人有福了。” (《诗篇》34: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